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李南央:為保護《李銳日記》而戰

音頻 04:54
李南央與病中的李銳合影,其訃文告中提及李銳的離世時間應為美國時間15日
李南央與病中的李銳合影,其訃文告中提及李銳的離世時間應為美國時間15日 網絡

4月2日,李南央的繼母張玉珍向北京法院起訴李南央,討要《李銳日記》。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將有關法律文書,寄給了居住在舊金山灣區的李南央,並派出一位副總領事,前往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要求胡佛研究所交出李南央捐贈、已成為該所館藏檔案的《李銳日記》。還沒有從喪父之痛中走出來的李南央,於是不得不為保護父親李銳的日記而戰。

廣告

張玉珍是個文化不高的女士,李銳說張玉珍是自己的醫生、護士兼政委。政委全稱“政治委員”,是中共為保證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在解放軍團以上部隊設置的職務。李南央認為這次通過北京法院討要《李銳日記》,是由中共中央最高層主導的行動。中共方面把這項行動編了號(LimsTim134 ),說明中共最高層對討要《李銳日記》的重視。中共討要《李銳日記》作什麼呢?李南央指出:目的非常明確,就是銷毀,讓《李銳日記》從世界上消失。

李銳是中共黨內以敢言著稱的開明派元老,2月16日以101歲高齡逝世。李銳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為中共黨史專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水電部副部長、曾擔任高崗的秘書和毛澤東的兼職秘書。李銳一生保持寫日記的習慣,李南央向胡佛研究所捐贈的李銳日記,約一千萬字,時間從1935年至2018年3月26日李銳住院前,共83年。除了日記外,這批文獻還包括李銳的信件、在廬山會議期間和參加土改的工作筆記等等。《李銳日記》是與中共官方黨史完全不同的另一部黨史,是極為珍貴的文獻,中共官方黨史掩蓋或歪曲的許多重大歷史事件,在《李銳日記》中都有真實的記載。

2013年,李南央曾為父親整理編輯《李銳口述往事》一書,交給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出版。當李南央把少量《李銳口述往事》帶回北京,卻遭中國海關沒收和銷毀。這事警示李南央,未來父親百年後,父親一生記載的中共黨史,必將遭中共當局毀滅,當務之急是將《李銳日記》搶救到國外,保存下來。從那時起,李銳便把自己的日記等文件,交付給女兒李南央,李南央在幾年間,一部分一部分的把《李銳日記》從北京帶到舊金山。兩年前,李南央告訴父親,他已經將帶出國外的《李銳日記》等文件捐贈給美國著名智庫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李銳表示非常欣慰,稱讚女兒為他完成了身後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李南央說:“從那時起,爸爸就特別興奮,他知道他的日記能留下來了,他覺得是對他的價值的肯定。”

自父親去世,李南央便處於一種戰鬥狀態中:先是她要公布李銳遺願: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身上不覆蓋黨旗,不承認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但中共當局仍為李銳舉行了追悼會,送進八寶山,覆蓋了黨旗。為此李南央發表聲明說:“我知道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於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進行追悼,我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着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下的李銳慟哭長嘯。”

父親逝世不到兩個月,李南央又要面對討要《李銳日記》的一場來勢洶洶的法律訴訟。北京法院通知李南央,將於6月25日開庭審理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李南央表示:她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自己繼承和處理《李銳日記》的合法性,但在黨大於法的中國,這場官司她必輸無疑。李南央在中國已失去人身安全保障,她不會去北京出庭,胡佛研究所將依照美國的法律應對這起訴訟案,自己也將按照美國法律辦事。李南央說:“一個法治碰到一個黨治,這是西方世界正在面對的新課題。中國過去畢竟窮,它現在財大氣粗,它利用黨治跟全世界較勁。我所要遵守的是美國的法律,我沒有違反美國的法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4月22日舉行了一場《李銳日記》研討會,邀請李南央主講,這也是胡佛研究所對李南央表達的支持。

目前,胡佛研究所對《李銳日記》的數據化處理已經完成,將向全世界研究中共黨史的專家學者以及想了解中共真實歷史的公眾開放。保護《李銳日記》就是保護真實的中共黨史,李南央表示不會退縮,決不允許父親的日記被中共討回銷毀。這也許是一場漫長的法律訴訟,但法律和時間都站在李南央一邊,當《李銳日記》向公眾開放,更多的人從閱讀和研究中了解了中共的真實歷史,李南央便最終贏得了這場保護《李銳日記》之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