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港府大力推動《逃犯條例》修訂 相關爭議引市民、國際關注發酵

音頻 05:54
香港民眾4月28日抗議港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4月28日抗議港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圍繞着由香港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要求審議修訂現行《逃犯條例》的爭論在近日仍在繼續發酵。隨着立法會內支持修例的建制派和反對與陸方達成司法引渡合作的民主派抗爭不斷,這一事件也正在得到來自西方輿論和政府的強化聚焦。

廣告

繼歐盟與美國國會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動議,向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外交照會與國會議員聯署信後,英國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也與加拿大外長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在5月30日共同發表英加兩國聯合聲明,表達了對香港當局這一法律修訂努力的關注。此前,來自歐盟方面的表態曾招致中國外交部的嚴厲批評。這一原本圍繞着陸港多地的引渡修法動議,因為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的特殊地位正在使該問題上升到國際層面。香港保安局在今年初以一起發生於去年的,香港男子陳同佳在台灣殺害其女友藏匿後潛逃回港,由於香港與台灣未曾簽有引渡協議,致使該案司法程序複雜化為由,提出要重新審議並修訂香港現行的《逃犯條例》,以此允許香港政府以單次個案形式,處理來自中國大陸及台灣等地移交逃犯的請求。

但由於在“一國兩制”原則下,港府提出要以單次個案形式與其建立引渡關係的中國大陸和香港施行的是完全不同的司法系統,且兩地負責司法審理的法院,提出訴訟的檢察院與負責執法的政府之間的關係也各不相同,再加上香港民主派及商界擔心會因修法威脅到香港的人權和法治現狀,並進一步影響港內的經濟和經商環境,在立法院內外圍繞着《逃犯條例》修訂案一事的抗爭,正在演變成自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香港市內最為備受關注的一次政治抗爭。4月28日,有數萬名香港民眾上街向立法會進發,要求港府從立法會中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動議,他們還將《逃犯條例》比作是“送中條例”,高呼特首林正月娥“賣港”、“特首下台”等口號。活動組織者“民間人權陣線”稱,此次遊行有超過13萬人參加,而當地警方則表示最高峰時約有22800人參與,也是自“雨傘運動”以來港內最大規模的遊行。

但民眾的呼聲並未能阻止港府修法的動力,在《逃犯條例》被送到立法會進行審理後,民主和建制兩派議員於5月11日為了維護自己的觀點相互衝撞,甚至罕見的在立法會內進行了“全武行”。衝撞中,四名議員倒地受傷,其中新民主同盟議員範國威被擔架擡走,並被送去醫院接受救治,民建聯議員陳恆鑌的臂膀受傷被纏上了紗布。事後,民主派23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批評政府拒絕聆聽民意,以港人在台灣殺人後逃回香港的案子作為借口,在建制派護航下“硬推惡法”,並譴責建制派“非法成立另一法案委員會”,試圖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案。民主派誓言會根據議事規則全力抗爭,“阻擋保皇黨”通過惡法。但不久後各種跡象表明,民主派的譴責和動員也還是未能阻止港府修法的決心。曾多次出面為支持修法發聲,並否認修改《逃犯條例》是針對人權問題的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20日下午通過記者會宣布,已就《逃犯條例》修法直接送交立法會大會。

他表示,當局將不再走法案委員會的既有程序,致函內委會主席李慧瓊,提出6月12日在立法會大會上,對政府提交的《逃犯條例》修法議案二讀審議,然後訴諸表決。由於在本屆香港立法會共70個席位中,建制派佔有43席的絕對優勢,因此港府以加速大會審議,採取大會表決的方式力推修法,也引起了民主派和香港市民的進一步反彈。據分析人士介紹,香港各界當下對修法將帶來影響的擔心主要存在五大方面。它們是就香港司法獨立、人權保障、新聞自由、單獨關稅區地位保障和營商環境的擔心。就此,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曾在月初發表報告,指《逃犯條例》修訂將擴大北京對香港的影響力,稱會“對美國構成極大風險修訂一旦通過,有機會違反《美國 - 香港政策法》”。而該法案則是自香港回歸後,美國與港府維持特殊關係,在貿易、引渡、簽證和關稅等享有優於中國大陸待遇的保障。

而在香港司法界方面,此前被一直認為是親建制派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也在月初發表長達三萬字的英文學術探討文章,列舉多項理由反對港府提出的條例修訂方案。他提出修訂草案等同與陸方訂立全新的引渡形式,對逃犯權利保障卻低於現有法例。陳弘毅指出,在當下香港行政長官獨攬大權的情況下,將難以抗拒中央要求。此後,包括3名香港法官和12名具有影響力的商法、刑法律師代表也於29日聯合表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是對香港司法體系的一次重大挑戰。他們稱,一旦港府修法成功,商界、政界、外交界將會遇到越來越多的麻煩。這些香港法律界代表強調,在香港採用的英美普通法系下,只有在引渡目的國能夠保障公正審判、人道刑罰的前提下,才能進行引渡。而他們認為,中國內地的法律體系在這方面並不值得信賴。

另在香港的民間和教育界,截至周三傍晚已有來自超過200所市內各級別學校的校友,及在校教師參加了“反送中條例”的聯署。發起聯署的中學包括事件起源的,台灣殺人案死者潘曉穎的母校聖士提反書院的兩名現職教師和兩名校友。他們批評港府“假借公義之名強行修例”,也有來自林鄭月娥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的校友,共同發起聯署反對修法。國際方面,英加兩國政府在最新聲明中提出,將關注這一會影響到在香港居住的大量英國與加拿大公民、營商的信心,以及對香港的國際聲譽所帶來潛在影響的修法建議。聲明特別提到,有關的法律修訂建議可能會對《中英聯合聲明》所列明的權利和自由產生負面影響。聲明稱,更重要的是,香港的引渡安排需要符合“一國兩制”,並充分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聲明強調,香港政府應該提供時間考慮所有備選方案和保障措施。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31日周五記者會上回應稱,我們已多次重申,香港特區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既是為了解決現實個案,也是為了堵塞法律漏洞,目的是共同打擊犯罪,維護法治,避免香港成為避罪天堂。他強調,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都無權干預。此外面對不滿聲音,建制派議員在30日提出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修補”建議,包括將可移交罪行的最高刑罰年期由原版本的3年提高至7年或以上。這一提議被港府在短短幾個小時後便表態接受,並由李家超宣布官方的“修改”版本,內容幾乎全盤接收建制派議員於當天上午所提出的建議。針對,建制派議員與港府的這一“內部互動”,立法會民主派則譏諷為“扯貓尾”(指在事先互有默契下的演出)。他們還批評稱,建制派此番提出的修補內容只屬“小修小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