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六四30年臨近天安門母親被監控

天安門母親團體部分人員
天安門母親團體部分人員

1989年六月四日被血腥鎮壓愛國學運30周年前夕,北京當局又開始加緊社會監控,特別是對“天安門母親”群體人員的監控,防止她們與外界接觸。

廣告

“天安門母親”是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群體,最多時,有200多人。她們旨在聯絡“六四”死難者的母親,一起要求中共平反“八九民運”,以及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真相,向死難者家屬道歉。

據香港電台報導,“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主要人員都受到當局監控,5月20日,今年底滿83歲的丁子霖女士按當局要求離開北京,到家鄉江蘇無錫暫住,直至6月上旬才獲准回到北京;在這段時間裡,她的手機功能被限制,無法接聽電話。

張先玲是另一名“天安門母親”組織的發起人,她的寓所從5月15日起就被當局派人24小時“上崗”,她家的電梯口、樓梯口和寓所樓下都被人駐守。

“天安門母親”的發言人尤維潔,5月20日早上亦被警察約談。

早在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期間,“天安門母親”在網上再次發表祭文,並致中共領導人公開信,要求中共領導人為六四民運正名。

公開信說,六四學生和市民,只是為了反官倒、反腐敗,卻被中共扣上“動亂分子、反革命暴亂分子”的罪名;當時中共當權者放言“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調數十萬野戰軍進京殺人放火;事後,中共卻相互推諉,卑劣怯懦地編造歷史。

公開信還指出:每年一到六四敏感時期,“天安門母親”家門口就被人和車站崗放哨,不得隨意外出和接待來客,即便被允許外出,也有警察(或便衣)、車輛相隨。電話被竊聽、電腦被駭。有的難屬居室內外竟被安裝監視器。有的難屬不只一次被警方傳喚、監視居住、刑事拘留、甚至上手銬關押到看守所。

公開信說,“天安門母親”秉持“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的原則,從1995年起就每年向歷屆中共“兩會”及中共國家領導人發公開信,提出“真相丶賠償丶問責”的3項訴求,並還提出與中共政府平等對話,解決六四遺留問題。然而,掛號信年年石沉大海、杳無音訊,更換來中共公安丶國安們更嚴厲的控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