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可惜任正非 這番話應該說給誰聽

2015年10月21日,任正非陪同習近平參觀華為倫敦辦公室。
2015年10月21日,任正非陪同習近平參觀華為倫敦辦公室。 路透社

華為遭美國全面封殺,谷歌、ARM紛紛宣布將不再與其合作,陷入困境之際,創始人任正非5月21日接受中國媒體集體採訪。採訪實錄公布後,連日來在中國網絡持續發酵,整體反映不錯。甚至有不少人替任正非“受牽累”感到惋惜,這是為什麼呢?

廣告

任正非講話中有這樣的內容:中國科技與美國差距巨大,其深度和廣度都值得好好學習;中國應該調整政策,擁抱這個世界;千萬不要煽動民粹主義情緒,民粹主義是害國的。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國家未來的前途在開放;中國將來和美國競爭,唯有提高教育。在旅法學者張倫教授看來,任正非講話確實跟官方的基調南轅北轍,也  有人懷疑他這是在唱雙簧,也許是,也許不是,如果不是,那就更顯示出任正非的見識。張倫表示:“我的遺憾是,為什麼整個中國不能顯出這樣一種水準、這樣一種胸懷呢?如果中國的領導人也能展示出這樣一種姿態出來,我相信今天的貿易戰不會打到這種地步,我相信華為今天也不會這樣受累。覆巢之下無完卵,城門失火殃及魚池”。

張倫對本台表示,這些正面的評論其實反映了許多人的一些心理,一方面希望中國能夠繼續維持改革開放, 另一方面通過讚揚任正非的這種比較理性、比較有世界眼光的聲音,表示對習近平主政產生的亂象的不滿,對他的治國無方,處理國際事務失策的不滿。還有一種原因就是中國國內一些人對官方現在採取這種義和團方式鼓動民族主義、鼓動民粹、鼓動反美反西方做法的一個拒斥。

但張倫認為,不管任正非怎麼展示他的理性,由於國策如此,制度如此,最後怎麼也無法解開這個死結。

有網民開玩笑,既然富士康老闆郭台銘出面競選台灣總統,能不能請任總也出來競選中國大陸總統呢?可惜中國沒有這樣一個開放的政治體制,那隻能令人扼腕了。

 張倫認為,任正非過去很低調,現在不斷出來公關,不斷向西方喊話。解鈴還需系鈴人,他最該喊話的,最該呼籲的是誰呢?是中共,是習近平。他應該去呼籲習近平,呼籲中國邁開新的步伐,開放體制,給世界展示一個真正的全新開放的形象,而不是繼續維持封閉的一黨獨裁的壓制人權的形象。如果是那樣一個開放的體制,即使商業糾紛,利益衝突仍然存在,但不會出現美國這樣以一個國家的方式來下狠手,來阻擋華為這樣一種現象。我們只能替華為和任正非遺憾了,但是你不可能想象,美國怎麼會允許華為這樣一個戰略性的攸關信息生死存亡的企業能夠這樣發展下去,最後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利益。

分析人士胡少江評論,在網絡控制嚴格的中國,沒有最高宣傳當局同意, 發表這樣一種訪談是不可能的,顯然這個採訪時華為的一次公關能力,也是中國官方的大文宣的一部分,但最後不見得給中共當局帶來所希望的效果。他認為,網上出現的幾乎一邊倒的對任正非講話的正面評價,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在視野、知識、氣度、能力等各個方面都高於中國的執政者,在沒有網絡自由的今天,人們不過是在借讚揚任正非來批評當局。他還認為,從任正非講話中更多看到的是他對最高領導人和高層決策制定者直率的規勸和批評,也有對執政黨控制的輿論導向的強烈不滿。

美國指責華為的最大問題就是它與中國政府合作,提供情報。張倫看來,華為的遭遇應同中國的問題聯繫起來看。華為的崛起是中國40年改革的成果,但是中國的改革只是經濟層面的,而在政治制度上沒有任何重大進展,因此在中國強勢崛起的同時,引發整個世界對中國的懷疑。且不講華為本身到底跟中國官方有無關係,任何一個對中國這種體制有比較深刻體驗的話,你都不能相信華為會像蘋果集團那樣,敢於拒絕美國政府要求交出一些密碼的要求。我們很懷疑華為有這樣的能力抵抗中國政府,因此不管華為如何解釋,也沒辦法抵消西方世界在5G這個攸關國家戰略安全問題上對華為表示出的懷疑。對此,胡少江也指出,“任正非曾經說過他能夠拒絕中國政府的不良指令,我不認為華為能夠做得到,也不認為任正非做得到。”

“任正非可能是一個出色的企業家,但可惜生在帝王家,生在中國,這個時代給了他一個機會,在邁向更高層次的時候,可惜受累於這樣一個現行體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