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觀眾對刁亦男影片有何評論?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演員廖凡和台灣女演員桂綸鎂,2019年5月18號。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演員廖凡和台灣女演員桂綸鎂,2019年5月18號。 法新社

多位來自國內的中國觀眾昨天在看完電影之後興奮地向本台表示特別刁亦男的影片,一位來自上海的女士表示特地代表中國大陸的胡歌粉絲來看電影,因為這是胡歌首次出演電影而且首次出現在戛納,對他的粉絲來說是一件大事。

廣告

雖然,她本人並不是胡歌的粉絲,但是,作為上海人也對胡歌比較關注,她本人認為胡歌在這部影片中的表演十分出色。此外,她也認為這部新片延續了刁亦男導演的手法,同時同<白日焰火>相對比有何很大的不同,<南方車站的聚會>更加情節緊張驚險,總是讓觀眾提心弔膽,一直到最後一刻。所以可能比前一部影片更加吸引觀眾。

不過,中國國內中央電視台六台導演頻道的記者在周日的記者會上提問道,有許多中國觀眾認為導演拍攝的武漢城市面貌十分破舊,並不是今天的武漢,所以,並不是一個真實的武漢,為何故意如此扭曲武漢,為何影片中的中國社會如此黑暗?

對此,刁導演的回答是故事發生的地點是武漢,但是,這並不是一部寫實片,導演的目的並不是要拍攝一個真實的武漢。

醜化中國,醜化中國社會,確實也是多位在戛納電影節的中國觀眾的感覺。有一位來自北京的觀眾私下向法廣表示他本人並不喜歡刁亦男的電影,作為電影愛好者,他認為刁亦男的作品給人感覺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處處能夠看到奧森威爾斯,希奇誇克以及弗里茲朗,還有王家衛等導演的影子,儘管他的影片中新增加了一些當今中國的特色。此外,刁導演看來是瞄準了影片的市場效益,不僅選擇拍攝賣座的警匪片,而且還挑國內選粉絲最多的演員例如胡歌,認為導演似乎放棄了獨立導演的藝術追求。

另外,這位觀眾還表示對影片醜化中國,在政治上含沙射影特別反感。他說,拍電影就應該是拍電影,為何一定要批評中國?為何要同政治扯在一起?

有意思的是,遠離政治,不要以意識形態或者政治來贏得西方的欣賞這也是刁亦男導演自己的立場。他去年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表示期待能夠成為中國的肖斯塔科維奇,要當一位真正的“越獄者”。肖斯塔科維奇是俄羅斯斯大林時代的著名作曲家,一身生活在共產政權的統治下,他並沒有同其他著名的音樂家,例如普羅科菲耶夫或者著名大提琴家羅斯特羅波維奇那樣流亡西方,而是堅持留在斯大林政權統治之下。

本台在戛納電影節開幕前夕曾經與研究中國電影的法國學者Anne Kerlan討論過專制政治體制對藝術家的影響議題,Kerlan女士在訪談中認為中國的歷史決定了中國的導演及別的藝術家對政權的依賴性,而在別的國家,例如俄羅斯導演或者別的藝術家多少還有一些自由的空間,這就是為什麼俄羅斯即使在紅色政權下依然會出現愛森斯坦以及肖斯塔科維奇這樣的卓越的藝術家。

另外,肖斯塔科維奇還有一個別人沒有的王牌,那就是斯大林儘管是一個血腥的獨裁者,但卻是一個真真實實的音樂迷,他最欣賞的女鋼琴家瑪麗亞 尤蒂娜幾乎是當時唯一一位敢於批評斯大林的人,而肖斯塔科維奇正好是瑪麗亞的同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