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

大陸來港新移民聯署反逃犯修例有人無懼“引渡”公開身份

李旺陽雕塑
李旺陽雕塑 推特

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了解較一般港人更深的大陸新移民1日發起網上聯署,旗幟鮮明反對港府推出的逃犯條例修訂案,發起人在聯署聲明中直指,過往在大陸的生活經驗令他們明白,中國司法體系完全服從於共產黨,在黨權大於國法的事實下,不可能相信中國式法治。截至昨晚11時,聯署獲接近250人響應。不欲公開身份的發起人在聲明中表示,經過多年的中港紛爭,“大陸新移民”變成鬥爭標籤,但他們深信,“自由、開放、包容的香港,及背後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需要每一個市民共同捍衞”,當法治和政制根基受到衝擊,港人“應用一切可能身份緊緊聯結”。

廣告

有聯署者不懼秋後算賬或被要求“引渡”,例如因拍攝禁片《我還有話要說》被中共通緝,在2012年起流亡香港的應亮。應亮說,今次逃犯條例修訂是他在港7年以來,對他最切身的政治議題。面對此惡法,現已獲永久居民身份的應亮感到擔憂、無奈和不甘心,但他暫時沒有做任何具體準備,因為過往亦曾遇過港府可能不批簽證的情況,對該怎樣應對早有打算。應亮續指,過往他因為自己的政治意識,在新移民中往往是占絕對少數的“異類”,因此今次能以“大陸新移民”的身份公開表態,感到特別高興。

除了應亮,參與聯署的還有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系講師黎明和新聞工作者張潔平。黎明說這次聯署,亦希望能夠一掃港人對新移民的刻板形象,“(新移民)來香港是要拿(政府的福利)綜援金、公屋,又沒有什麼貢獻、立場又親中(共)”,令她們往往在遊行、抗爭活動當中被排除在外,但其實新移民有不同類型,而且她們憑過去在大陸的生活經驗,可以為運動提供被港人忽略的觀點,特別在這次條例修訂問題上更顯重要。

聯署名單中不少人選擇隱去姓名,黎明認為他們並非害怕被標籤為新移民,更多是出於懼怕中央向她們報復,“分分鐘你會在監視名單上面”,加上不少親人仍在內地,她們所承受的外部壓力和顧慮無疑比香港本地人大,因此過往的確較少新移民願意在公開的社會運動中站出來。黎明身於上海的父親就因她在網上有關傘運的文章而被國安問話。

新移民的聯署聲明列舉出李旺陽(“被自殺”的湖南工運鐵漢)、劉曉波、709律師、肖建華、銅鑼灣書店事件等多個例子,證明“凡不利掌權者、不從命令者、不服壓迫者,均可能被隨意抓捕,逾期拘押,剝奪家屬會見和選聘律師的基本權利,閉門審訊,獄中虐待,禍及家人,毫無程序正義可言”,修例“形同為無理和非法抓捕打造合法合理通道”。

不少1997年後來港的新移民都有份聯署,當中有2013年來港的內地人留言嘆道:“來港的初衷和欣喜:公平,法制,自由,這些正在慢慢消失。”亦有部份在中共執政後多次逃亡潮中來港的“移民”簽署,有1976年來港的李姓“大陸舊移民”留言指,父親在文革時被迫害入獄,八九民運時又曾帶兒子參與香港150萬人大遊行。

報道引述在新聞界工作並參與聯署的新移民林小姐和陳小姐(化名)說,她們均憂心港媒自由度會受條例影響。她們經常耳聞在港的新移民記者,及家人被國保找上門,甚至有記者報道中國政治新聞,沒刊登姓名,亦被找上。林小姐嘆內地生活環境早不容思考,只能堅持做應做的事,“他要抓你,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是因為他要抓你”。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