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無國界記者:中國大外宣圖用政治宣傳取代新聞報道

音頻 06:00
無國界記者組織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狀況地圖
無國界記者組織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狀況地圖 圖片來源:無國界記者組織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根據國際非政府團體無國界記者組織一年一度的新聞自由狀況報告,全球媒體自由狀況不斷惡化。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只有24%的國家新聞自由狀況被認為是“好”或“比較好”。而在上一年度的調查中,這一比例還在26%。中國在全球新聞自由排行榜上,被在倒數第四,僅略好與厄立特里亞、朝鮮和土庫曼斯坦。中國國內的新聞審查制度行之有年,但這些年的新趨勢是中國政府在海外推行的大外宣政策越來越積極。無國界記者組織最新的一份中國情況報告認為,中國正試圖建立一種“世界媒體新秩序”,對全球新聞自由構成威脅。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接受了法廣電話採訪:

廣告

中國大外宣政策試圖用政治宣傳取代新聞報道

法廣:無國界記者組織在最近的一份關於中國新聞自由狀況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正試圖建立一種“世界媒體新秩序”。這種新秩序在何種程度上對全球新聞自由構成威脅呢?

艾瑋昂:的確,無國界記者組織對中國對世界各地媒體日益成長的影響感到不安。我們最近的一項報告顯示,十年來,中國當局制定了一項完整的計畫,滲透外國媒體、向外國記者、向出版商等施加壓力。這些努力並不滿足於改變各地媒體的中國故事講述,而且是在試圖讓中國的政治宣傳取代新聞報道。

問題是西方民主國家正在放棄為新聞自由而戰。在民主國家,越來越多的政治人物、民選代表攻擊媒體、辱罵媒體、質疑媒體的工作成果……這種情形非常危險,因為這催生了一種對媒體的仇恨,而這種仇恨可能最終演變成暴力。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攻擊媒體,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某一天闖入國會山一家報社,開槍殺死四人……,這些事件之間並不是彼此孤立,而是有一種內在的聯繫。如果民主國家助長對媒體的仇恨,那就等於向專制政權、向俄羅斯、向中國模式發放通行證,而這種模式會用國家政治宣傳取代新聞報道。

西方國家需堅守民主基因,難以應對這樣的威脅

法廣:西方媒體正因為遵守獨立以及新聞自由的原則,而處於各自為戰的局面。而中國的大外宣政策則是由一個沒有監督機制、也沒有權利制衡的政府來主導和推動,這本身就是一場力量不對等的戰爭。西方媒體在何種程度上可以捍衛新聞自由和媒體獨立呢?

艾瑋昂:的確,民主國家面對這種針對媒體的攻擊很難自保。一方面因為媒體相對來說是一個力量薄弱的行業。媒體目前正處於一種經濟模式轉型的階段,很多媒體從傳統模式向網絡平台轉型都遇到困難。因此,這種局面對於中國來說就很容易。他們有很多錢,可以投資入股媒體,有時候甚至直接收購:世界各地的很多中文媒體都遇到這樣的情形。另一方面,中國的外交人員網絡也越來越活躍。他們經常親自上陣,嚴詞攻擊那些報道不合中國口味的記者。民主國家面對這種情況很難有所行動,因為他們必須保持他們的民主基因,不能採取專制措施,去封鎖中國記者或中國媒體。所以,民主國家目前的確難以應對這樣的局面。

法廣:這些年來國際輿論廣泛關注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這項規模龐大的計畫是否也包含媒體攻略呢?

艾瑋昂:絕對是。“一帶一路”倡議是未來數十年中國最重要的地緣政治方案。中國政府為此大筆投資媒體,因為“一帶一路”項目涉及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但未必被沿線國家的民間輿論所接受,所以,中國必須保證媒體支持中國的行動。當局制定了一項大批邀請媒體記者、尤其是那些發展中國家記者去中國培訓的計畫,幫助他們了解中國,同時也是收買這些記者的好感,促使他們正面報道“一帶一路”項目。

法廣:相關國家是否意識到了中國這種積極的大外宣政策的威脅呢?

艾瑋昂:民主國家確實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但是他們也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他們發現某家媒體被中國收買、或被中國滲透的時候,往往已經太晚了。發現的時候,往往是出現新聞審查,或者已經有記者被開除,比如去年南非媒體就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由於商業秘密原則,世界各地大部分媒體都缺乏足夠的透明度,因此外界很難掌握中國對這些媒體的實際控制情況。所以,即使西方民主國家確實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他們能夠採取的行動還是非常有限。

法廣:那如何應對中國這種積極的大外宣政策呢?

艾瑋昂:無國界記者組織提出了兩項措施,希望能夠應對來自像中國或俄羅斯這樣的專制國家的威脅。一是2018年11月在巴黎和平論壇上發起的一項政治程序,希望重建新聞資訊與民主的關係。這項倡議得到了12個民主國家元首的支持。

我們的第二項倡議不久即將啟動,旨在推出一套媒體驗證機制,以便讓任何一家媒體,像工廠企業一樣,通過相關標準,驗證其新聞采編程序是否尊重新聞準則。這樣,無論是政府,還是社交媒體,都可以分辨出哪些是嚴肅認真的媒體、哪些是政令宣傳機器,而不必自己決定如何選擇。聽任一個政府、或者一個社交網站自行決定哪些新聞是合理的、哪些是假新聞,會很危險。讓新聞行業在這個問題上自我規範很重要。我們認為這樣的驗證程序可以產生效果,這樣,社交媒體可以面對各種新聞,做出一種正面的選擇,在那些被列入嚴肅從事記者工作的媒體名單上選擇內容,從而減少假新聞在搜索引擎中出現的頻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