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2019年戛納影展沉浸在刁亦男酸液筆觸下的中國社會

音頻 04:34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演員廖凡和台灣女演員桂綸鎂,2019年5月18號。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演員廖凡和台灣女演員桂綸鎂,2019年5月18號。 法新社

2019年戛納電影節沉浸在導演刁亦男硫酸刻蝕筆觸下的中國社會,這是法國世界報標題指出的。世界報說,曾以“白日焰火”影片度的柏林影展金熊獎的中國導演刁亦男,本次在戛納電影節中帶來了有帥哥演員廖凡擔綱的影片“南方車站的聚會”,參加主競賽單元。

廣告

本身也是演員的49歲的刁亦男,本屆是第四次參加電影節競賽活動,參展片名:“南方車站的聚會” 。他第一次參賽電影節活動是2003年在溫哥華,參展片名: “制服”。第二次是2007年入圍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競賽的影片“夜車”。第三次是2014年獲得柏林金熊獎的“白日焰火”。

刁亦男是北京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其電影生涯一開始是替想法不斷滾動飛揚、轉個不停的導演張陽寫電影劇本(如:1997年的影片“愛情麻辣燙”、1999年的“洗澡”,接着是2003年餘力為的影片“明日天涯”,他是演員,也是導演,這也是他第一部導演的影片)。

“制服”是刁亦男與賈樟柯共同創建的獨立製片公司西河星彙影業出品的影片,是一個很有味道而且超冷酷的故事,描述在現代中國社會生存必須,不然就得要做到足夠的遮掩及虛假行徑。電影敘述一名20歲的年輕裁縫師,其父再無工作能力,他利用一件無名主的警察制服招搖幌騙,獲得豐厚利益。但後來揭發後,情況轉而對其不利的故事。

4年後,刁亦男導演了另一部影片“夜車”。這一次他與年輕的女製片及獨立製片導演 文晏合作,與她還合作拍攝了影片“白日焰火”。電影“夜車”,敘述一名在監獄裡,負責在女囚處決過程中提供幫助的年輕女看守員。她因協助一名被她執行死刑的女囚的丈夫,而去與他赴約。對方也心知肚明這種情況下進行約會,但當然也是懷有報復心態。因此他在愛慕這個女看守員與痛恨她對自己囚犯妻子執行公務所作處決的兩種情感中感到非常糾結。這就是這部影片令人目眩的地方,他令人同等程度地想到布列松及卡夫卡風格。

刁亦男接着在不到七年的時間就導演出這部品質珍稀的影片“白日烈焰”。故事敘述那位章探長堅持執拗調查一個屍體分散在滿洲里四面八方的案子,但結果以線索失敗告終,然後在五年後,其所執着的卻變成了追查罪犯屍體甚於追查被殺警察的屍體。刁亦男在這部影片中,營造出美國式黑色幽默的那種陰暗骯髒氣氛,據西班牙名導演布努埃(Bunuel)的評論指出,影片描繪出似是而非的道德尺度,也採取法國著名女作家瑪格麗特•杜拉斯的鋪陳基礎。刁亦男採取的電影製作策略其實也就是與中國當局的電影鉗製法規較量,讓當局根本找不到剪裁、禁止的理由,而且這部影片還成了獨立製片作品能在國內大賣座的鮮少例子之一。

這種方式就提供給這位電影人聰明的創作法,他的這部新影片明顯地可以讓影迷們夢想期待。我們對於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的事情知道的很少,只看到刁亦男利用驚悚片手法深入挖掘它們,最終把一名幫派頭子與一名妓女連上了關係。我們在這部影片中,也再度看到曾在“白日烈焰”影片中飾演章探長的帥氣演員廖凡,他同樣也在賈樟柯2018出品的影片“江湖兒女”擔任男主角。

這部影片的作者對於其自己的電影說過的一句話,給了正在等待的觀眾們一個夢想空間。他說:當我們厭倦集體政治時,無論是出於模糊意志,或者相反地出於堅定意志的個人行為,都可能成為對於救贖的唯一可靠呼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