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美國人讀不懂“中華文明”

音頻 04:57
中美關係
中美關係 網絡照片 DR

4月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金里奇( Newt Gingrich)在新成立的“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會議上發表演講,指出:“美中之間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自此,“文明的較量”或者“文明的衝突”,便成為美國政、學兩界熱議的話題。但在美國,真正能夠正確解讀美中“文明的衝突”的人並不多,多數美國人讀不懂什麼是“中華文明”。

廣告

美國的學界人士,沒有走出《文明的衝突》一書的作者、已故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1993年的思維,認為“文明的衝突”是“種族的衝突”;或者沒有走出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斯底德的“修斯底德陷阱”論,認為“文明的衝突”是新興大國挑戰已經存在的大國,爭奪世界霸權的衝突。

政界的認知顯然超越了學界。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4日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講,和今年以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參議員盧比奧在多個場合的講話,都對美中“文明的衝突”有清晰的解讀。而對他們的解讀做了一番概括的,則是國務院政策規畫事務主任斯金納女士(Kiron Skinner),4月29日斯金納在“美國未來安全論壇”上發表講話,她說:中國與美國的競爭,不僅局限於雙方的國家利益,也存在於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等更為廣泛的領域;中國現在的意識形態和文明結構,與西方世界所認知的完全不同;這種“文明的衝突”,對美國甚至西方將具有更大的威脅。

那麼,對西方文明造成巨大威脅的“中華文明”到底是什麼呢?當然不是從地底下挖掘出來的諸如殷墟文明、三星堆文明這些。人們認為最能代表“中華文明”的是發端於公元前500年春秋戰國時期的孔子學說。中共十幾年前開啟的向西方滲透和侵襲的“大外宣”,其主要項目之一便是到世界各國大量開辦“孔子學院”,可見中共向來將孔學作為“中華文明”的一張名片。但孔學到了中共建政以後的70年,早就不是以往2000多年的孔學,它已經被中共的意識形態深度異化,異化成了“中共特色”的孔學。被中共意識形態深度異化的孔學,就是現代的“中華文明”。

在現代“中華文明”下,中共政權和擁戴中共政權的中國人,成為當今世界比伊斯蘭極端主義更加野蠻和邪惡的力量,向西方世界滲透和侵襲。遍布美國各州的孔子學院,在教美國人學漢字、講漢語和“君臣父子”的儒家教義同時,又教美國人唱京劇《紅燈記》和彭麗媛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孔子學院的終極目標,是在美國人中培養出現代“中華文明”的代言者和中共的代理人。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15日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說,真正的文明之間不應也不會發生衝突對抗,自認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並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的認知和做法是愚蠢和災難性的。習近平所說與他所做恰恰相反,現代“中華文明”不但將西方文明一律拒於國門之外,並且一天也沒有打消取代西方文明的企圖。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揭露的大量事實表明,現代“中華文明”對美國的滲透和侵襲,已到了觸目驚心年的地步。

中共政權與美國開展文明的較量,十幾年來節節勝利,並得到被洗了腦的美國華人的配合和眾多美國主流人士的支持,而美國政界和學界卻長期懵然不知。如果不是特朗普總統發動美中貿易戰,美國至今仍處於幫助中國“大國崛起”、然後任其掠奪美國的財富、和以現代“中華文明”摧毀西方文明的愚昧之中。即使美中貿易戰從經濟領域打到了人權和意識形態領域,許多美國人、包括那些大牌學者,還是讀不懂現代“中華文明”為何物。正如金里奇所說:美國現在的問題是“還沒有醒來,不清楚問題是什麼,也不清楚應對的規模有多大”;“美國到現在沒有形成政治基礎來應對中國”。所以金里奇又說:“美國正在失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