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音頻 09:44
獨立中文筆會2016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6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 4月18日起在香港舉行,會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因此本次會議主題確立為“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會議前夕,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廣告

法廣:首先請簡要地介紹一下,今年香港會議的宗旨。

廖天琪: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這個新文化運動對二十世紀中國的政治、文化和教育等各個領域的影響,及對知識階層的思想啟蒙與碰撞,可謂至深至遠。五四運動標誌着青年學子將愛國、獨立思考的情操訴諸行動,為後世青年新生代走出象牙塔,投身社會運動,過問時政,豎立良好的榜樣。繼之而起的新文化運動更是中國知識份子向國家威權、陳腐的儒家思想、僵化束縛人的禮俗制度挑戰的勇敢舉動。

這次會議的前夕,收到了國際筆會會長Jennifer Clement 給我發來的祝賀信,祝我們筆會在香港的會議成功,連她這樣的西方人都知道五四對中國現代化發展的意義,她指出五四精神的再現對中國當代很重要。這令我十分感動。

二十世紀是一個動蕩的時代,世人不僅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也忍受專制獨裁的荼毒  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這兩種極端而反人性的意識形態非但還沒有完全消逝,新一類的危機又再出現。伊斯蘭恐怖主義,戰爭、暴力的影子擴散全球。尤其令人憂心的是打着共產主義旗號的中國,至今不肯放下這面腐朽的旗幟,讓中華大地的十數億人口生活在沒有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威權體制中。五四精神的傳承還是不能抵禦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嗎? 重新檢視歷史,回顧五四,前瞻未來,是我們的時代責任。這就是我們這次會議提出五四精神的主要目的。

法廣:今年恰逢“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突出“五四”運動的話題有着怎樣的特殊意義?

廖天琪:本次會議的主題是「百年五四」,從五四到六四,中間有七十年,從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過去,到底五四先賢提出來的「德先生」和「賽先生」有沒有光臨華夏大地?至少在中國「德先生」至今還是蹤影全無。今天中國的民主化程度還不如當年德先生被提出來的北洋軍閥時代,那時候學生上街示威抗議,最多被警察用警棍追着打,事後北大校長一抗議,政府還要賠禮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機槍掃射示威群眾,死了多少人至今是個謎,是國家機密。 如今的中國是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聲音。這怎不令人興嘆今夕何夕,日子怎麼倒過來過了。

至於「賽先生」,大家都知道中國的科技發展十分迅速,電子電訊工業在許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方面,幾乎有超前其他工業國家的趨勢。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所謂的5G,中國的華為就在技術上比其他日本、韓國、美國、澳大利亞的都似乎有較多的優越性。無人駕駛的汽車已經不新穎了,美國、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測試。德國的幾家大汽車公司如奧迪、奔馳和跑馬都已經在中國的大城市北京、上海、無錫測試了,不用多久,無人駕駛汽車就會逐漸通行世界各地,它將改變我們的生活和環境。

我們的世界的確已經進入了數據化時代,「賽先生」的幽靈在中國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窺視一切,干預一切,判決一切。可怕的是「賽先生」只是一個面具,面具後面是專制獨裁老大哥。沒有「德先生」、沒有民主,只有「賽先生」、只有科技的中國,將是一頭噬人怪獸。這是每個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都應當明白的。

法廣:近年來,獨立中文筆會都將年會地點選擇在香港,這一選擇一定應該不是出於偶然吧?

廖天琪:當然不是。獨立中文筆會近年來,每年均在香港舉行年會,香港離大陸近,便利大陸筆會會員出席會議。香港前議員劉慧卿女士說:希望筆會每年來香港舉辦會議,「只要你們能來,就表示這裡還有一點點自由。」我們在香港開會,也是一種「造勢」,發出反對專制政體的「異音」。另外,看中共當局是否對我們會員們放行,也是一種探視政治寬緊的「風向標」。

法廣:2019年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將頒發多個獎項,請談談設立這些不同獎項的初衷?

廖天琪:我們這次準備頒發三個獎項。每個獎項的設立都有一定的意義,鼓勵作家們拿出勇氣說真話,同時也鼓勵女性作家,因為她們的處境更加困難。

在介紹這三個獎項之前,我先說說今年頒發的特殊獎:劉曉波紀念獎。大家都知道,劉曉波先生是我們以前的會長。他死於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是為了自由、為了言論自由、為了中國更好的前途、為了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而貢獻出了他的生命。我們設立劉曉波紀念獎,就是把劉曉波的一個雕像頒發給得獎人。設計這個雕像的人是德國的一個雕塑家,他的名字叫Richard Hillinger。按照他設制的這個劉曉波的頭像,我們製作了好幾個,頒發給專門在最近幾年特別為劉曉波和劉霞的自由而聲援的人。今年我們把這個雕像頒發給香港的律師何俊仁先生。何俊仁律師多少年來都一直在為劉曉波夫婦奔走。同時他也支持中國的異議分子,為他們維權和辯護。這是一個特殊的獎。

另外我們還設了三個其他獎項。一個是原來叫做“自由寫作獎”,現在改成、前幾年改成“劉曉波寫作勇氣獎”。因為在中國要自由寫作是需要特別的勇氣的。今年獨立中文筆會將頒發「劉曉波寫作勇氣獎」給兩位非常勇敢的維權人士,一位是筆會會員、「民生觀察網」的創辦人劉飛躍,他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8年被判刑五年。另外一位是唐荊陵律師,本會榮譽會員。唐荊陵倡導公民不合作運動,於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今年六月他應當刑滿出獄。

第二個獎是“自由寫作獎”。“自由寫作獎”是獎勵一切能夠有獨立精神的、以中文寫作的作家。本屆的自由寫作獎得主是本會會員譚松先生。他以調查土改和研究右派歷史而著名。他的《長壽湖:1957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是一本向歷史取證意義非凡的作品。譚松先生現居美國。

第三個獎也很特殊,這個獎叫做“林昭紀念獎”。大家都知道,林昭是在六十年代被捕、受迫害致死的一位女性。她是一位非常非常勇敢的、敢於向獨裁政權挑戰的女性。為了紀念她,我們這個獎取了她的名字。本會會員劉艷麗多年來從事寫作,在網上公布與國保的對話,因言獲罪於2016/17被羈押八個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尋釁滋事」,今年1月庭審,但未宣判。劉艷麗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獲罪,在庭上為自己辯護,大義凌然,擲地有聲。她是本會今年「林昭紀念獎」的獲獎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