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一帶一路 敢問習近平路在何方

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致辭。
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致辭。 路透社

『人民日報』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之日的頭版差不多淪落為一張菜單,全是習近平接見與會外國領導人的一堆標題,有人批評黨報連營造一種“萬邦來朝”的虛榮都做得如此倒胃口。但應該承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此次峰會的表現,比上一次明顯低調。

廣告

習近平提出一系列改革的承諾,展現要與世界接軌的願景,儘管中美貿易戰如芒在背,習近平此番表態有向缺席此會的美國示好的意味,這是否因為習近平真正認知到這個世界為什麼對他領導的中國印象越來越壞?或者習近平可能捫心自問,為什麼“一帶一路”無法吸引主要發達國家和重量級的發展中國家?美、日、德、英、法領袖沒有參加,連“金磚五國”中的印度、南非和巴西的領袖也缺席?因而他採取了一種比較務實的戰略調整?或者,只是變換一種方式,繼續推動其野心勃勃的計畫?

一帶一路在習近平提出幾年後引發的效果可能同他的發起人所期望的大相徑庭,這一計畫被指讓窮國背上債務陷阱,斯里蘭卡成為最有說服力的反面例子,在無力償還巨大的債務後,把最重要的港口租借給中國九十九年抵債;被稱為“巴鐵”的中國老朋友巴基斯坦也在抱怨造價高昂難以承負;印尼新的高速鐵路工程進度遠遠落後於預先的計畫;馬來西亞新首相馬哈迪上台伊始,立即放話要取消被視為“要價太高”的鐵路工程,最後在中方砍價三分之一後重新上路;被視為一帶一路亮點之一的哈薩克霍爾果斯口岸,轉運歐洲的運量無法達標,成為北京打造現代絲路華而不實野心的一大敗筆;在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建造的鐵路也遠遠談不上盈利。

即使一些專家認為”一帶一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對它的大部分投資不透明而孕育的危險十分擔心,西方輿論直指這是變相輸出腐敗。馬來西亞的反覆,斯里蘭卡落入債務陷阱,被來自中國的外債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剛果布一年後有可能步其後塵等等,這些讓那些最初對中國豪華投資抱有巨大期望的國家開始擔心。另一方面,西方還對習氏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掩藏的霸權野心,讓專制文化藉機向世界擴散的謀算,一直存有高度警惕,法國總統馬克龍即使在迎接習近平到訪前仍着意點出“一帶一路”的霸權主義性質,呼籲歐洲警惕。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更是公開抵制。分析指出,僅僅歐美拒絕一帶一路歸咎於西方害怕中國崛起難以服人,如果不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十八年前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開綠燈,中國的經濟發展遠遠不會達致今天的水平。西方當時認為向中國開放,中國最終也會按照承諾將向西方開放,一個開放的、逐漸發達的中國,會越來越文明、人道,與世界接軌,最終開啟民主化,結果事與願違,中國在習近平統治下變得更專制,美國副總統彭斯對此在去年十月有過清晰的表述。

除了西方的批評,一些國家對要價過高的不滿之外,在中國內部也出現了問題。表面的萬邦來朝盛大場面並不能抹去中國國內民眾的不滿,從互聯網大量披露的信息來看,中國民眾對他們的納稅錢被不透明地投資到海外不滿,有些甚至因所投資國家政情變化冒着債務被一筆塗掉的風險而憤怒。大撒幣一詞概括了他們對諸如一帶一路宏大的海外投資計畫的嘲諷和擔憂。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的學者史劍道就不看好”一帶一路“的前景,他的理由是中國的國際收支開始出現逆差,中國的銀行和國企去年10月以來在世界各地的投資出現急劇的下降,據此他認為,“一帶一路”風光不再,“正在死去”。美國學者裴敏欣也認為“一帶一路”好景不長,他的理由一是美中貿易關係不確定導致中國國際收支狀況惡化,另外在中國國內,中國政府面臨養老金成本上升,經濟增長放緩和稅收下降的嚴重問題。有專家甚至認為美國何必抵制一帶一路,讓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在世界各地浪費金錢事實上對美國更有利。

習近平在峰會的發言似乎是在回應所有的批評,儘管他所言中方歷來“一諾千金”引起嚴重懷疑,從字面去看,他承諾將建立有約束力的履約機制,他花大部分篇幅談中國國內改革,包括承諾調整政府補貼,保護知識產權,允許外國擴大投資更多領域,中國不搞以鄰為壑的人民幣競爭性貶值。這番表述更多被認為是對美方做出的回應,習近平希望儘快結束貿易戰。針對一帶一路計畫伴生而來的賄賂醜聞,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切合作都“在陽光下運作”,“反腐”也設定為本屆論壇主題之一。上屆論壇,習近平“豪氣干雲”,拋出新增人民幣三千八百億的專項貸款,這一次習發言相對審慎,沒有提到相關承諾,似在減少西方國家的質疑聲浪。

不過,紐約時報評論,中國的努力是為了向全球領導人展示一個更友好的面孔。但北京並沒有放棄自己的願景,建設一個把自己置於全球貿易中心的港口、鐵路和公路網絡,並以此來增強其地緣政治野心。分析人士胡少江則認為,一帶一路的背後就是現任中國領導人的“世界領袖夢”。“習近平不顧國力,希望通過大量的向世界拋灑金錢和甜言蜜語爭當世界領袖,他的這個夢當然也不會實現,一是因為尚不富裕的中國沒有那麼多錢供他揮霍;二是世界上大多數人絕不會接受他的過時政治理念”。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