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音頻 12:20
第九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科隆國際研討會
第九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科隆國際研討會 獨立中文筆會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廣告

法廣: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第九屆研討會於5月22日結束。與歷屆會議相比,本次會議有着怎樣的不同之處?

廖天琪:「論壇」和海外的民運,95%以上的參與者都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留學生、異議份子和避難者。他們的思維甚至行為方式都帶著以往所受到教育的影響。早期民運是不願、也不敢碰「台灣」甚至「民族」議題的。比如說,據說台灣、西藏、法輪功是三大塊敏感區,這比批評中共貪腐、沒法治、人權等都為忌諱。

我們這次的研討會恰恰是以這兩個主題為中心進行討論切磋。此外我們有從台灣來的學者和德國學界、新聞界的專業人士參加會議,更有各個不同民族具有代表性色彩的人士發表專題論述,因此這次會議的多元性和深入性超出以往的幾次會議。

法廣:會議主題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為什麼會在如今被提上桌面?

廖天琪:我們認為,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最近一段時間愈加尖銳化了。首先香港正面臨法治被破壞,人權被侵犯,新聞被壓制的窘境。比如近期在醞釀修改引進的《逃犯條例》、《引渡條例》、煽惑、串謀及未遂罪的法律,都是將中國的法律強加在香港原來比較良好的英格蘭法律之上,要將“一國兩制”顛覆的前奏。這讓我們感到非常地擔憂。國際上的媒體也有很多報道。最近還有兩位(參與)香港雨傘運動的年輕人,因為受到政治迫害,到了德國。德國政府給了他們避難的身份,接受他們作為政治難民。

至於台灣,大家都知道,年初習近平的新年講話中,蠻橫的表態“不放棄使用武力”來對付台灣,已經引起國際上的較為強烈的反應。近些時以來,中國對台灣文攻武赫不斷,其實在新聞滲透和心裡戰術上老早已經對台灣動手了,很多年以來就已經是這樣了。並且他們用所謂“惠台”的手段,將台灣的青年人和專業人材都招攬到大陸去,這是釜底抽薪的陰狠招數。台灣問題必須要提到國際的高度來討論,絕對不可當作海峽兩岸的“自家事”來迷惑世人。所以這次我們把香港和台灣問題放在比較重要的議事日程上。

至於民族問題更是急迫。也許我在後面會比較詳盡地陳述。

法廣:本次會議提出“台灣不是‘問題’,而是‘答案’”的觀點,請具體解釋一下其中的含義?

廖天琪:“台灣不是‘問題’,而是‘答案’”,這聽起來很有趣。是這樣的,台灣駐德國代表處的謝志偉博士是一位學而優則仕的學者型外交官。他才思敏捷,妙語如珠,曾經留學德國獲得日耳曼學博士學位。他對歐洲的政治文化十分熟悉,他認為,台灣已經是可以跟歐洲的民主自由制度相比的國家,因為不僅人權、法治有保障,台灣社會的公平公正,人民的醫療健康養老福利都躋身在世界的民主和富裕國家的行列里。大陸在這方面還遠遠落後於台灣,別說沒有自由選舉,沒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連宗教信仰也被干預。最近幾年還推行了社會保障卡制度,對每個人是否付稅、是否犯規、是否有一些不好的記錄如:是否發表過什麼言論,都會要打點數的。如果保障卡上紀錄的點數不夠,別說出國,連買張飛機票都有困難。

按照英國《經濟學人》調查世界167個國家,從“民主指數”上看,2018年台灣排名第32,屬於享有部分民主的國家; 而中國排名130,是標準的專制國家,北朝鮮敬陪末座,排名第167。那麼台灣人有什麼理由放棄自己的獨立自主和繁榮富裕去跟一個專制獨裁的國家成為一家人呢。中國常常提出要解決台灣問題,因此,謝志偉大使說,台灣“不是問題,是答案”的意義就在此。台灣的問題是中國大陸,沒有中國的威脅霸凌,台灣就是海角壹樂園。中國若向台灣學習,政治上能達到台灣自由民主的水平,許多問題都會和平地迎刃而解了。

法廣:中國的民族問題也是本屆會議關注的焦點議題之一。中國各民族的境況如何?什麼原因導致民族矛盾深化。

廖天琪:北京政府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關押了上百萬的維吾爾族,對他們進行洗腦,文化清洗,宗教壓迫,這已經引起全世界的“眾怒”。不論是個別的民主國家還是聯合國、歐盟這些國際組織都高度重視這個問題,並且要求北京政府立即解散這種“集中營”,放棄種族主義的歧視。這是一方面,就是維吾族人、還有包括哈薩克斯坦人,目前特別受到這種壓制、迫害。另外西藏人愛戴的達賴喇嘛流亡印度60載,有家歸不得;藏人對此非常傷心、非常彷徨。對他們而言,達賴喇嘛就像基督教里的上帝一樣。是他們最崇拜、最崇敬的神明。這個神明離開自己的家國故園、流亡在外,是他們無法忍受的。再說蒙古,蒙古地區被漢人移民政策衝擊,蒙古人在自己家鄉變成了少數民族。這也是讓蒙古人不能夠忍受的一種狀況。

其實,原本中國並沒有什麼嚴重的民族問題,連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那樣內憂外患的時代,都沒有出現過緊張的局面,並沒有什麼民族問題出現。但是中共執政以來,錯誤的民族政策,製造了民族仇恨、離間了民族之間的情感,形成各個民族的不滿和對抗情緒。

事實上,保護、寬容、理解、相互尊重、平等互惠才是解決民族問題的合理方式。中共的手段都跟這些原則背道而馳,所以矛盾加深,衝突不斷。本次會議中,一個與會組織-“受脅迫民族協會”(Society for the Threatened Peoples)的主任徳利烏斯Ulrich Delius就提出民主國家如瑞士、瑞典、芬蘭、加拿大都有民族問題,但是他們能夠融洽和平地處理,根本沒有任何仇恨和衝突。那麼中國能否也做到呢?我想中國也能做到。前題自然是中國應當成為一個民主制度的國家,那麼不同民族不但不構成問題,反而更能夠豐富中華文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