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美中經貿戰略關係走向解讀不同:事情正在起變化

音頻 05:44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美中作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雙方就經貿領域衝突為期9個多月的談判於近日,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指控中方對已經敲定的協議內容突然反悔,指責北京蓄意拖延談判時長,因此決定進一步增加對華商品關稅稅率,在迫使中國政府採取反制措施後,雙邊關係的緊張局勢繼續升級。

廣告

此外,特朗普政府還在本周就領先全球5G網絡推廣的華為問題,對這一著名中企發動圍攻,不但簽署禁止“外國敵對勢力”進入美國通訊系統的總統行政命令,阻止華為入主美國市場,並將華為列入限制購買美國零件和技術的名單,抑制其自身的集成和對外生產與發展能力。一時間,在貿易談判達成協議結局被無限期推遲的情況下,各大媒體就美中兩國是否進入“新冷戰”,或其所包含衝突基本性質的問題成為了各方關注和分析的焦點。此外,在現今雙方複雜局勢中,美中官方的表態又透露出哪些訊息同樣令人值得關注。與中國方面有關貿易戰的分析和報道在官方的嚴密控制下,難以在同一時段出現不同聲音的局面不同的是,美國共和和民主兩黨政界精英雖然在國內外其他政策上,及對特朗普執政等關鍵性問題上分歧嚴重,甚至動用各種力量在國會和政府日常運作中打成一片,但兩黨在對華政策,特別是與中方進行的經貿談判,及其所涉及的美方指控中方所採取的“強制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等癥狀性問題上的判斷則是空前的一致。

儘管仍有議員對特朗普以單方面施壓的方式,同時與中國、日本和歐盟等各方採取貿易發難,破壞他們眼中全球“自由貿易”局勢存在保留意見,但仍在就是否應以“通俄門”及其衍生事件,向特朗普發起彈劾動議的民主黨內部,其主流聲音在對華經貿糾紛上,卻也是提出了在其他領域對總統政策罕見的支持態度。自白宮正式宣布將2000億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稅率上升至25%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州參議員、民主黨大佬舒默(Chuck Schumer)就曾宣稱:“對中國要堅持下去。特朗普總統,不要退縮。力量是戰勝中國的唯一方式。”而受到工作外流嚴重影響的中西部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也表態稱: “中國欺騙傷害美國工人太久了。關稅將中國帶到了談判桌前,現在我們已經在那裡了,總統必須確保真正的改變,以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分析人士指出,在2020年美國大選到來前,儘管民主黨人表現出支持特朗普對華貿易施壓的態度,但一旦美中雙方不能就特朗普此前宣稱的所有條款達成一致,他則會在選戰中遭受民主黨人的強力批評和施壓。這也是特朗普對匆促簽署協議的一大顧慮。

不過,人們不禁還是要問,是什麼讓美國政界精英在對華經貿分歧上,給予了必須要現在和北京出頭的共識呢?這顯然是一個涉及到雙方近數十年來歷代政府的政經發展對策,及兩國當下領導人對時局戰略分析和採取相應政策不同,所導致現狀的宏大問題。但可以觀察到的是,在美國政界目前的主流聲音中,隨着自競選以來一直將中國問題視為,當今美國主要面對挑戰的特朗普執政兩年多來,政界精英們的對華態度發生了可謂是近30多年來的最大轉彎。特別是在對華貿易戰話題上,存在着以曾經是白宮首席戰略分析師班農為代表的戰略強硬派,以支持奧巴馬前政府所提出,美國通過與盟友採取TPP多邊協商對華施壓的民主黨替代聲音,以及上文提到的共和黨建制派對自由貿易的堅持者,和以前副總統、2020年民主黨初選熱門拜登為代表的,在對華施壓上看似並不熱衷的“往日依舊派”及溫和派等。在這些對中美戰略關係走向的不同分析中,正在美國輿論中一步步進入主流的就是班農派的理論分析。

他們認為,中國在過去的數十年中就已經開始對美國等西方工業民主國家發動“經濟戰爭”和“信息戰爭”。而目前中美間的貿易談判則是這一意識形態對立的“經濟戰”中,圍繞停火協議而不是完全解決問題的努力。班農提出,雖然中國在過去作為世貿組織成員國,並未完全遵守承諾進行改革,以WTO規範發展本國經濟,但中方於近年來正在中共領導層意識形態的突出領導下,通過包括以連接歐亞大陸;控制全球主要海洋瓶頸和將美國從太平洋西岸驅除出境為目的的,包括“一帶一路”項目在內的三大地緣政治戰略,及力圖取得21世紀近乎所有關鍵產業領先優勢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來達到中方領導層所期望實現的崛起目標。而他認為,通過這些其口中“人類史上都不曾有過在同一時期採取的戰略目標和手段,北京希望建立一個取代美國20世紀戰後模式的極權式國家資本主義霸權統治”。他並於近日在《華盛頓郵報》擬寫了題為,“我們正在與中國進行經濟交戰,妥協沒有意義”的評論文章,並採用六個方面提出佐證,強調“當下的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敵人”,勸說特朗普當局不要在這場跟中國的“經濟戰爭”中妥協。

