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貿易談判:劉鶴審慎樂觀迎對特朗普加碼施壓?

音頻 05:52
2019年5月10日,中美貿易談判草草結束。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離開談判會場時,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中)和財長姆努欽握手。
2019年5月10日,中美貿易談判草草結束。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離開談判會場時,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中)和財長姆努欽握手。 圖片來源:路透社/Leah Millis

在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上調加征關稅措施啟動壓力下展開的中美華盛頓貿易談判顯然未能取得實質性的成果。然而,儘管此前美方代表團暗示此輪談判成敗在此一舉,從目前雙方公開表露的立場來看,談判仍將繼續。但雙方均未給出下一步談判的時間表,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此番談判落幕的當天發表公報,稱應總統特朗普要求,啟動對其他價值相當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稅的必要程序。如果說,中美雙方均肯定談判仍將繼續的話,特朗普政府仍在為貿易戰加碼,希望以最大限度向中國施加壓力。

廣告

本次華盛頓談判顯示中美雙方較量明顯升級。美國代表團最近一次前往北京談判時,曾暗示此輪談判成敗在此一舉。但從目前情況看,中美貿易戰不僅難以告一段落,而且,此前為談判尋找解決方案而宣布的休戰期,似乎也已經結束。

美國政府在此次中國代表團抵達前三天突然提高調門,指責中國修改此前達成的談判成果,並宣布執行提高加征關稅幅度的措施。儘管中國政府以維持原定華盛頓會談安排顯示高姿態,但特朗普的激烈反應顯然讓中國陷於被動。中國商務部5月10日針對當日生效執行的美國新關稅措施深表遺憾,並表示將不得不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但到目前為止,中方尚未宣布任何具體措施。

周四開始的華盛頓談判似乎在周五草草收場。法新社駐華盛頓記者注意到,周五上午,中國代表團在談判會場只停留大約90分鐘。劉鶴顯然也沒有像前兩次華盛頓會談那樣,與特朗普會晤。

雙方均未透露談判的具體細節。路透社11日的報道引述未具體說明的接近談判人士的消息指出,談判未取得任何實際進展。美方沒有接受劉鶴對中方修改談判成果的解釋。據路透社消息,劉鶴試圖告訴參加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中國可以以政令方式,進行美方要求的改革。但美國要求中國以通過法律條文的形式,進行改革。

不過,談判顯然也並未破裂。領銜中國代表團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談判後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似有意淡化談判面對的困難。他表示,談判並未破裂,他對未來仍然審慎樂觀。根據劉鶴在這次採訪中的表述,下一輪談判將在北京舉行。

美國方面對談判情況的表述,到目前為止,似乎十分有限。美國財長姆努欽在談判結束後向媒體表示:我們能說的,只是雙方進行了有建設性的討論。總統特朗普肯定談判仍將繼續,但他既未具體說明雙方下一步談判的日程安排,也未明確表示他是否考慮取消最新出台的對中國產品加征關說的措施,只是說,他會視下一步談判的進展再作決定。

與幾個月前暫緩關稅威脅、為談判創造條件的做法不同,特朗普這次顯然希望在繼續談判的同時,加大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周五當天發表的公報,相關部門應總統特朗普要求,將於周一(5月13日)啟動對另外價值近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至25%的必要程序。

這項程序包含公開諮詢階段。因此,即使加稅措施獲得通過,真正進入實施也還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此前抱怨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太慢的特朗普,這一次好像又調整了調門,表示他並不急於達成協議。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在華盛頓談判次日發表的評論文章,均一方面強調中國堅持談判的高姿態,另一方面也信誓旦旦,表示中國不會屈服於美方的“極限施壓”,表示中方在原則問題上不會妥協。從官方媒體報道來看,這些原則問題似乎是:一,中方要求取消全部加征關稅,二,要求貿易採購數字符合實際,三,要求文本平衡。不過,何為“文本平衡”,中方並沒有具體說明。官方通訊社新華社11日轉載《人民日報》鐘聲的評論文章,指責美方在談判中“過濾掉一個公理,即公平貿易應該是‘雙向公平’,沒有共贏就沒有公平”。不過,從近些年來中國與美國、與歐盟的貿易關係發展來看,缺少“雙向公平”恰恰也是美國與歐盟對中國貿易行為提出的批評。

目前沒有跡象顯示中美有可能在近期達成共識,結束貿易戰。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策略會在何種程度上影響貿易談判結果,很難預料。

不少觀察人士認為,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遠超出貿易範圍,而這種局面有可能將世界引向前景難料的四分五裂。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中國研究負責人Alice Ekman向法新社表示,世界正進入一個中美激烈並且長期競爭的階段。而由此形成國際關係兩極化,迫使其他國家根據各自的政治傾向、地理位置以及經濟實力,選邊站。印度智庫政策研究中心教授Brahma Chelleaney 向法新社表示,美國對華政策正在調整坐標,其重要影響不僅涉及中美兩國這個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而且也涉及全球安全。他並指出,這是一種深刻的改變,而且會在特朗普政府之後繼續,因為華盛頓目前有一種共識,認為此前自克林頓時期開始的對華政策失敗,現在需要一種更強硬的路線,取而代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