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鮑彤談六四(六): “說趙紫陽拋出鄧小平?李鵬早就把鄧拋出了”

音頻 16:11
趙紫陽生前最重要的助手,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秘書鮑彤先生
趙紫陽生前最重要的助手,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秘書鮑彤先生 網絡

聽眾朋友,30年前的6月3日夜間,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鎮壓,使用軍隊對付要求民主權力手無寸鐵的中國學生。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趙紫陽因為反對暴力鎮壓被剝奪權力,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先生更在這之前就被秘密逮捕,成為被關進秦城監獄的中共級別最高之人。30年後,鮑彤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回憶六四鎮壓前的中共高層內幕,今天播出採訪的最後一部分內容。

廣告

在上次節目中,鮑彤先生重點談了“鄧小平是鎮壓六四的最高統帥”的觀點,他說:整個“六四”是有預謀的,這個預謀者是鄧小平。是有領導的,這個鎮壓的領導者是鄧小平。是有計畫,長時期的計畫,這個計畫者是鄧小平。是有組織的,把幾十萬軍隊調到北京來,不可能是沒有組織的,這個組織者是鄧小平;可能楊尚昆是他的助手。所以“六四”是鄧小平決定的一個重大決策,他是這個重大決策的領導者,組織者,計畫者,實施者,最高統帥。

鮑彤先生還解釋了為什麼鄧小平退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後,仍然執掌中共決策人的地位的歷史由來。鄧小平親自對趙紫陽說:“全世界看中國穩定不穩定,就是看我穩定不穩定。”因此鮑彤先生曾經根據趙紫陽的要求,為中共13大一中全會起草了第一個決定,即“最重要的問題要由小平同志做決定”。趙紫陽擔任中共黨總書記期間,一直執行這一決議,而曾經一直支持趙紫陽改革路線的鄧小平,由於對允許學生紀念胡耀邦不滿等原因,不再信任趙紫陽。

對於趙紫陽訪問朝鮮期間,曾經做出“同意小平意見”這一點,鮑彤先生做出了解釋。對有關趙紫陽在接待戈爾巴喬夫時將鄧小平拋出的說法,鮑彤先生則給予反駁。下面請聽對鮑彤先生採訪的最後一部分內容。

鮑彤先生:根據13大決定,小平有最後決策權。因此紫陽他必須寫同意小平,紫陽不了解任何情況啊。其實紫陽(去朝鮮前提出)的三點意見,不僅是當時常委同意的,小平也是同意的。現在變了,為什麼變?就是情況變了。什麼情況?紫陽不知道,他已經離開北京。

紫陽這個表態是個政治表態,集中到一點就是同意小平,就是維護11中全會(可能是口誤,應當是指13大一中全會)的決定,小平有最終決定權。是這麼回事。

我們如果從一般的政治原則來說,這是不妥的,怎麼一個人能夠決策呢?但是要按共產黨規矩來說,這是符合的,因為這是13大決定,共產黨歷來如此。你想想看,你讓紫陽在朝鮮打個電報回來說“我不同意”,人家就會說“你了解什麼情況?”紫陽不了解4月23日,24日,25日,26日的情況。

小平做這個決策,當然有小平的根據,而13大

一中全會的決定是小平有最後決策權。所以後來有一個笑話,說:紫陽在和戈爾巴喬夫談話時把小平拋出來了。這個事情我完全清楚。

為什麼?紫陽5月16日下午要見戈爾巴喬夫,16號上午戈爾巴喬夫見的是鄧小平,之後下午是趙紫陽見他。趙紫陽把他下午要念的稿子口徑給我看看,是外交部聯絡部起草的,總書記要照念的。我看了覺得沒有把握,當時來了一個中央聯絡部的局長,我問他:上午小平見戈爾巴喬夫,你在場嗎?他說在場。我問:關於中蘇關係正常化,小平是怎麼說的?他說:小平說“最高領導人見面了,兩黨關係自然就正常化了“。我說這個不對,最高領導人見面,我們知道最高領導人是鄧小平,戈爾巴喬夫知道嗎?他不知道。

