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香格里拉亞安對話:中美如何互動?

音頻 05:24

5月31日至6月2日,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亞洲安全對話會在新加坡舉行。中美貿易戰升級為科技戰,使中美關係不斷惡化的大背景,和中國自2011年以來首次派國防部長出席等因素,都使得該論壇受到各方關注。

廣告

論壇旨在加深亞太國家之間在安全防務領域的互信。在中國開始在南中國海大舉造島和軍事化行為並成為年度對話會的主要話題之後,北京很少再派高級官員出席對話會。

香格里拉亞洲安全對話從2002年第一次舉辦,其後每年六月上旬前後在新加坡市中心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故得名“香格里拉對話”。參與論壇的包括亞太地區28個國家的國防代表,軍方將領和政界人士。該論壇是由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主辦,新加坡國防部提供支持的地區安全多邊論壇。

儘管本次論壇吸引許多國家高級國防官員和資深防務專家的踴躍出席,創下參與規模的歷史記錄,但論壇主辦方和觀察人士們說,亞太地區國家並不希望看到美中兩國國防高層官員的出席激化彼此之間的緊張關係。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被安排在6月2日的會程上就中國在印太地區的角色發表主辦機構所稱的“令人期待的”講話,並接受現場提問。

美國國防部代理部長沙納漢是首次率隊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並在6月1日的會程中發言。沙納漢與魏鳳和在出席對話會期間計畫舉行雙邊非正式會談。這將是兩人作為兩國防長的首次面對面會談。

過去幾個月來不斷直言中國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和國際秩序的沙納漢在前往新加坡途中對隨行記者們說,應對中國威脅是他的首要戰略工作重點。但他與魏鳳和的會談時間不會很長,將討論兩國可以合作之處。至於那些他認為美國需要明確和坦率地討論的事情,雙方可以以後再談。沙納漢還說,他出席對話會主要是來聽別人怎麼說,並謀求增進盟友和夥伴關係。

美國之音分析認為:如此看來,美中兩國高級官員撕破臉、在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激戰的可能性不大。而此前有不少人擔心:美國和中國高級官員可能會展開一場公開的論戰,將原本緊張的美中關係升級。

一年半前,美中啟動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使得兩軍之間在高層互訪之外,有例行的聯繫。對於與美國軍方的合作,中國軍方從北京吹出了似乎較緩和正面的口風,5月30日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表示:當前中美兩軍關係總體保持穩定局面。雙方保持着正常的溝通和交流。不久前,兩國國防部第三次亞太安全對話在華盛頓成功舉行。下月初,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2019年第一次工作小組會將在青島舉行。下一步,雙方還有一些交流合作項目。

但在針對美國最近涉台問題上的動作和美國眾議院通過“台灣保證法”等問題,吳謙強烈表示,台灣問題事關中國核心利益和中國人民民族感情,不容任何外來干涉。美方最近頻繁打“台灣牌”,妄圖“以台制華”,完全是癡心妄想,是在“玩火”。

美國五角大樓5月2日發表2019年度《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認為:雖然中國停止了在南中國海的填海造島活動,但它繼續在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上實施軍事化,包括部署反艦、防空導彈系統。

美國軍方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將軍5月29日本周三在華府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舉行的美國安全與國防會議上指出:“在2016年秋天,習近平主席答應奧巴馬總統,他們不會在這些島上推動軍事化發展。然而,我們今天所見的是,有一萬尺的跑道、大量的彈藥儲存設備、導彈防禦能力的常規部署。”

鄧福德將軍認為:中國很明顯地已經違反承諾,但他呼籲各國集體行動,強調有必要執行國際法,但並非是軍事行動。他解釋說:“在我看來,南中國海並不是一堆亂石頭。在領土爭端之外,處於危險之中的是法制:是國際法、準則和標準。在我看來,如果我們忽視那些不遵守國際規則、準則和標準的做法,我們就是在設立新的標準。這個新標準要低於以前的標準。”

鄧福德將軍強調:“我並不是在建議作出軍事回應。在我看來,建立一個開放和自由的印太地區,這不僅是美國的願望,也是所有東盟國家的願望,必須要有一些措施,必須對那些破壞國際準則和標準的人採取一致的集體的行動。讓他們為自己的行動擔負負責,以便阻止他們未來的破壞行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