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歐盟選舉專訪之二:上升的民族主義 亞裔如何自處

音頻 10:09
一名身着中國傳統畫樣式服裝的女子
一名身着中國傳統畫樣式服裝的女子 路透社Darrin Zammit Lupi供圖

歐洲議會選舉5月23-26日進行,28個成員國投票,法國的投票日定在26日。四月的一份調查顯示,751個議員席位當中,大約20%的席位將由民粹,民族主義的政黨奪得。法國目前民調領跑的也是極右翼國民聯盟,口號是“我們的人民優先”。在此背景下,在法生活的華僑華人,以及整個亞裔群體該如何面對可能上升的群體性偏見?亞裔參政,投票熱情如何?以下是記者對法國華僑華人會公民事務部負責人的Sacha LIN的採訪。

廣告

現在歐洲民粹主義和極右翼勢力不斷增強,反移民,要主權,要求優先優待歐洲公民,暫緩或者拒絕外來民眾申請的聲音也越來越多。您作為法國的華裔,如何看待這種現象?作為華裔,在工作領域和日常生活上,會感覺受到偏見嗎?歐洲議會的民粹主義反過來對法國政治造成何種影響?給在法國工作生活的華人華僑,中國留學生群體,中國遊客等,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本文為節選,請點擊文章開始處配圖右上方的三角按鈕收聽採訪全部內容)關於歐洲議會選舉之後可能會出現的民族主義繼續上漲,極端政黨是否會從布魯塞爾影響到法國的民意,我覺得這是一種可能性,但我並不認為這是最重要的因素,無法直接造成嚴重的仇外情緒或者種族歧視加劇。我認為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造成仇視或者敵對情緒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歐洲範圍內對中國缺乏深入理解,就會給仇恨的極端言論創造發揮的空間。我們常說,不理解,伴隨着恐懼形影不離。如果民眾腦海中,中國威脅的印象已經生成了,那麼在法國生活的亞洲面孔,不僅是華人華僑,所有有機會中招被種族歧視的人,都很有可能遭受更加嚴重的歧視,質疑,懷疑,也更容易在個人發展當中遭受無形的天花板的制約,比如我們所說的“竹子天花板”,或者“玉石天花板”,這兩個詞彙形容的是亞洲人在西方社會往上發展的途中遭受的無形阻礙。上述這些因素都會損害到亞裔在法國生活的幸福感。

在日常生活當中我本人的確也遭受過一些針對亞裔或者華裔的偏見,我也見過,聽聞過其他亞裔朋友遭受歧視,或者把一些中國人的特殊情況普遍化,來給人貼標籤的這種情況。但我更傾向於認為面對偏見,這是我本身需要做的一個消化,化解的工作。因為這些偏見本質的出發點通常來說並不是惡意的,而是日常化的一種被認為無傷大雅的,不會損害體面的,被人們廣泛接受的一種偏見。和其他種類的偏見相比,對亞洲人的偏見更被人所接受。比如誇大模仿一些亞洲人的行為方式等等。我個人並沒有覺得特別不舒服。但我特別感到不舒服的一點,是在歧視的過程當中,被歧視者本身往往會到最後發展出一種自我歧視的心態。也就是說,一個亞裔,他經常聽到別人把他類比成他的祖籍國那邊的民眾,用他的祖籍國的民眾的一些比較有特點的地方來給他貼上標籤,久而久之,他自己就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法國公民。因為別人都這樣看待他,他自然慢慢地也會覺得自己不屬於法國主流社會。所以說,這是所有的多元文化身份的法國公民的一個自我修鍊的必修課,要用法國公民的身份來自我定義,要學會分清什麼是別人眼中的我,什麼是真正的我,什麼是意見,什麼是真相。我個人來講,說話做事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一名法國公民的自我要求。如果法國的亞裔群體本身很有自信,不人雲亦雲,那麼事實很快就會清楚。但如果我們聽風就是雨,自我封閉,放任自己不去努力融入法國的社會,不以法國公民的身份自我定位,那的確很容易出問題。在這當中,其實每個人都有選擇權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