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歐洲議會選舉之後

法國政壇新格局 馬克龍與勒龐對陣 左右大黨匿蹤

極右翼瑪琳娜.勒龐領導的國民聯盟領先馬克龍總統的前進黨不到一個點,但是領先。
極右翼瑪琳娜.勒龐領導的國民聯盟領先馬克龍總統的前進黨不到一個點,但是領先。 路透社

馬克龍2017年以差不多“政治素人”的身份,左右通吃,打破傳統大黨枷鎖,擊敗進入第二輪極右翼“國陣”現今改名為國民聯盟的瑪琳娜.勒龐,成為第五共和國最年輕總統。那時大選開闢的政治格局本次歐洲議會選舉後再現:傳統左右對峙讓位於馬克龍與勒龐交鋒。

廣告

歐洲議會選舉結束後,法國極右翼國民聯盟得票率23.31%,得到23席,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前進黨得票率22.41%,也得到23席,法國的政治格局發生了什麼變化?法國一些媒體認為:2017年總統大選後左派主要力量社會黨碎末化的趨勢繼續加重,而另一重要的大黨右翼共和黨本次選舉以8%的糟糕成績意外掉進了地獄。前進黨雖然沒有打敗極右翼,但護住了基本盤,保存了吸引力,可以繼續馬克龍總統所希望的政治重組進程。

但是,在法國世界報看來,無需質疑,周日這場選舉的結果再明顯不過,一場深刻的政治重組正在法國發生。它既涉及佔主宰地位的是三大重要挑戰,包括身份認同危機、社會危機和環保危機,同時也涉及政黨結構變化,“舊世界”在崩潰,“新世紀”浮出地平線,每次的選舉都產生強度不同的地震。

本次選舉是法國總統馬克龍五年任期遭遇的第一場選舉,這場歐洲選舉在法國產生了三個意想不到的結果:首先是投票率,遠遠超過預測。儘管競選活動開始的很晚,投入競選的政客並沒有做多少動員,歐盟的議題毫無疑問仍然引發著公民的無盡興趣。

對於目前階段人們感興趣的諸如環保、購買力以及移民問題,歐盟層面的干預似乎顯得更為有力,儘管公民們讚賞或者反對歐盟的行動。在法國,全球化意識開始覺醒,儘管很晚。

第二個意外是在普遍懷疑政治的大背景下親歐盟力量的長足挺進。至少比疑歐派領先四個百分點。法國歐洲綠黨的茁壯顯然有所貢獻。這個黨的領導人雅達特,是本次選舉產生的第三個意外,他並不僅僅限於高舉綠色旗幟,儘管綠色已成為青少年關心的首要問題,他表現出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親歐洲派,在這一點上,毫無疑問未來將給馬克龍反對民族主義的努力提供某種助力。

法國政治對壘,自從上次總統選舉以來不但沒有淡化,反而在正在結構化。這一對壘由上次總統大選的兩位決戰者馬克龍與勒龐再次點燃。傳統大黨右翼共和黨加上上次大選後幾近崩潰的社會黨,兩黨的得票率加在一起不過15%,這意味着,他們在法國政壇失去了份量!眾所周知,自從總統大選伊朗,前總統密特朗的社會黨陷於崩潰,這一次,是右派遭受餘震。星期天,共和黨如同被推下地獄,該黨自由主義一翼被馬克龍蠶食,主權派一翼遭勒龐吸納。

國民聯盟主席是這場大選的贏家,更重要的是,她把去冬以來的社會憤怒的情緒收攏在自己一方,借力打力,這種憤怒的情緒卻使梅郎雄的不屈服的法國邊緣化。在世界報看來,勒龐仍然沒有戰敗馬克龍,當選總統兩年之後,馬克龍繼續對抗極右翼的堡壘。也許,對馬克龍而言,未來的威脅可能來自浴火重生的綠黨,目前尚無法知道,這個黨的領袖雅達特準備做什麼,到底是紮根於左派的力量或者是“既不左派又不右派”如其競選時口口聲聲所言。

在世界報看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前綠色和平組織發言人明白,一頁已經翻過去了。政治再也不能像從前那樣通過黨的機器運作。而是要尋找非政府組織,尋找民間社會,從而建構一個可輪替的計畫。這可能就是這場選舉的最大的教訓,前途屬於那些敢於創造創新的人,其他的將統統消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