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六四30周年

三十年之後 習近平的防長為何說六四鎮壓正確

圖為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時說了“鎮壓六四正確”的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
圖為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時說了“鎮壓六四正確”的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 路透社

經過三十年吞吞吐吐之後,習近平手下的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亮相,把中共當局一直以來用”那場風波“掩飾”六四鎮壓“,響噹噹的“轉正”為鎮壓,穿着軍裝的這位中國防長指那場鎮壓是”正確“的。

廣告

魏鳳和是腦子一時發熱,還是不善修辭,一般分析,他是得了習近平的旨意,在這種場合說這句話,首先是衝著指中國搞“六四大屠殺”的美國去的。美國說屠殺,我承認是鎮壓,怎麼啦?這有點符合習近平貿易戰還沒有真正打起來時說的“以牙還牙”的風格。

魏鳳和這句對六四的陳述表態又從“政治風波”說回到了當年“鎮壓暴亂”說,頗有“久違了”的感覺。這句話說出來後,引出好多解讀。這似乎並不是顯得北京當局一下子變得如何強大,如何無所畏懼,分析理由有三:一,這是中國高官在中國以外的一個場合講的。二,在中國國內,至今看不到任何關於六四的表述,不管反對或支持,所有關於六四的提法統統被屏蔽,中國唯一有一家叫做『環球時報』的黨報周一公開提了“六四”,並且稱讚“六四已變成一個被遺忘的歷史事件”,但它僅僅使用了英文版,沒敢在中文版刊出。幾年前,幾位成都人士因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海報被以煽顛罪抓捕。說明當局害怕提這幾個字眼。不信,誰都可以做一件事去證明,立即打開中國的網絡,是找不到六四二字的,嵌入六四二字,也搜尋不到任何有關”六四“的消息,事實上,當局比誰都害怕“六四”。

六月三日,中國外交部那場記者會也很能說明問題,記者多次詢問六四相關問題,發言人耿爽再度引用三十年來一貫的官方說法,對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發生的“那起政治風波”,中國政府“早就已經有了明確的結論”雲雲。他為什麼不像魏鳳和那樣直接表述?又回到“政治風波”說?更詭異的是,中國外交部這場例行記者會後的文字實錄,與六四相關的問答內容被全數省略。

毛澤東前秘書、中共改革派人物李銳之前曾談過一件事,“對六四風波,陳雲則有自己的看法……他說,這種事不能再幹了,否則,以後還要平反。”香港日前出版新書『最後的秘密』披露六四鎮壓15天後,中共高層接連兩次會議的27份機密文件,似乎也佐證了這一細節,六四後中共高層開會表態,與鄧小平號稱“雙峰並立”的陳雲沒有表態支持開槍。陳雲本來比鄧小平更保守,反對改開,熱愛江山的程度絕不亞於鄧,他為什麼不公開表態開槍鎮壓六四?他害怕後果?當局怕一切與六四相關的陳述,李鵬是當年促成鄧小平六四鎮壓的大將,應被視為屠殺有功之人,但他在『李鵬日記』中替自己辯解,但是,對不起,當局照樣不允許他出書。

但是,魏鳳和能夠這樣在新加坡會議上大聲講出鎮壓有理那句話,仍然是令人震驚的”新聞“,儘管三十年來,中共何嘗有一秒承認過鎮壓無理。他們鎮壓的理由?『最後的秘密』披露的政治局委員及黨內大佬元老的發言似可佐證,一則為他們自己的命運擔心,他們擔心”江山“失陷,如果不鎮壓,自己要完蛋,這可能是中共自掌權以來就立即以階級鬥爭眼光審視人民,長此以往,培植起來的一種滿眼敵情的妄想症。許多分析家均指出,當時參加民運的學生和中國的民主力量遠遠沒有強大到那種地步。示威者也根本沒有要求推翻中共政權,他們希望中共內部的改革派推進改革,祛除貪腐毒瘤,開啟中國民主化,繼續向世界開放。還有為中共鎮壓開脫的後來辯護說,如果當時讓步了,長遠看民主種子校園生根,那樣下去,中共最後會失掉江山。長遠看,應該要有開放的眼光,無論如何,中共不可能永遠在台上,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萬年黨,這是鐵邏輯。第二個理由就是說六四鎮壓才讓中國走上強大之路,事實是中國八十年代改開後經濟日趨發展壯大,由於六四鎮壓後政治經濟大倒退,下令開槍鎮壓的鄧小平都已無法容忍,以年邁之身去深圳視察,並直接暗示江澤民李鵬等人如果繼續保守可能大位不保,這才有了新一波經濟開放。這一波經濟開放絲毫沒有伴隨政治改革,但美國西方抱着中國有可能重新走上改開之路的希望,容納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後,中國才有了這樣一個經濟大發展的結果,後來中共高層便產生另外一個奇怪的邏輯,如果六四不鎮壓,就沒有後來的穩定,就沒有此後中國的強大。有分析人士指出這是一個極其強權的邏輯。中國此後的強大,與八十年代開闢的改革開放的道路密不可分。二零零年代初,歐美希望中國對外繼續開放,把中國納入世貿體系,致使中國經濟強大起來。

更有不少參與中國民主進程的人士指出,如果沒有那場屠殺,中國豈不是走得更好,讓世界更認同。王軍濤認為,“中國經濟發展並不是六四鎮壓的結果,因為六四之前與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的發展速度並沒什麼顯著差別。但人們分享發展的果實和機會在這兩個時期有很大差異”。另有分析指出,今天的中國似乎很強大,但沒有在世界上獲得多少令人尊敬的地位。

還有分析認為,“六四鎮壓是正確的“這句話隱藏着中共的一個強權邏輯,就是不惜以犧牲為代價,要讓黨國強起來。網上有一個段子,“代價是誰,代價是你我,在中國夢實現之前,人民就已經全被代價了。”六四鎮壓三十年後,再一次證明了這一強權邏輯,讓政權持續下去,就得讓人民跪下去。人民不要說批評中共,即便有小青年玩的內涵段子,也被封了,律師替人辯護,也被抓起來,大學教授說幾句真理,也被下課,發展到今天,神聖的大學校園,居然發展出一批學生特務。就連以中共口口聲聲標榜為師的馬克思也成了灰老鼠狼,當北大學生真的以馬克思為師,深入民間,支持工運的時候,當局居然讓警察深入堂堂北大學府抓學生。就連作古之人也招當局害怕,清華大學校慶,居然怕人看見陳寅恪為王國維墓碑的題詞,專門遮掩了起來。鐵拳控制、鎮壓社會的背後,透露出來的卻是習近平政權的虛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