所以我在外交部中聯部給趙紫陽起草的稿子上加了一段話,是我加的,是我的筆跡,有檔案可查。我是這樣加的:戈爾巴喬夫同志:今天上午你跟小平的見面,是你此行的高潮,(就是他這次訪問中國的高潮)。因為我們13大有個決定,小平同志雖然退了,但是他的政治經驗和政治智慧還是我們黨的寶貴財產。因此他在退下來以後,我們黨在最重大問題上要聽小平的決策。因此你今天上午見了鄧小平,就意味着我們兩黨關係恢復正常。

我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告訴戈爾巴喬夫:中蘇兩黨關係正常化,就是由於兩黨最高領導人見面,而兩黨最高領導人不是我趙紫陽跟你,而是上午的鄧小平跟你。

我覺得紫陽必須表這個態,不表這個態,就違反了黨的13大決議。因為13大以後,紫陽凡是見外國的共產黨領導人,都要講這個話。因為鄧小平講的:“全世界看中國穩定不穩定,就看我的地位穩定不穩定。“ 因此13大決定是要跟所有人說的,要讓全世界知道的。如果不說,趙紫陽就是失職,就是沒有把13大放在眼裡,就是企圖把自己當作最高領導人。是這個意思,所以我這樣寫了。

趙紫陽在見全世界各國領導人時讀要講這個事情,為了實現鄧小平的目的和動機,就是讓全世界知道:小平在中國地位不變,因此中國是穩定的。就是這麼個意思么。

後來有人說:紫陽說了這句話就是把小平拋了出去。對此我講兩句話:

  • 紫陽這句話是對各國領導人都講的,對戈爾巴喬夫尤其要講,因為當時中蘇是全世界最大的共產黨。紫陽到朝鮮見金日成都要講這個話,那個稿子也是我加了這段話。既然見金日成要講這個話,見戈爾巴喬夫時能不講嗎?
  • 如果想把小平拋出去,用不着紫陽拋出去,李鵬早就拋出去了,李鵬早就向所有大學生說了:四二六社論是反不得的,四二六社論是小平決定的。哪一個大學生不知道?用得着過了20天再通過戈爾巴喬夫向學生說嗎。

所以我說:第一,紫陽執行了13大決議,第二,紫陽在13大以後向所有的(外國)領導人都講這個問題。第三,紫陽去朝鮮和金日成談了,和戈爾巴喬夫能不談嗎?第四,定義動亂是鄧小平的決定,李鵬已經透露出去了,鄧小平都已經知道了。還用得着趙紫陽嗎?第五,在5月17日指責趙紫陽的會上,都還沒有任何人想到這個事情。到了晚上,不知道哪一個人腦子好,突然想起來了,說趙紫陽跟戈爾巴喬夫講話,就是要出賣鄧小平。這不是開玩笑嗎?

法廣:趙紫陽在朝鮮時有沒有看到四二六社論的全文啊?

鮑彤先生:看到,發給他的。從趙紫陽回來,到我被抓起來以前,還跟他一起共事了20幾天。趙紫陽說過在朝鮮的時候給過他電報,要他表態。他就表態:“同意小平的意見”。但是沒有對社論表態。

法廣:那麼您30年後想:鄧小平對趙紫陽到底不滿在哪裡呢?

鮑彤先生:我不能代替鄧小平說他的思想活動是什麼,我不知道這個東西。但是有兩點我是可以知道的:

第一點:鄧小平對趙紫陽允許學生悼念胡耀邦,是不滿意的。耀邦去世時李鵬在日本,李鵬自己在日記上說:“我從日本回來以後,就問紫陽:學生悼念耀邦,我們黨得有個態度”。紫陽說:“我們黨自己在悼念,我們沒有理由不讓學生悼念。應該允許學生悼念。”這句話鄧小平聽了以後就會覺得,這是我猜測:鄧小平一定想;趙紫陽是未來的赫魯曉夫。因為耀邦是我搞下去的。你允許學生悼念耀邦,就是將來在我百年以後,你要做秘密報告,說鄧小平搞耀邦是錯的。我估計主要問題是這個。

第二,我認為鄧家,鄧小平家裡對當時調查康華(公司)案件不滿意。這有什麼根據?我有根據。我當時是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主任,當時給我的主要議題是中國的廉政問題。有一天,鄧小平的女兒鄧楠跑到我的辦公室來說:“老鮑,為什麼要查康華?”我告訴她說:查康華是國務院的決定。她問為什麼要查呢?我說現在對康華有很多意見,老百姓中有意見,幹部中有意見,中央各部有意見,地方上也有意見。如果查清楚了樸方很好,那不是還樸方一個清白嗎?如果查清楚了樸方在財務上有什麼漏洞,那就改正錯誤。那不是很好嗎?對以後工作更好嗎?

