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我言說,故我在

中國
中國 路透社

四月五號清明節,是寄託哀思的日子,多年來,人們在這一天利用社交平台 祭奠追思那些在中共極權暴政下慘遭殺害的著名公知和反抗者,如林昭,遇羅克,馮春元,張志新等等,這份因言獲罪並慘遭槍決的名單可以很長,用網友的話說,人們祭奠他們是因為他們維持着整個民族的精神高度和道德底線。

廣告

今天,這份祭奠名單因中共對知識分子及言論自由的再度打壓又多了一項內容,有網友發帖說:“清明節,給我曾經的五個微信帳號燒紙錢,它們被人隨心所欲地殺死了,我沒能力為它們報仇雪恨,只能祝願它們在九泉之下安息。”

另有網友發帖,向3月27號以來瘋狂建群瘋狂傳播真相及瘋狂尋老友的死磕派們致敬。有網友將微信封面圖做成花圈,以緬懷那些再不會更新朋友圈的烈士。

近日,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重慶師範大學唐雲老師因被學生舉報而遭校方整肅事件在知識界引發巨大反響,告密和整肅已觸及到知識分子的底線,引發教師群體的反彈,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公開發聲,聲援遭校方政治迫害的教師們。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教授楊濟余發表題為《我言說,故我在》的教師獨立宣言,公開支持他的同事唐雲教授,他在文中寫道:新“坑儒”運動或新“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短期內將一發難收,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 收擡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這不是什麼新玩意兒。

禁言令從2500年前的古希臘和中國幾乎同時肇始。蘇格拉底的對手在辯論中打了他一耳光,蘇格拉底笑道:‘他說不過我,另無他法,只好打我。”

41年前,說不過北大才女林昭的警察,也只好用槍彈讓她永遠不再說話,但述說林昭英雄事跡的歷史話語此後絡繹不絕,而劊子手被永久咒詛的審判詞也擲地有聲、字字泣血。”

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的校友,著名學者資中筠先生日前發表題為《哀清華》的網文,對清華大學令人髮指的墮落深表痛惜,她在文章中寫道:“大約兩年前見到許教授,他已說起課堂上有一學生舉止可疑,詢問之下, 該生坦言是領受了任務,記錄彙報老師的講課內容。據說每月有一定報酬, 而且持續三年就可以保研,此職務還有一名稱日“信息員”。而這名學生並不意識到這種行為之不光彩,只當一份勤工儉學的工作(!)從那時起,這就不是個別現象,培養學生告密、揭發老師成為學校的“正常”“教育”內容。 至於新一輪焚書坑儒早已開始。在各個領域 劣幣驅逐良幣,豈止學校為然。”

一篇題為《許章潤教授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的恐懼》的網文這樣寫道:“當一個不得人心的領導人和他的政權違反常識地開歷史倒車的時候,他們常常並非不知道民眾的不滿;只是傲漫而又狹隘的不介意民眾如何想,他們需要的只是民眾的恐懼和服從。這是一個令人諫懼的政治局面,沒有人知道這個國家將走向何方,統治者需要的只是不惜代價地維持統治,而民眾卻只有無可奈何地服從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膽地將絕大多數民眾心中的不滿和恐懼公開表達出來,它就會迅速變成統治者的恐懼。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恐懼的人 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社會前進的引領者。 許教授就是這樣一個民族英雄,他說出了絕大數中國人想說而不敢說的心裡話。而清華大學對他的所謂處理,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最高領導人和統治集團的恐懼。”

一篇題為《蘭生於庭下,不得不除!》的網文,直言新反右運動已拉開帷幕,文章寫道:“反右運動打斷了中國人的脊樑, 知識分子群體被剿滅,導致毛和中共發動荒唐的“大躍進”、‘,人民公社,以致最終造成國民經濟瀕臨全面崩潰,餓死四千多萬人的慘禍。
但習近平是不會汲取歷史教訓的,因為人民的生死與他無關,他關心的是他所代表的權貴集團,能否將父輩的紅色江山代代相傳, 能否永享榮華富貴?中共的紅朝與金家王朝是同一貨色,極權主義的結果就是奴役人民。但習近平的新反右運動必將以失敗而告終。理由為:一,40年改革開放已經讓人民接受了普世價值。中國人儘管自私、功利,但並不愚蠢 。二,中國社會已經是多元社會,與世界融為一體,沒有極權主義封閉的生態環境。中共與互聯網的戰爭結果只能以慘敗收場。中共的網上柏林牆崩潰只是時間問題。三,沒有辦法斷絕知識分子的經濟來源。四,習近平無法使極權主義自圓其說,也無法真正遏制腐敗。 習近平如果不將憲政民主自由人權、公平正義當成政治追求, 習時代沒有希望,也沒有出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