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音頻 06:27
清華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文治罪”被撤職停課
清華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文治罪”被撤職停課 推特

本周,中國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製造高級黑的能力,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努力打造文明開放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領軍者形象之際,教育部卻傳出幾位教授學者相繼被整肅下課甚至遭軟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一時間,許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瘋轉,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這幾篇原本只迎合小眾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壓言論自由所賜,贏得了眾多讀者的關注和廣泛傳播。

廣告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日前發文,稱許教授目前只是暫停教學和學術工作,接受校方調查,並提出在中國搞批評要守住三原則,第一,不能批評政治體制,第二,不鼓動對立;第三,既要做到微觀真實,還要兼顧宏觀真實。

有網友對這三原則做了個總結:第一,不批評黨,第二,不批評政府,第三,遵守前面兩原則。

有網友阿慶問胡主編:“辛亥革命是反體制不?推翻蔣家王朝怎麼算?”

同為清華大學教授的社會學家郭於華女士日前發表題為《哪有學者不表達?》的文章對許教授的遭遇表達憤怒。

文章指出:“不知許教授的哪一項表達違背了哪一條法律法規?我認為,作為一位法學教授,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原是本職工作、何罪之有?何錯之有?哪有學者不表達?因表達觀點而獲罪,卻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確、不完備的觀點,也有表達的權利,這已是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在一個法治昌明的時代,任何個人、機構都不可置身於憲法法律之上。”

一篇題為《捨得一身剮,誓把習近平拉下馬》的網文這樣寫道:“去年7月,許教授發表了《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宛如平地驚雷,許先生表達了當下中國人普遍存在的八種憂慮,提出八項期待,內容包括:杜絕援外大撒幣,取消特供製度,實施官員陽光法案,個人崇拜亟需剎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許先生指出,當今中國領導人毫無歷史感與現代政治意識,更無基於普世文明自覺的道義擔當,不懂時勢大道,卻深深打上文革政治烙印;狂傲之下背離歷史潮流,弄權有數,當官有方,而治國無道。

今年一月,許教授又發表《低頭致意,天地無邊》《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兩篇文章,指出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的極權國家,卻拒絕以優良政體升級換代,再度呼籲中共當局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文章作者張傑繼續寫道:“許教授的文章在萬馬齊喑的當今中國宛如一聲春雷振聾發聵,體現一名知識分子的錚錚鐵骨和傲然正氣。一個體制內知名學者敢於如此針砭時弊,是冒着丟飯碗甚至被捕入獄的風險,令人欽佩。比較一下那些打着人民代表旗號的三千代表,有哪一個不是戰戰兢兢充當投票機器?

許先生冒着殺頭的危險說出人所共知的道理,也不會讓習近平醒悟,只會加深中共對知識分子的迫害。習近平和中共的命運會如何?許先生說: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最後,用許章潤教授的話結束今天的節目:“當今之世,人民的出場不外三種方式。一是革命,可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會走此絕路。二是選舉。人民具體化為公民,公民換身為選民。萬千選民,養家糊口之餘,手拿選票,在挑選自家代言人的博弈中,表明自己的立場和訴求,實現自己的組織化生存。這是代價最小的政治存在方式。三是遊行示威、集會結社。藉由凡此方式,公民彰顯自己的存在,表達自己的選擇,於討要公道中可能促進公道。至少,它給予弱者以號哭的自由,哭聲震天之時,可能就是石砌的大牆轟然坍塌之際。

時至今日,凡此出場和講理方式,蔚為普世通則,無可避免,胡可閃爍其辭、王顧左右而言他哉!黨國一體的列寧主義式統治,既逆情理,復悖道理,為天理所不容,早已昭彰於天下矣!否則,真是不講理。

為了講理,法律人,站起來;為了過上講理的順暢安寧的日子,億萬同胞,站起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