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響水化工大爆炸 調查記者去哪了?

江蘇鹽城響水縣化工廠爆炸現場的救援人員
江蘇鹽城響水縣化工廠爆炸現場的救援人員 路透社

中國江蘇省鹽城響水陳家港化工園區3月21日發生大爆炸。中國官網新華社25日宣布,本次事故死亡人數升至78人,520人受傷。另據未獲官方證實的消息,18名消防隊員因化學中毒而犧牲。響水化工區的情況撲簌迷離,死亡人數受到網民的質疑。那麼調查記者去哪了?

廣告

有位網民回顧了一些中國調查記者的遭遇:

1998年5月,《山西青年報》記者高勤榮,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山西省運城搞假滲灌浪費巨額資金》的文章,揭露運城地區為了迎接上級的現場會而突擊建造假滲灌工程,導致國家2億多巨額資金被浪費。不久,高勤榮被運城地方逮捕,判刑12年 (後因獄中多次立功減刑4年)。

2003年4月,《南方都市報》記者程益中,發表了《被收容者孫志剛之死》,揭露了大學生孫志剛因沒有暫住證被收容、被毒打而最終酷刑致死的真相。2004年3月,程益中被刑事拘留和逮捕,關押5個多月後,檢察院說證據不足,將他釋放。

2005年3月,《河南商報》記者範友峰,在深度掌握聶樹斌案的材料之後,發表了一篇《一案兩兇,誰是真兇》的調查報道,顯示兇手不是聶樹斌,而是另有其人,指出各級辦案人員存在瀆職違法。範友峰很快就被辭職,總編馬雲龍也被免職。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判聶樹斌無罪。

2005年5月,《中國青年報》記者劉萬永,發表了一篇《一個退休高官的生意經》,詳細披露退休官員王亞忱官商勾結的事情,他遭到近70人圍攻,並被王亞忱家庭起訴。後來北京東城法院和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裁定,劉萬永無罪。

2005年10月,浙江《台州晚報》記者吳湘湖,發表了一篇《電動車上牌,亂收費嗎?》,被台州市交警支隊椒江大隊長李小國帶領的三十多名警察塞進一輛警車,粗暴動手,致吳湘湖大便失禁,肝功能異常,全身多處受傷。

2006年4月至2007年1月, “中國乳業打假第一人”蔣衛鎖,調查並整理出《中國西部乳業瀕臨崩潰邊緣》調查報告,詳細披露了奶業的造假、摻假現象,也真實地反映了奶農的生存狀態,並在《南方周末》發表一篇《可怕的牛奶》的報道。2012年11月,蔣衛鎖不幸意外去世。

2008年1月,《法人》雜誌記者朱文娜,寫了一篇《遼寧西豐:一場官商較量》,報道西豐縣商人趙俊萍遭遇的官司。該報道涉及遼寧省鐵嶺市西豐縣縣委書記張志國。3天後,西豐警方以“涉嫌誹謗罪”對朱文娜立案調查,並進京拘傳。過了4天,警方說證據不足,對朱文娜正式撤銷立案、撤銷拘傳。

2008年5月,《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景劍鋒,在該報《要情》報道山西呂梁黑惡勢力介入煤礦糾紛,文中直指當地公安包庇犯罪。2008年9月,山西省臨縣人民檢察院以窩藏罪、妨害公務罪、受賄罪對景劍鋒提起公訴,最後法院以窩藏罪判處景劍峰有期徒刑1年。

2008年9月,上海《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發表《甘肅十四名嬰兒疑喝三鹿奶粉致腎病》,成為首位在報道中對“三鹿”點名的記者,讓多名高官先後下台,震及國際關係。之後簡光洲遭受各方壓力, 2012年8月,簡光洲離開了摯愛的新聞行業,做起了品牌顧問。

2010年3月,《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發表調查報道《山西疫苗亂象調查》。2個月後,簽發這篇報道的總編輯包月陽被免職。2011年7月,《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迫離職。

2010年7月,《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因報道上市公司凱恩公司關聯交易內幕,遭凱恩公司所在地浙江麗水遂昌縣公安局網上通緝,罪名是涉嫌“損害公司商業信譽罪”。後來由於微博及網絡傳播影響過大,麗水市公安局責令遂昌縣公安局撤銷對仇子明刑事拘留的決定。

2011年9月,洛陽電視台記者李翔,關注和調查地溝油之後,一天晚上工作後回家,行經電視台後面的家屬院大門處,遇刺身中十餘刀,當場身亡。

2011年9月,《南方都市報》記者紀許光,先後獨家推出《洛陽性奴》系列報道,並在評論版刊載他撰寫的評論《洛陽性奴案》。採訪期間,他遭不明身份人士的圍堵,受到死亡威脅。無奈之下,紀許光通過微博求助,防止自己“被消失”。

2013年8月,《南島晚報》記者楊瓊文,因曝光“海南萬寧校長帶女生開房”一事,遭到當地政府官員的壓力和威脅,被迫離職。

2013年8月,廣州《新快報》記者劉虎,因實名舉報工商總局副局長,在重慶家中被北京警方帶走,隨即被刑事拘留,被逮捕起訴,罪名是涉嫌製造傳播謠言。後經北京東城區檢察院審查,認為劉虎涉嫌犯罪的事實和證據不符條件,將其釋放,但劉虎已被關押了346天。

(本台未能與這位網民取得聯繫)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