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一帶一路第二屆峰會:北京化解西方疑慮的時刻

音頻 05:40
Nouvelle route de la soie - CHINE
Nouvelle route de la soie - CHINE Reuters

中國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今天拉開帷幕,一直到周六結束,地點選在北京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今年與以往不同的是,意大利與瑞士這兩個歐洲國家的加入。評論指出,這將是近一個月來歐洲與中國第三次正面交手。

廣告

外界注意到,儘管部分歐盟成員國領導人“不合群”,選擇親赴北京出席論壇,但其中以樂於惹惱布魯塞爾當局的疑歐派和民粹主義者佔多數,包括意大利總理孔特和匈牙利總理歐爾班。選擇到北京“共襄盛舉”的還有缺乏資金的歐洲國家領導人。

至於法國、德國和多數歐盟國家,則只派遣部長級官員出席。一些外交官員私底下對破壞歐盟團結對抗中國的成員國不假辭色。

據一名歐盟資深外交官告訴法新社說:“成員國間的關係趨於複雜的風險很高。”

三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歐洲三國,重頭戲即是與意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使得意大利開啟七大工業國集團(G7)先例。意大利此舉惹火美國和多數歐盟成員國。不過,也有一些中國觀察家和官員認為,沒有必要誇大北京在意大利取得的“突破”。

例如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指出:“意大利的例子比較像是聯合政府當局向歐盟比中指。” 另一智庫「歐洲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ECIPE)學者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指出,一帶一路倡議“常被視為中國擴大自身影響力的灘頭堡,但這終究不是諾曼地登陸,而是(發放)折價券。” 以他之見,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主要是為了出口過剩產能。與其說一帶一路是“外交倡議”,不如說是“低價傾銷”。

與此同時,美國、日本、印度、俄羅斯等國也批評中國,認為其一帶一路的計畫是以中國為中心向外布局,擴大中國的影響力。

日前北京宣稱,截至2019年的三月底,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已經從2013年的64國增加到115國。此外,在峰會期間,瑞士總統兼財政部長烏力·毛勒(Ueli Maurer)將與中國簽署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兩國合作諒解備忘錄。

中國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根據路孚特數據,該倡議中的項目總價值為3.67萬億美元,橫跨位於亞洲、歐洲、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的國家。

若按路透社見到的公報草案,出席4月25-27日峰會的37位全球領導人將就項目融資問題達成一致,遵守全球債務目標,並促進綠色發展。

上海社科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立凡對路透社表示,一些一帶一路項目“將經歷合理化和評估期”,本屆峰會“將是反思和談談未來希望的時候”。

其他分析師也對路透社指出,2018年下半年,中國在海外推銷該政策的做法發生了明顯變化。至少有10位在墨西哥和肯尼亞等國的中國大使和外交官在當地媒體上發表信函,為該倡議辯護。這種做法相當罕見。

一直在追蹤該項目的華盛頓RWR諮詢公司的首席營運官Andrew Davenport表示,自上次高峰論壇以來,中國對一帶一路的定位變得更加積極主動。他說:“現在已變得相對明確的是,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個月對一帶一路的說法是為了反擊對該倡議的批評。”

值得觀察的是:中國財政部長劉昆自峰會召開的第一天表示,中國致力讓一帶一路倡議維持下去並防範債務風險,日後將通過多重管道來支持融資。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也在高峰論壇上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相關投資都將使用當地貨幣,以降低彙兌風險。

雖然說,美國近來對北京在拉丁美洲的崛起頻頻示警,但中國駐秘魯大使賈桂德今天表示,秘魯未來幾天將簽署合作備忘錄,成為少數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倡議的拉美國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