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請問習總書記 這是掃黑還是抹黑

掃黑除惡掃到幼兒園了,這是貴陽市第九幼兒園門口掛着的橫幅,上面寫着“堅持打早打小,將黑惡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
掃黑除惡掃到幼兒園了,這是貴陽市第九幼兒園門口掛着的橫幅,上面寫着“堅持打早打小,將黑惡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 取自微博

中國各地為響應習近平號召掃黑除惡,地方唯恐落後,結果無奇不有。貴陽市掃黑“打早打小”掃到幼兒園,濟南把“佩戴大金鏈子的”定為“黑惡勢力”,還有些城市把失獨家庭列為掃黑除惡對象。有網民質疑,這是掃黑,還是玩低級黑,給我們黨中央領導抹黑?

廣告

為了掃黑,中共中央與國務院頒發『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最近派出中央督查組開始新一輪檢查,基層應付不及,掃黑創新,令人啼笑皆非。山東濟南公安系統把“佩戴大金鏈子、紋身的”“態度蠻橫、隨身攜帶管制刀具的”“晝伏夜出的”“在外來人員聚集區域,以所謂個人影響力私下調停各類糾紛的”“本地人員突然異常舉家搬遷或下落不明的”等29種狀況定為“黑惡勢力”。

貴陽市猶嫌不足,把打黑除惡發展到當地幼兒園,在幼兒園門口掛着的橫幅寫着:“堅持打早打小,將黑惡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

更奇特的是,根據經濟觀察網報道,湖南湘潭製作掃黑除惡十類重點工作宣傳展板時,將失獨家庭人員列為重點監管對象;山西忻州市衛計委也被曝出將失獨家庭列為掃黑摸排對象。報道分析,這裡潛藏的邏輯上,失獨家庭人員極容易因情緒失控而產生過激的、擾亂社會治安行為,因此需要重點監察防範。

新京報報道,江西上饒周姓村名未按時遷墳,當地政府要求周家必須在兩日內完成遷墳,否則將按照“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依法制裁。有網民批評,今後政府再要拆遷民居,百姓如不同意搬遷,都可安上黑惡勢力的罪名。

網民洪巧俊就此評論: 江西上饒廣豐區下溪街道柳塢社區發出的一紙告知單,日前引發廣泛關注。說明有些地方將黑惡當成了一個筐,什麼都要往裡裝  這不啻為對掃黑除惡工作的“低級黑”。

還有更荒唐的,有地方官員甚至將醫生列為“十惡”之首。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渭塘鎮掃黑除惡領導小組4月10日印發『掃黑除惡進企業』宣傳手冊,在“中國10大黑心企業都有哪些”一章,把醫生行業放在首位,並指醫生是全國範圍內將收費項目細化得最極端的行業。人民日報官方微博也看不下去了,指“絕不可將‘掃黑除惡’輕佻化”

為什麼如此亂來,據說是中共中央第二輪督導行動開始了,要進行階段性總結,各地唯恐落後,有黑沒黑也得塗黑一點,雲南省已召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系列新聞發布會”,會上宣布,雲南共打掉涉黑涉惡團夥428個,刑拘犯罪嫌疑人5587人。有人擔心,繼雲南之後,中國各地都會發布打黑專項鬥爭成功,雲南說抓了5千,可能就有省份敢說抓了一萬….微博上有雲南官方大抓特抓“掃黑除惡”的具體細節,雲南力所派出所把掃黑掃進轄區南亢村小學,大操場上掛着“有黑掃黑,有惡除惡,有亂治亂”的巨幅標語,小學生們排着隊聽公安“訓話”。

關鍵的一個問題正如網民陣雨轉陰所問:“什麼是黑,什麼是惡,誰來定義?這個是否又將成為地方寡頭為所欲為的工具?”他還說:“掃黑除惡解釋權之爭。雖然有了定義,可操作空間還是很大。地方還是想把掃黑除惡作為消滅自己眼中釘的工具,這才有把失獨家庭,上訪群眾,醫護人員列為黑勢力的魔幻行為。” ​

倒是中國新聞周刊一則報道引起網民另外的反應,消息說,“掃黑除惡進入深水區,長江重鎮平地響驚雷。官方最新披露的消息顯示,湖北省武漢市前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政法委副書記,乃至黃岡市的公安局長都被查處了!他們悉數落馬的原因,竟然源於涉黑、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實在令人瞠目結舌。”這篇報道後面的跟帖意見倒比較一致:網管來碗面唄:“哪個省乾淨?只是湖北的包不住了”。書山有路心難靜:“要是玩真的我們國家就完了”。荒蕪之心:“沒有最黑,只有最黑;沒有最腐敗,只有更腐敗”。

『中國新聞周刊』報道說,4月上旬,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分赴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廣西、海南、貴州、雲南、新疆等1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開展督導,進駐時間原則上為1個月。黑惡勢力以及背後的“保護傘”們,顫抖吧!​​​​

最終誰會顫抖是個問題。王才亮律師表示:“對這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最終走向我並不樂觀。原因在於中國黑惡勢力最猖獗的領域是拆遷領域,黑惡勢力最公開的組織是拆遷公司,這是公開的秘密。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看到對拆遷領域黑惡勢力的認真的打擊。原因,大家都明白。” ​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