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音頻 08:12
中國大陸民謠歌手李志資料圖片
中國大陸民謠歌手李志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被禁聲被整肅被被清洗的名單在快速拉長,各種花式罪名開始以當年的文革風範粉墨登場,我們不妨先複習一下文革時期中共為清洗異己分子而曾經使用過的罪名,如:反動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陰謀反黨集團、反動學術權威、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馬克思主義、走資派、死硬派、頑固派、保皇派、兩面派、托派、黑幫、黑線、黑五類、黑爪牙、投降主義、分裂主義、官僚主義、教條主義、無政府主義、賣國主義、爬行主義、享樂主義、唯心主義,野心家、陰謀家、叛徒、特務、內奸、工賊、黨閥、學閥、 臭老九、崇洋媚外、裡通外國、唯生產力論、人性論、民主派,作風不正、低級趣味、黃色下流、奇裝異服、偷聽敵台、破壞上山下鄉、…等等,總之,要想整肅你,總有一款罪名適合你。

廣告

再回到本周,中國民謠歌手李志原定在四川的巡演被當局緊急叫停,罪名是行為不端,這位原本只是在民謠界擁有眾多鐵桿粉絲但並非家喻戶曉的歌手,突然因無法言說的罪名引發全民關注,他那兩首所謂的禁歌《1990》和《人民不需要自由》在社交平台瘋傳。正如網友江南秀才發帖所說:“十年刻苦無人問,一朝被封天下聞!李志應該感謝朝廷,幫他做了一個特大的廣告,讓他火了!《人民不需要自由》雖然口口聲聲唱的是“人民不需要自由”,可是我聽到的分明是一聲聲人民的怒吼:還我自由!我要自由!”
網友蕭瀚也發帖說:“ 我是真心地覺得藝術取締部門要認真地多下禁令,比如這個李志,現在想起來以前是聽過他歌的,但因為一直也沒禁止,也就有點被淡忘,這回禁了,才重新去聽,慚愧得很。在這個信息過載的時代,禁令就是金牌認證,不然我時間有限,常常不知道該看什麼聽什麼,有了禁令就有了方 向,不容易浪費時間,心裡充滿了對黨和政府的感激和信任。”
有李志粉絲髮帖說:

“行為不端是什麼罪?
尋釁滋事的表弟嗎?

所有人都跪着,
就你站着那就是行為不端!

所有人都屈服,
就你反抗那就是行為不端!

所有人都睡着,
就你醒着那就是行為不端!

所有人都歌頌,
就你批判那就是行為不端!……

同樣是本周,新浪微博以“發布時政有害訊息”的罪名,關閉了50名擁有巨量粉絲的微博賬號,其中包括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粉絲720 萬)、 原新華社重慶分社記者六神磊磊(王曉磊,粉絲47萬) 等。
隨後,一張於建嶸擺地攤的照片在網上傳播,有網友發帖說:“久經考驗的社會學家、非著名作家、跨界畫家、冒牌行為藝術家於建嶸先生,由於網絡粉絲量過大,被有關部門點名公示,使其臭名昭著。目前,為了維持生計,於建嶸已經放下身段,放下畫筆,重操舊業,專心擺地攤,以實際行動在驚濤駭浪中保持情緒穩定。”

還是本周,一位大學生因上網看所謂淫穢視頻被學校開除,兩名律師因翻牆在推特上點贊所謂反黨言論而遭處罰;一位少女因發布自己戴紅領巾穿超短裙下河捕魚的視頻而遭刑拘,一位少年因在手臂上有紋身而遭拘捕,有網民發帖憤怒地說:“那年,它們“主攻”善於經營的地主,我附和了,因為我不是地主。後來,它們“主攻”有學問的知識分子,我附和了,因為我不是知識分子。再後來,它們“主攻”有主見的政客,我附和了,因為我不是政客。再後來,它們“主攻”超生的婦女、摩托車車主、街邊擺攤的小販……我都附和了,因為這些我都不幹,我只是在美容院給自己紋了個喜歡的圖案。”

還是本周,共青團中央下發文件披露國家計畫3年內動員1000多萬青年下鄉! 引導10萬青年返鄉創業。
這條信息立即引爆網評,有網友跟帖說:“搞來搞去還是脫不了村支書的格局”
另有網友跟帖說:“就怕動員變成強迫,一切皆有可能!”
有網民發帖說:“危機來了,這一千萬人留在城市就是一千萬把菜刀。”
網友“宅男大博”發帖說:“ 一切都是文革時期解決問題的套路啊!”
有網友發帖說:“你們使勁折騰,把個好好的國家 折騰的體無完膚,傷痕纍纍,然後輕描淡寫的說“國家走了一段彎路”。 這個彎路上有多少平民子弟折了腿,斷了氣,死在了荒山野嶺,成了孤魂野鬼。 有誰記得他們! 誰提出‘新上山下鄉”,先讓你們的子孫下去! 無能的治國者,玩不出新的玩意兒,又拿平民來折騰了!”

另有網友發帖說:“很早就給紅衛兵下定論了,一旦他們掌權,他們會把曾經未完成的浩劫繼續完成,毀滅族群的文明才是紅衛兵們的初心.一個能把泯滅人性的時代美化成激情燃燒歲月的群體,邪惡已沁入骨髓融為基因…”

人民大學教授張鳴在題為《文革只是名義上被否定了,實際上依然活着》的網文中指出:“現在有一個說法,文革就是造反派鬥走資派,其實,這樣的事情,僅僅延續了一年多,文革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整老百姓。文革,也可以說是一些激進分子發動的人類清潔運動。 納粹消滅猶太人,是為了清潔人類社會,波爾布特在柬埔寨發動殺掉人口四分之一的屠殺,也是為了清潔社會。在文革中,很多大城市將地富反壞右趕出城市,也是為了清潔社會。
在中國,文革只是在名義上被否定了,實際上依然活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