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六四酒案宣判 懲3年監禁

圖為六四酒案中諧音銘記八九六四的八酒六四酒標識
圖為六四酒案中諧音銘記八九六四的八酒六四酒標識 網絡照片

中國六四酒案今天宣判,涉案人四川男子符海陸等4人,2016年自製“銘記八酒六四”的酒精飲品,諧音與“銘記八九六四”相似,被控尋釁滋事罪並拘押。案件一拖3年,今天4月1日在成都市中級法院開審,符海陸的父親被拒入庭旁聽。香港媒體引據最新消息報告,符海陸被判刑3年、緩刑5年。其餘3名被告將陸續宣判。海外民權呼籲中國方面放人。

廣告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因販售八酒六四遭判囚3年。香港支聯會要求北京放人。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香港支聯會今天發起集會,聲援和要求北京當局釋放因出售“銘記八酒六四”白酒的4名政治犯。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委員會下午在中環舉行集會,主席何俊仁說,“六四”發生至今,香港和中國大陸仍有人集會,追討中共須為事件負上的責任,當中包括“酒案”4人。

報道說,2016年,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為一款自製白酒取名“銘記八酒六四”,又印製宣傳單張,在微信銷售,定價人民幣89.64元。其後被當局逮捕,定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至今已被囚禁近3年。此案被稱為“酒案”。

報道引述支聯會表示,成都中級人民法院今天起連續多日審訊各人,而符海陸早上被判囚3年,緩刑5年。

據東網報道,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在開庭前表示,丈夫被捕已1038天,這段日子裡她、孩子及丈夫的父母一直無法與符見面,飽受煎熬。臨近開庭,成都中院外戒備森嚴,有家屬想拍照,卻被命令交出手機。而當符的父親打算入法庭旁聽時,卻被告知事前沒有提交申請,旁聽名額已滿,所以不準進入。

據劉天艷又稱,這段期間家屬和律師不斷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及抗議,但換來的是律師“被解聘”,甚至現在要開庭,家屬聘用的律師也被命令不得前往法院。

另一名被告張雋勇的律師盧思位則表示,他沒有收到任何解除辯護的書面通知,法院也沒有告知他被解除,從法律上和邏輯上而言,他仍然是張雋勇的辯護律師,對現況感到非常沮喪和無奈。

據蘋果日報的消息說,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符海陸,2016年自製“銘記八酒六四”海報,遭控“尋釁滋事罪”。案件一拖再拖,4名涉案人士被拘押近3年後,今日起陸續在成都市中級法院開審,首位出庭的被告就是符海陸,他將於早上10時開庭,符海陸的父親卻不獲准進庭內旁聽審。據家屬的最新消息,庭審於上午11時20分結束,“口頭宣判,判3緩5年”。

報道引述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今天早上8時許發表開庭前聲明,指今天是符海陸開庭的日子,離他被捕已有1,038天。緊接着,張雋勇、羅富譽、陳兵3人也會陸續開庭。“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在這20多公里的距離里,我們往返無期。飽受案子被無理延期的煎熬,每次抱着希望出門,帶着失望而歸,再次抱着希望出門,帶着失落而歸。”

據劉天艷控訴:“《刑事訴訟法》里明明說的是法院受理案件後兩個月內就要宣判,卻因為案件牽涉‘六四’這一敏感事件,就讓我們在一扇門的黑暗裡盼望而無希望的苟活着。”這段期間,“六四酒案”家屬和律師不斷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及抗議,但“等來的是我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甚至現在要開庭了,他們的律師還被司法局命令不得前往法院。

據劉天艷說:“我們的親人,因為一瓶酒,一聲道別也沒來得及和我們說,就不明不白地從我們的身邊消失了近3年,就平白無故的得受牢獄之災。但歷史不能永遠被掩蓋,真相和正義終會得勝。親愛的,我們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但我們仍然期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