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觀察中國

“文明衝突論” 反而有助北京目前推動的強國戰略

音頻 05:06
把中美關係定性為“文明衝突”,是近期觀察中國問題的焦點之一
把中美關係定性為“文明衝突”,是近期觀察中國問題的焦點之一 圖片來源:路透社/Jason Lee/Illustration/File Photo

把中美關係定性為“文明衝突”,是近期觀察中國問題的焦點之一,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議題的分析評論。

廣告

台灣《旺報》的社論稱:“‘文明的衝突’是特朗普政府繼白宮2018年《戰略安全報告》、《國防戰略摘要》、《核武態勢報告》三份報告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與‘修正主義強權’,以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柯茨在《世界威脅評估報告》直指中國是‘意識形態敵人’之後,進一步將中國描述為文明衝突的主要對手。”“哈佛大學已故教授杭廷頓1992年提出‘文明的衝突’理論,只是一項學術假設,認為蘇聯崩解、冷戰結束以後,世界和平不會因此到來。他認為中國遲早會趁勢而起,並挑戰美國領導的西方勢力。在杭廷頓的全球格局中,中國將聯合伊朗、巴基斯坦、朝鮮,可能的話,也會和越南進行更緊密的合作。這正是杭廷頓所擔心的,一旦中國與周邊國家的東亞文明及伊斯蘭文明進行進一步的結合,將會對美國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一方面他們文明的根源並非來自西方,另一方面他們在核擴散、威權體制及反西方價值體繫上有共同的利益與極大的相似性。”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川普政府基於民意的廣泛共識,把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者,並認定與中國的競爭將長期且艱巨,這毋庸質疑。但‘文明衝突論’並不能幫助美國在與中國競爭中獲勝,反而有助北京目前推動的強國戰略。冷戰時期,美國一直用人權、民主等普世價值和意識形態來區分敵友,反制專制政權,前蘇聯因此解體。中共政府正由於把中西方文明的差異和國情不同當擋箭牌,才在經濟不斷開放的同時,不致被西方文明‘和平演變’。長期以來,北京當局都拒絕政治體制改革,並把異議人士投入監獄,理由都是西方民主、自由和個人權利概念,只適用於西方文明,不適合中國獨特國情。美國如把美中較量定位為‘文明衝突’,正好支持中共當權者說詞,幫他們在中國人民和民主世界之間築起一道‘文明之牆’。”“另一方面,美中‘文明衝突論’從地緣政治上說,也十分危險,將正中中國下懷。事實上,北京當局一直在亞洲國家推行一種理念,即以東西方文明畫界線,強調亞洲各國家之間,相對於他們與美國,彼此文化更接近,國情、民情更相通,因此‘域外國家’的美國,應少插手亞洲事務,讓中國主導亞洲。北京在離間美國盟友、增強軍事力量以及讓周邊國家在經濟上更依賴中國,從而將美國逐出西太平洋的努力上,已取得不少成效。美國欲反制中國,恰恰應反其道而行,打破文明之間的藩籬,包括宣傳西半球國家和歐洲、亞洲國家都對中國專制崛起帶來的威脅感同身受。”

新加坡《聯合早報》的社論稱:“美國和中國目前貿易戰方酣,(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主任)斯金納近日突然拋出文明衝突和種族矛盾論,不免讓人懷疑,美方是要把文明衝突論當作貿易戰的武器使用,然而似乎並沒有充分考慮到這麼做最終所可能導致的可怕後果。美國與伊斯蘭世界之間的矛盾及戰禍,或許真的印證了亨廷頓的說法;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可說是印證了單向思維的危險性。根據亨廷頓的說法,冷戰後的世界矛盾將以不同文明之間的博弈為核心,博弈結果將改造全球地緣政治秩序。美國所面對的兩大對手將是伊斯蘭文明和中華文明。由於不同文明無法改變對方,所以博弈的性質將異於傳統的國際衝突。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或政府把一個學者的理論捧為真理,那麼東方和西方將永遠無法走到一塊兒,世界也將永無寧日。這就是單向思維的危險與可怕之處。以之作為貿易戰的武器,更是極度不負責任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