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美中貿易談判“大結局”

音頻 04:59
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長姆努欽在北京釣魚台 2019年5月1日
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長姆努欽在北京釣魚台 2019年5月1日 路透社

5月10在華府舉行的第11輪美中貿易談判,就像是上演了11集的電視連續劇,懸念再也沒有了,應是大結局了。雖然“大結局”上演後,雙方都表示將繼續談判,但那是劇情不同的這部連續劇的第二季。

廣告

11集連續劇的結局,在上演第一集時就料到了。雙方一一開始便圍繞着美中貿易最核心的問題展開: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和建立對中方做出改革承諾的執行與監督機制。中方在長達五個多月的談判中,躲避實行經濟結構性改革的議題,在最後被迫同意改革並答應修改法律保證和監督改革承諾時,卻被習近平推翻,使得先前的談判結果化為烏有。這表明,中國即使承諾改革,也不肯建立改革的監督機制,試圖重演十八年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欺騙美國和欺騙全世界,做出承諾一條也不兌現的戲碼。不過現在的美國已經不是十八年前的美國,現在的美國總統也不是十八年前的那個總統。

第二季的談判何時舉行?還能不能舉行?劉鶴9日到達華府,10日0時1分,特朗普宣布的對2000億中國商品進口關稅從10%提高到25%開始執行。10日下午劉鶴離開華府返回北京,傍晚,美國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宣布特朗普總統決定對另外的3250億中國進口商品開徵25%關稅,13日進入公眾諮詢和實施準備階段。特朗普給習近平一個月的時間與美國達成協議。一個月後,即使開始第二季談判,按照中國媒體的說法,那是徵稅後的“槍口下的談判”。劉鶴來美國進行第11輪談判時接受中國媒體採訪,表達中方對達成貿易協議的三點要求,即美方取消全部加征關稅、確定雙方初步認同的中國採購美國產品的數額、以及確保協議文本的“平衡性”以維護中國的“尊嚴”。劉鶴表示,這些都是重大原則問題,中國決不讓步,這等於說,即使進行第二季談判,其結果也不會比第一季好。劉鶴無論多麼想維護中國的尊嚴,“槍口下的談判”,談什麼“尊嚴”?

在美中貿易談判中,最值得的同情的是中國首席代表劉鶴。他的談判對手萊特希澤、姆努欽都年富力強,他已經年近七十,一次又一次飛來華府,連調整時差的時間都沒有,又得飛回北京。這一次來華府,劉鶴一臉疲態,無精打采,下台階一腳踩空,差點摔一跤。前十輪談判,劉鶴歷經艱辛好不容易談出的結果,被習近平一句話推翻,他對談判遭遇如此結局感到無奈,向美方抱怨他已無能為力。未來當美國對總共575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全部開徵25%關稅,導致中國經濟加速下滑,並且危及習近平的地位,習近平真的會如他所說“我將對所有可能的後果負責”嗎?近半年來,美中貿易談判,只有劉鶴在台上表演,中共的所有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統統做壁上觀。一旦中國經濟與政治危機到來,找個人頂罪,那絕不會是習近平。第11輪談判,劉鶴已經沒有了“習近平特使”的頭銜,這是否意味着習近平要與劉鶴切割呢?許多中國網友對劉鶴表示擔心,網名“地球人”寫道:“30年前趙紫陽就是這樣被認為是向戈爾巴喬夫出賣了鄧小平,劉鶴回去沒好果子吃。”

第11輪美中貿易談判後,美國出現了“為什麼要和中國談判?”的質疑聲。這聲音不無道理:本來消除美中貿易逆差,加稅就解決了,只要事先通告中國和所有在中國投資及從事美中貿易的企業便可,這是美國主權範圍的事,並不需要和任何人談判,就像美聯儲為預防美國經濟發生通脹或通縮,只要宣布加息或減息,事先不需要與任何人談判。但是美國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要求中國實行他們絕不會接受的“經濟結構性改革”,結果中國便以此為據,不但不檢討蓄意違背世貿組織規則的行為,佔美國和全世界的便宜反而振振有詞,並且當作與美國談判的籌碼,這是對美國的嘲諷和戲弄。結果半年來的談判,第11輪大結局,美國又回到最原始、最簡單、唯一有效的解決方式:加稅。特朗普9日在對外發言時表示,增加關稅不僅能施壓中國,也能補充美國財政、提升本國商品的價格競爭力;還說達不成協議對美國更好。無怪呼有人說:既然如此,何必要談?美中貿易談判,實在多此一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