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新社:北京用高科技監控取代坦克維穩

音頻 06:27
北京異議人士胡佳,2014年10月28日。
北京異議人士胡佳,2014年10月28日。 網絡DR

六四天安門事件紀念日臨近,中國當局進一步加強對所有與六四直接或者間接有關的人士的監控,法新社周四發自北京的報道指出,三十年後,雖然天安門廣場已經沒有坦克,但是,現代高科技,視頻監督儀以及網絡監控成為當局維穩的新手段。

廣告

報道指出,2016年中國全國安裝的視頻監督儀的總數已經超過了1億七千萬,當局計畫在2022年將這個數字增加至27億,也就是三年之後,每個中國人將受到兩台視頻儀的監督。

難怪有異議人士向法新社表示,今天已經很難組織類似三十年前的示威活動了。一位假疫苗受害者家長向法新社表示,他每次離開家鄉都必須向警察通報,他說,就連假疫苗這樣具體的社會事件都不能說,又怎麼能夠要求更多的變革?

每年的六四前夕,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都會受到加倍的監控,居住在北京的天安門母親,以及著名異議人士胡佳等都不得不離開北京,今年的狀況如何?我們有幸電話連線到今天剛剛離開北京的胡佳。

法廣:您今天在什麼地方?

胡佳:今天是我必須離開北京的最後一天,今天一早就和他們一起離開北京,現在在秦皇島。正在酒店辦手續。

法廣: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三十周年,同往年相對比異議人士是否被監控得更加嚴厲?

胡佳:其實我覺得習近平執政以來,在這方面的準備工作已經做得很充分了。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也就是六四事件二十四周年的時候,我曾經被送到廣東,而且連我父母都一起被送走。到了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的時候,我是從1月17日也就是趙紫陽去世的日子一直到六月四日整整被監控了五個多月,今年到也沒有採取什麼更加嚴厲的措施。因為他們這麼多年來已經做了許多,二十五周年的時候,就把浦志強他們這些最重要的試圖祭奠的人都抓了,浦志強還甚至被判刑了。所以這些其實都已經是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所以,評心而論,我不能說今年的手段更加極端,二十五周年的時候,我根本就不能出家門,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們放鬆了監控,而是他們因為他們用技術偵查手段等使用各方面的手段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在過去的幾年中,所有因六四事件發表言論,在廣場附近舉牌子,參加活動的人都被打壓了,都被關進看守所了。除了齊志勇之外,齊志勇有尿毒症,必須每隔一天去醫院檢測,但是,他也已經失連多天。他不能離開北京。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老師也已離開北京,其他人都失連。政府這麼多年來做得準備工作已經非常到位,他們分辨得十分清楚,哪些與六四有關,哪些雖然是維權人士,但是與六四沒有很大的關係。他們只會受到警告,不要接受媒體採訪等等,但只要是與六四有直接或者間接關係的人,一個也不會漏掉。

法廣:法新社今天評論說,當年天安門廣場的坦克與今天監督民眾的視頻監督儀是異曲同工。您怎麼看?

胡佳: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過象習近平執政的六年期間,在一個國家,針對某些人口累積如此大規模的監控手段,這些高科技技術,人臉識別這些技術世界各國都有,但是它在中國被運用的最廣泛,最普遍,最深入,它首先並不是為公共安全服務,而是為政治安全服務,政治安全首先對抗的是街頭行動,廣場政治,是人民。雖然憲法里說人民是有言論自由的,是有遊行示威的自由的,但是如果你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公正,自由,民主,這些詞用A4紙打出來,不要說是站在北京街頭,就是在中國其他別的地方的街頭,如果說在一刻鐘之後,你還沒有被抓走,那你就是十分幸運的了。中國公民從一出生就被剝奪了政治權利,包括言論表達自由權,信仰自由權等等所有的政治權利。天安門廣場,包括北京其他的所謂敏感地帶現在全都是這樣,天安門目前正在整修,這是為七十周年大慶服務,其實同時也是為了避免民眾在六四三十周年前後接近廣場。

感謝胡佳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