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美國全面封堵下華為要自主困難重重 缺乏主幹枝葉難成大樹

音頻 05:06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宣稱:華為或可成為美中貿易協議的一部分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宣稱:華為或可成為美中貿易協議的一部分 DR網絡圖片

自美中經貿糾紛至今仍未得到經兩國政府同意的協議性共識解決,隨着美國特朗普政府近期針對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實施在美國國內和全球生產及發展的系列限制措施以來,有聲音稱兩國之間的貿易戰在實質上已上升到科技層面,甚至會觸及資源等其他領域。特別是針對華為事件,在美國商務部的一聲令下,越來越多的國際行業巨頭及相關標準制定機構正在暫停或排除與華為的繼續合作。

廣告

華為方面則相繼宣布,應對美方壓力該公司不但將啟用,用於生產智能手機等“備用芯片”,還正在計畫推出和發布屬於自己的操作系統。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由於全球科技產業在過去數十年來分工協作生產體系確立明顯,任何行業的巨頭最多能達到對自己領域或其他數額有限領域的領先,而在產品生產及研發技術高度分化和重疊的前提下,產業鏈中任何一方也難以撐起對所有相關技術的研發生產,上下游產品的完全自主。因此,如若美中經貿衝突不能得到解決,科技戰繼續蔓延,如若美國擴大制裁,包括華為在內的其他中國高精尖科技企業的前景,特別是在海外的推廣和發展將絕不容樂觀。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本月簽署行政命令,以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的方式,不點名地將華為列入美方行政管理權直接掌控的對象。此外,美國商務部還將華為及其位於26個國家的68個附屬公司列入“實體名單”,要求任何向華為出售產品的美國公司必須獲得許可特批。

而包括高通(Qualcomm)、英特爾(Intel)和博通(Broadcom)在內的美國公司都向華為提供芯片,以及用於智能手機和電信設備的其他專業配件。除了在生產產品所需芯片等配件遭受美方出口限制之外,同樣根據這一決定,華為之前參與的相關業界標準機構會員地位,及幫助華為提供集成生產和華為手機所依賴的谷歌安卓操作系統,軟硬件,及智能手機操作系統均受到美國政府的限制影響,可以說華盛頓此舉對華為的制裁是全面性的,且極具威脅。報道顯示,在全球範圍內負責設定無線技術標準,推行Wi-Fi產品的兼容認證與商標授權工作的Wi-Fi聯盟最新通過發言人聲明稱,“該組織已暫停華為公司參與(美國商務部)命令中所涵蓋的Wi-Fi聯盟活動”。而便攜設備數據儲存裝置SD卡的標準制定組織,SD協會(The SD Association),也已將華為從該組織的成員名單上“消失”。

同樣出項類似情況的還包括制訂半導體產品標準的組織JEDEC。JEDEC於近日發表聲明稱,華為自願退出了這一擁有高通、賽靈思、三星、SK海力士、東芝等其他成員組織的會員身份,直到美國政府施加的限制解除為止。分析人士指出,如若美國繼續保持對華為的全面限制,華為在這些國際技術標準設立機構的會員身份也仍將暫停。這將意味着華為將被迫在未來西方同業者,設定相關標準的過程中被排除在外。雖然華為仍然可以使用目前Wi-Fi和SD卡的相關技術,但一旦禁令被長期執行下去,華為將面臨與涉及技術和產品西方同業者被分割的局面。此外,作為目前智能手機的主要操作系統,自美國商務部發表華為限制聲明後,谷歌公司已經停止與華為公司的商業往來,包括需要硬件和軟件轉讓與提供技術服務的商業,但可以通過公開資源獲取的服務除外。報道稱,這將對華為在海外智能手機市場的發展和推廣帶來巨大影響,因為華為手機面臨無法獲得安卓(Android)操作系統的更新;而華為使用安卓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也無法享受由谷歌推出,備受歡迎的Google Play 商店、 Gmail 電郵、YouTube視頻以及Chrome瀏覽器等App服務。