當時鄧楠到我辦公室大概不到10分鐘,我在國家科委時是辦公廳副主任,鄧楠是科委研究室的一個幹事。她跟我認識,你知道她當時怎麼跟我說?她說:“老娘有意見”!拂袖而去。

“老娘有意見”五個字,我到今天不知道這個“老娘”是誰?是講她自己是“老娘”?還是講她媽媽是“老娘”?我不知道。

後來有一天,我到紫陽那裡去,紫陽說:鄧楠這個人不懂事,把樸方的那個康華查清楚,有什麼不好呢?查清了,有缺點錯誤就改正嘛,沒有問題的話,就是給大家解釋疑團嘛。有什麼不好呢?

那我就知道了,鄧楠在我這裡說“老娘有意見”後,就到紫陽那裡去了,是這麼回事。

第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的;是鄧小平過去一貫支持趙紫陽的工作。紫陽一貫和我們說,至少兩三次,小平同志支持我們改革,沒有小平同志支持,我們一事無成。紫陽,以一個省委書記,到中央來當總理,後來當黨的總書記,比他資格老的,比他功勞大的,比他經驗多的人有的是。當時紫陽提出的各種改革意見,如果小平不支持,紫陽行得通嗎?行不通,沒法執行。所以紫陽確實是從心底裡面說:我們的工作就是靠小平支持。沒有小平支持,我們一事無成。紫陽跟我說過這個話,我也跟我單位裡面的好多人說過這個話,我傳達過這個話,他們都知道,所以小平同樣對紫陽也是支持的。

同樣看李鵬日記,他說他問丁關根:“紫陽問題怎麼解決?”我就覺得很奇怪:紫陽有什麼問題要解決呢?那就是說,小平那裡已經有了一個意見,要解決紫陽問題的。這是我第一次知道的。李鵬日記寫:丁關根經常與小平在一起,對小平思想比較了解。李鵬說:去年,也就是1988年,李先念跟我說,當時婦聯還是工會開大會期間,他就向小平提出來撤換趙紫陽,不讓趙紫陽當總書記。小平當時說:沒有人嗎。那麼以此可見,88年的時候,小平對紫陽是信任的。當李先念提出要撤換的時候,小平是不同意的。那麼到了89年的時候為什麼來了這麼個東西呢?就是因為一個因素:突然出現偶然事故,耀邦去世了。然後學生追悼有兩個意思,誰都很清楚:第一是為耀邦去世惋惜,第二為耀邦下台打抱不平。紫陽呢?按規矩辦事情,紫陽跟李鵬的原話是:耀邦是我們黨的領導人嘛,他去世了我們黨自己都在追悼嘛,我們怎能不讓學生追悼呢?

我認為紫陽這話不僅是符合法律,也是符合黨章,而且也是符合中國人的道德的,更是符合學生們的心願。但是鄧小平立即就想到了:你今天允許學生追悼耀邦,將來我一死,你就會像劉少奇赫魯曉夫一樣要做秘密報告,說我犯了個錯誤把耀邦搞下去了。我認為這是主要的。

至於鄧家裡的事情,鄧楠到我這兒來說“老娘有意見”,可能是她媽媽卓琳有意見,沒說是鄧小平有意見,老爺子有意見。但老爺子到底是什麼想法,我不知道。所以你剛才問我,鄧小平是什麼動機?我實在說不清楚,鄧小平的動機只有鄧小平知道,我不能代替鄧小平去講,只能根據所了解的情況來講這兩個猜測兩個估計。

聽眾朋友,以上是對八九年六四事件的親歷者,併入獄7年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秘書鮑彤先生的採訪,談與30年六四事件有關的中共高層內幕。感謝鮑彤先生接受採訪,也感謝各位聽眾的關注。

(全文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