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德國《南方信使報》:新絲綢之路是中國帝國主義政策的展示

音頻 04:51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圖片來源:路透社/Jason Lee

中國的新絲綢之路項目引起了德國政界的懷疑和戒備。德國媒體對該項目的討論和批評仍在繼續中。

廣告

《南方信使報》寫道:這個巨大的新絲綢之路項目是中國帝國主義政策的展示。而歐盟到現在都還拿不出相應的答覆。美國和歐洲都已意識到,該項目的核心是中國實力的擴張。華盛頓沒有派遣高級代表去參加4月底的北京一帶一路峰會。德國總理默克爾也沒去,為的是避免提高該峰會的地位。德國只派遣了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前往參會。他的任務是告訴中國人,要把這個項目變成全球項目。到目前為止,這個項目還只是個單行道,北京說了算。中國國有銀行給部分項目發放貸款。而得到項目合同的,十個企業里有九個是中國企業。這些中國企業又派遣他們的中國員工去完成合同。所以,貧窮國家如吉爾吉斯斯坦、巴基斯坦等根本就享受不到貸款,最後卻陷入債務陷阱。為了獲得政治影響和對方在行為上的配合,中國願意放棄收回貸款。這完全是帝國主義政策。可歐洲人還不知道該怎麼答覆。歐洲人必須自己花更多錢,在自己的發展銀行的扶持下,給新絲綢之路沿路國家提供鐵路、街道、電站等建設的援助。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把中國競爭者趕到一邊,限制中國的影響力。再者,把基礎設施項目賣給像中國這類國家資本主義體制的行為也應該受到禁止。毫無疑問,如果能把新絲綢之路項目變成平起平坐夥伴們的共同項目,它將通過繁榮的貿易給人們帶來富裕。

《南德意志報》表示,新絲綢之路是中國釋放的一個誘惑,而這個誘惑令人難以抵擋。比如,100萬吉爾吉斯斯坦人必須到國外去找工作。國民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是他們創造的。莫斯科雖然依然是該地區安全政策的重要行為者,但莫斯科給該地區的經濟援助幾乎不值得一提。歐盟願意提供諮詢,但基本上不給錢。至於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會不會援助中亞,吉爾吉斯斯坦沒人知道。但中國提供貸款,而且沒什麼條件。由於要獲得國際貸款的社會和環保條件非常高,難以達到,所以,中國釋放的誘惑簡直就太大了。從吉爾吉斯斯坦身上,人們很容易看到中國的手腕。中國提供一個很有利潤的,當地政府實際上吃不消的項目,結果,它們最後就陷入了債務陷阱,帶來了不穩定狀況。而該地區政治狀況越不穩定,對北京來說就越方便。十年後,吉爾吉斯斯坦的債務有42%是欠中國國有銀行的。從新絲綢之路項目上,人們能看到中國追求的世界新秩序。

《南德意志報》總結說:沒人否認,新絲綢之路這一多元項目具有很大的經濟潛力。它將改善亞洲和歐洲之間的貿易通道。中國將帶來額外的基礎設施,而這些基礎設施將給世界經濟的所有參與者帶來好處。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應該腳踏實地。如果只看到絲綢之路的美妙之處,那麼,人們可能會錯估形勢,並做出錯誤的投資決定。在隨後數年裡,吉爾吉斯斯坦就必須償還債務,但吉爾吉斯斯坦從這一昂貴的一帶一路項目里基本上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只有當新絲綢之路上的貨物運輸非常繁榮的時候,吉爾吉斯斯坦才能賺到錢。而中國則擴大了其影響力。

德國《經理雜誌》就新絲綢之路項目的各種運輸航道做了一個計算,指出了鐵路運輸的局限性。該雜誌表示,從中國北部,現在有兩條鐵路線經過外蒙古、哈薩克斯坦和俄國抵達終點站漢堡或杜伊斯堡港。去年,在亞洲與歐洲之間,有2400輛火車運輸了145000輛標準集裝箱。他們運輸的容量相當於七個集裝箱船。國際鐵路聯合會預計,十年後,鐵路將運輸67萬輛集裝箱。這相當於33個集裝箱船。雖然增長很大,但與海運相比,鐵路能運輸的貨物還是很少。這首先與價格有關。火車將一輛集裝箱從上海運到杜伊斯堡,需要4000到6000歐元。而集裝箱從上海通過海運運到漢堡,目前只需要約1500歐元。儘管火車運輸幾乎快了一倍,但差價太大,使鐵路運輸沒法和海運競爭。再者,國際鐵路運輸到2021年都受到中國的很大扶持。一旦中國取消補貼,那麼。鐵路運輸的競爭能力還會下降。目前還不清楚,在沒有中國補貼的情況下,鐵路運輸是不是還畫算。如想得到更快的運輸,那當然是空運,但空運又比鐵路運輸要貴80%左右。所以,鐵路運輸總是夾在廉價的海運和快速的空運之間, 地位受到限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