不光手機製造、操作系統的應用和升級,就連華為產品的集成和生產同樣受到美國禁令的影響。據《日本經濟新聞》周六最新報道介紹,華為最大的智能手機集成商、美國在華大型製造企業偉創力(Flex Ltd)現已響應美國政府禁令,停止向華為生產零部件。而華為很大部分的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訂單都是交給偉創力,公司去年營收有24.3億元人民幣來自華為。偉創力隨後對此報道加以證實,但提出已恢復不在美方禁令涉及範圍內的“大部分”華為產品供貨。那麼美國此次針對華為的圍剿將給華為的發展帶來如何影響 ? 據富邦研究和戰略分析公司的數據顯示,如果美國的禁令持續下去,作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製造商的華為,2019年智能手機出貨量的減少幅度將在4%至24%之間。當然,這只是對於華為禁令的短期業績預估,而對於該公司目前從事業務變化的影響則可能更為深刻。面對美方全面性的封堵壓力,華為也在近日不斷透露出將啟用備胎芯片,及預計推出自主操作系統等應對方案。

5月17日,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發布致員工信稱,為了兌現公司對於客戶持續服務的承諾,華為保密櫃里的備胎芯片“全部轉正”,並稱“這是歷史的選擇”。而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也在本周一通過微信群透露了,面對與谷歌合作的停止,“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華為自己的OS操作系統將可能面市”。他並提出,華為計畫推出的OS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統一成一個操作系統。余承東稱,值得一提的是,華為的OS還兼容全部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那麼如此看來,對可能面臨的美方制裁早有準備的華為是否能長期挺住美國政府壓力?對此,一些業內人士則分析稱,事實真相或卻仍不容樂觀。

這並不是在質疑華為堅決自主的決心和能力,而是要歸根於在過去數十年中,全球科技產業是在由西方領銜的科學技術環境下,在全球化分工協作體繫上建立和發展的。單舉芯片為例,芯片製造包括指令集架構和其他設計 IP 專利,測試設備和工具等。這些都需要國外廠商的授權和許可證。果不其然,在海思剛宣布芯片“備胎轉正”不久後,英國廣播公司周四報道稱,其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孫正義軟銀旗下的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已經告訴員工,必須暫停與華為及其芯片公司海思的一切業務往來。報道稱,ARM本身雖然並不製造計算機芯片,但ARM在芯片界鼎鼎大名的ARM架構,則是當前全球大多數移動設備芯片的基礎。華為旗下海思設計的許多芯片都是使用ARM的基礎技術製造的,並需要為此支付專利許可費用。這一消息則意味着,海思所謂的“備胎轉正”計畫也將受到美國禁令的衝擊。

這還未提及華為等世界主要智能手機廠商所賴用的谷歌安卓操作系統,過去包括三星電子在內的多家手機製造商,都曾投入巨資開發代替安卓的操作系統,但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了。因此,現如今在美國針對華為全面限制仍在發酵的情況下,想要讓華為一家做到對所有芯片、軟件、操作系統的全部自主研發併產業化,且在短期內不但要保持企業的繼續生產,還要追趕過去數十年中,人類共同取得的相關領域智慧結晶和量產推廣經驗,這顯然是一項近乎無法完成的任務。除了全球產業鏈在過去被長期分工協作外,中國不重視基礎科學的發展同樣也被專家屢屢提及。中國科學院院士袁亞湘近日在參加會議上指出,中國與科技強國之間仍有很大差距,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對技術的重視遠大於對科學的重視。他的這一觀點也得到中國科學院院士王貽芳的贊同。王貽芳則向媒體強調稱,“我們(雖然)無法說出某個方程、某個定律有什麼具體的用途,但是整個科學體系是自洽的,基礎研究就像蓋房子所需的一塊塊磚頭,雖然你不知道某一塊磚有什麼用,但如果把這塊磚抽掉,房子就會坍塌。”

他表示,“所以從根本上來說,科學應該是主幹,技術是主幹上發展出來的枝葉,沒有科學只去做技術,最終可能什麼也得不到。”王貽芳稱,“基礎科學具有規律性,需要經過幾代、十幾代甚至幾十代人的共同努力,我們要遵循其發展規律。”他還總結道,“所有的技術發明和科學成果,最先發現的人肯定是有一定的優勢。如果只是享受別人的成果,那你就是一個‘土豪’,既不能得到大家尊重,也不會很好地掌握知識,也很容易就被別人逐出圈外,奪走財富。而掌握了最前沿的基礎科學知識,自然就會有最前沿的技術,從而成為引領全球科技發展的大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