這是由於該派認為,雖然經濟戰中或會有雙輸的局面出現,美國經濟在短期內會受到貿易戰影響,但在涉及到國家長遠利益和全球走向的政治戰略鬥爭中,則必有輸贏。可謂是明顯的冷戰思維重現。值得一提的是,班農的這一分析不但逐漸在美國極右翼和共和黨內部引發共鳴,而他在文中所提到的兩國經貿糾紛具體癥結上,特別是規勸特朗普不要對華讓步的態度,也得到了一些民主黨著名知識精英的贊同。他們中最為顯著的就是《紐約時報》外交事務專欄作者、普利策獎三度得主托馬斯·弗里德曼(Tom Friedman)。就在月初剛寫下題為“如何打敗特朗普”的弗里德曼在班農的這篇文章發表後,便登上CNBC電視節目與班農對話。弗里德曼在節目中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觀點提出認同,並加以支持。他對主持人說,“我們之間可以對特朗普是否是美國應得總統人選的問題存在分歧,但我可以完全肯定的是,特朗普是中國當下應得的美國總統人選”。他稱,我們需要有人能處理兩國之間偏離的經貿關係。弗里德曼稱,在雙邊經貿往來中兩大變化致使偏離的出現。

他說,第一中國已經在科技前沿領域與美國開展同等競爭。他舉例稱,“中國製造2025不再是中方購買美國大豆,美國向中國出售波音客機,而是有關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裝備發展等尖端領域的較量”。弗里德曼稱,第二很多這些尖端領域的科技能同時為民間和公共領域服務,“掌管你家中麵包機的科技也能用於發射導彈”。他擔憂,特別是就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超級計算機的發展,如若中方採取一貫的國家發展和壟斷模式先在國內發展企業規模,後向外出口佔領市場這則變成了美國的一大戰略威脅。弗里德曼還表達了在不同價值觀下,對華為5G推廣安全性的擔憂。但與班農不同的是,他則希望當局能聯合盟友以TPP的形式就經貿衝突向中方施壓。

中國方面,自班農的文章在《華盛頓郵報》登報後,官媒以電視和報紙的多重形式,對班農其人和他的觀點加以強烈批評。新華社接連轉載,標題為“班農之流才是美國之敵”,“歇斯底里的班農煽動美國陪他發瘋”的文章。中方文章強調,“班農在文中指責中國一直在與工業民主國家開展‘經濟戰爭’,事實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為全球搭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最大平台,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公共產品。再比如,他宣稱美中貿易爭端是‘根本衝突’,慫恿美國堅持關稅,充斥着極端好戰思維,罔顧‘貿易戰沒有贏家’的歷史教訓,也違背了全球民意。還有,他攻擊中國‘盜竊’、‘掠奪’,更是毫無根據的胡編亂造、無端指責”。文章還稱,“班農最具敵意的言論是他污衊中國想成為‘全球霸主’,更是反映出其根深蒂固的霸權思維。”評論員還抨擊班農代表的是“新麥卡錫主義”,並稱“眼下,在美國國內上竄下跳、抱着‘零和’博弈和強權政治舊思維不放的新右翼,才是美國真正的敵人。”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新華社在周六刊登的一篇題為“新華社評論員:千磨萬擊還堅勁”的文章中,對美方的“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指控加以完全否認。文章寫道,“大致說來,美國的霸凌主義有七副‘面孔’:其七曰信口雌黃,美方惡意誇大對華貿易逆差,羅織‘盜竊知識產權’‘強行技術轉讓’‘中方出爾反爾’等‘莫須有’罪名抹黑中方,炮製‘美國吃虧論’‘加征關稅有利論’‘對華文明衝突論’等蠱惑美國民眾,為其發動貿易戰編造借口。”文章提出,“天下苦‘霸’久矣!美方的霸凌主義,‘灑向人間都是怨’,讓全世界很受傷。” 文章稱,“美方一意孤行,推行霸凌主義,導致貿易戰烽火四起,傷的是全球產業鏈的筋骨,斷的是國際貿易的血脈,挖的是國際規則的牆腳,毀的是國際秩序的根基。”其還引述馬克思的話說,“如果鬥爭是在極順利的成功機會的條件下才着手進行,那麼創造世界歷史未免就太容易了。進行具有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我們既要有敢打的決心、必勝的信心,也要做好打攻堅戰和持久戰的充分準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