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音頻 10:58
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剛剛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樣,會議集聚了來自多方的中國人權衛士。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曾在會議召開前向本台表示:會址之所以選擇在香港,主要是將其作為一種探視中國國內政治的「風向標」。今年,這一「風向標」標出了什麼?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表述了她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簡要地介紹一下本屆會議的情況。哪些人出席了會議?會議是否完成了預期目標?

廖天琪:這次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舉行年會和頒獎典禮,香港方面來了很多的人。如:何俊仁律師、著名記者程翔、還有前政治家長毛(梁國雄)、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士,像香港原來的記協主席麥燕庭女士。當然,還有我們筆會的一些會員,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有些會員出來之前受到警告,他們就沒有辦法前來。但是,還是有一、兩個冒險提前數天趕到香港,可以說逃過這一劫,順利地來參加會議。也有幾個人在出關的時候被攔下來了。另外還有原來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女士,因為時間衝突,她剛好在馬來西亞,所以沒有趕上,但是發來了祝賀詞。台灣方面,我邀請的一位歷史學者,因為有安全顧慮,不願前來香港。


我們沒有把會議的目標設得太高,因為我們打算通過這個會議試一試北京的態度,是不是能夠讓我們順利地召開這次會議。然而這次會議還是並不特別順利,但是我們達到的目標遠遠超過預期。因為會議在香港受到了媒體方面的關注,有很多報道、受到很多重視。

在會上我們給何俊仁律師頒發了「劉曉波紀念獎」,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獎。是我們最近幾年開始設立的,把它頒給當年營救過劉曉波、以及後來營救劉霞、出過很多力的國際知名人士,包括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艾巴迪女士(Shirin Ebadi),她是伊朗的一位律師, 至今還流亡於倫敦,我們筆會兩年前在瑞典馬爾默 (Malmö)開會時,將劉曉波紀念獎頒發給她。這一次通過頒獎典禮引起了媒體很大關注。因此我認為我們達到了預期目標。

法廣:您曾在會前向我們表示: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舉行,是一種探視中國國內政治寬緊的「風向標」。請談談,本次香港峰會這個「風向標」測出了怎樣的結果?

廖天琪: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們感到這次會議在準備期間並不順利。我和潘永忠(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先生是從德國過來的,還有從澳洲過來的齊家貞女士以及其他從各地趕來的人士。我們一到香港,香港文化界人士就跟我們說,現在香港的局勢越來越緊。各方面,包括出版業、新聞業都感到這種政治壓力。

為什麼說我們這次碰到了比以往更多的困難呢?首先,在開會的場地方面、租借場地就碰到了一些難題。以前我們有一些可能性,比如在香港的大學裡借到會場來召開會議。但是,這一次我們嘗試了很多地方,都沒有辦法。筆會舉辦的會議幾乎不大可能在大學這樣的正式學術機構裡面召開。我們也聯繫了其他方面,但是出於各種原因,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開會場地。最後我們在一個比較大的天主教的書店裡面舉行了這次會議。所幸這個場地非常地好,不僅寬敞,而且氣氛也很溫馨。另外,我剛才說過,我們的會員出來不是那麼容易,他們受到的阻力比往年更多。往年我們參加會議的人,有十幾、甚至二十個,但是這次來的不是很多,大概只有十、或者十一位出來了。在香港開會確實可以視為一種測試北京政治動向的風向標。

法廣: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邀請了香港銅鑼灣書店經理林榮基先生。他發出了怎樣的感言?

廖天琪:林榮基先生是一位非常敢言的出版界人士。大家都知道,當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幾位負責人都被抓了。包括出版人桂民海,是我們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到現在還沒有被放出來,我們都不知道最後會怎樣。但是林榮基和其他三位先後都被放出來了,其他出來的幾位不大說話。但是,林榮基不僅是這一次,他也出席了2017年我們舉辦的上一次會議。他說:香港的出版業,大家都可以感覺到,是愈來愈蕭條了,這與銅鑼灣書店當年發生的事情有直接的關聯。連我們外來的人在逛書店或跟業內人士談話時,明顯地觀察到香港的出版業每況愈下,有很多的書店關門,政治高壓直接扼殺市場經濟,沒有辦法經營下去。不僅出版業蕭條,同時有一些雜誌刊物也都出於各種原因停刊了。

林榮基先生非常敢言,因為從個人來說,他的後顧之憂稍微少一點,他沒有太多的家人受到牽連 。他表示,香港不說言論自由已經受到那麼大的打擊,如果這種政治高壓再繼續下去,真的就不知道一國兩制還有什麼意義,歷史上中英談判定下來的約定就變成了一紙空文。他的表述贏得大家非常強烈的共鳴。因為來參加會議的人都是文化界、出版界、新聞界的業者。大家對於這些變化是感同身受。

法廣:香港的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目前處於怎樣一種狀況?

廖天琪:其實何俊仁律師和曾經入獄的程翔先生都對這些問題重複地強調:情勢非常地嚴峻。特別是香港前記協主席麥燕庭女士,她舉出了很多例子,從事新聞工作,會面臨巨大的危險。即便不是新聞從業者,一個普通人也會動則得咎。 香港目前正在醞釀修改一些法律,其中有一條叫做「煽惑罪」,根據這個罪名,任何人只要在網上散布或者散發一些文章或言論,讓中國官方覺得不合適的話,散發對象如果超過500人,你就要負法律責任。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有臉書等社交平台,絕大部分都超過500人,等於人人可以因言獲罪。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法令,一旦獲得通過,可以說將人人自危。麥燕庭也提出來另外的法令問題,其中一個就是「引渡條例」。我們以銅鑼灣事件為例,銅鑼灣書店店長李波先生是英國籍,而發行人、老闆桂民海是瑞典國籍。這兩個人都不是中國國籍,也不是持香港證件的人。但是桂民海是從泰國被綁架回去、李波在內地被抓捕。也就是說,每一個人,包括外國人,都可能會被無理逮捕並引渡到中國。這是違反國際法的,非常厲害、而嚴重的法令。一旦通過,不僅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對新聞從業人員和寫作人員造成恐嚇,事實上也是對每一個公民的權利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別說言論自由,連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了。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電子時代,幾乎每一個人都有社交媒體,只要你喜歡閱讀,看到一些好的文章,願意傳給朋友,哪怕是一篇保健的文章,只要是不符合中央的意志的話,你就可能獲罪。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們把你暗地裡定罪了,並不告訴你,也不抓你。先放在那裡備案,到他們覺得有政治需要的時候,隨時就可以抓人,這變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恐怖社會。我真不希望看到事情走到這一步,現在是每一個香港人覺醒的時刻,大家要站起來,反抗這種套在每個公民頭上的枷鎖。總而言之,香港的「一國兩制」幾乎已蕩然無存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