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專訪戛納電影節金攝影機獎評委主席潘禮德導演

音頻 06:47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金攝影機獎評委主席柬埔寨裔法國導演潘禮德先生,2019年5月。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金攝影機獎評委主席柬埔寨裔法國導演潘禮德先生,2019年5月。 戛納電影節網站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逐漸進入尾聲,從周三開始各平行單元先後閉幕,周六電影節將宣布金棕櫚獎各項獎項以及同樣含金量很高的金攝影機獎。金攝影機獎獎勵首次拍攝影片的導演,今年共有四十多部影片參賽金攝影機獎,其中包括兩部中國影片,他們分別是入圍一種注目單元的祖峰的影片《六欲天》以及作為影評人周閉幕影片的顧曉鋼導演的作品《春江水暖》,由於評論對《春江水暖》普遍反映良好,我們因此採訪了金攝影機獎評委主席柬埔寨裔法國導演潘禮德先生,請他談談金攝影機獎評委的工作方式以及挑選標準。

廣告

法廣:潘禮德導演導演,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作為評委主席,經過一周的工作之後,有何感受?

潘禮德:首先金攝影機獎是一個很美好,很重要的獎項,評委必須觀看所有戛納單元,包括平行單元的影片,而且獎勵的是第一部影片,而第一部影片,對一個導演的一生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影片。導演一般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必須克服許多阻力,第一部影片也往往確定導演的風格,反應導演自己生活的世界,影片也放映了導演的個性,他的世界觀,所以對我們來說觀看導演的第一部影片是十分有意思,有意義的事。

法廣:那麼電影節是否對金攝影機的評選提出了明確的標準?影片必須符合這些標準才能夠贏得金攝影機獎?

潘禮德:電影節方面當然不會介入我們評委的工作,也沒有明確的標準,制定標準,這已經就是專制制度了。評委十分自由,並沒有明確的標準。當然,電影並不僅僅是一種形式藝術,還必須有內容,如果形式很好,但是內容沒有意思的話,也不可能獲獎。如果只有內容而形式不完美的話,也同樣不會贏得好評,所以,我們必須關注影片的所有方面。了解導演的個性,他的影片的創作意圖是否誠實,為什麼他要拍導演?其實拍電影並不比做一個可口的飯菜給別人更重要,為什麼不做一個蛋糕或者別的東西,而一定要拍電影呢?在所有的工作中,都應該讓自己喜歡,並且,將自己所喜歡的,將自己的世界觀與大家分享。這就是我們試圖發現並且要鼎力支持的。

法廣: 當然我最想問您的問題是在您看過的中國影片中最喜歡哪一部,但是,我知道您並沒有這個權力,您是否可以談談您對中國電影的總的看法?

潘禮德:原則上來講,我們沒有權力對中國電影或者對別的國家的電影做任何評論,因為只要一說到中國電影或者別的電影,我們就會表達一種觀點,如果我說,我比較喜歡博格曼的影片,那麼,人們就會想象我會喜歡更加喜歡什麼類型的電影。所以,我沒有權力做任何評論。我喜歡所有的影片,我尊重所有的導演,但是,我們最終必須做出選擇,必須挑選出一部電影,這就是電影節給我們強加的條件,我們只能夠挑選一部影片,即使有時我們同時喜歡兩部影片,我們也不可能將獎項授予兩部影片。

法廣:您拍攝了多篇有關柬埔寨的歷史影片,我們知道柬埔寨與中國歷史上關係緊密,您如何看待兩國之間關係的演變?

潘禮德:中國是一個大國,中國到處都是,無所不在,我覺得在中國對我的關係上能夠優先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平等合作關係,而不是一個國家左右另一個國家。如果中國作為一個亞洲大國能夠加強保護亞洲的豐富多彩的地方文化的話,那就太好了。而到目前為止,國家之間的合作似乎僅僅停留在經濟層面以及地緣政治影響場面,而我認為這十分可悲。因為我認為亞洲文化源遠流長,豐富多彩,但是外界卻對這些並不十分了解。但是我們對這些了解得太少。我認為不應該對電影或者別的藝術懷有戒心,因為藝術並不是威脅,只是人們表達自我的一種方式,我們不可能禁止人們代表他們的思想。不可能禁止人們用畫面來表達,我期待人們能夠認真地認識藝術家的地位。我認為沒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可以完全忽略藝術創作,一個強大的國家也應該是一個文化大國,如果我們將文化作為消費品,那麼,這就不可能長久,只會曇花一現,而文化,應該是一種深入的基層,文化是一種身份,是一種世界觀,而不僅僅是商品。

法廣:您游離與專制體制與自由世界之間,您認為什麼樣的環境更加有利於藝術創作?

潘禮德:我認為不可能禁止藝術家表達自己,如果您禁止他畫畫,他會去攝影 ,如果禁止他攝影,他會去做音樂,或者做別的。不應該害怕藝術家。害怕藝術家,這實在令人擔憂。在所有的社會,如果我們開始焚燒書籍,那就說明這個社會有問題,無論是納粹時期還是柬埔寨紅色高棉時期,都是如此。當然,我不想多談政治,但是一個受尊重的國家應該是一個文化豐富多彩的國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