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張倫:無真正翻過六四一頁, 中國就無真正大國崛起

音頻 05:51
89年天安門廣場示威的學生和市民  1989 5.23.
89年天安門廣場示威的學生和市民 1989 5.23. REUTERS/Ed Nachtrieb

網絡封堵、異議活動人士被捕、媒體禁聲…、中國在維穩氣氛高度緊張中迎來89六四30周年。外媒記者進入天安門廣場需獲特殊批准,微博賬戶關閉頭像更換功能,防止任何可能的紀念性性舉動。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六四高調聲明,向30年前中國人“英雄般”的民主抗爭表達敬意;歐盟在這一天痛惜六四鎮壓中的死難者,呼籲立即釋放受關押的人權律師及活動人士。在香港和台灣,當晚的大型紀念活動備受矚目,台北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的紀念晚會題為“記憶 抵抗”,香港維園悼念六四死難者燭光晚會預計將有10萬人參加。

廣告

“記憶”,這也是曾參與天安門廣場學生運動、之後流亡、目前居住在法國、塞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的張倫在六四之際最為主要最深切的感受。

不能真正翻過六四這一頁,中國民族就永遠不可能真正獲得世人尊重

張倫:記憶,我想三十年中共官方不惜一切代價抹殺這個民族這樣慘烈的一頁,目的非常清楚,就是鞏固自己的合法性,同時讓人們忘卻當年學生為自由民主、為中國的正義追求所作的犧牲。能理解許多中國人不願意講(六四),一方面這是很痛苦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孩子因此受到什麼威脅,我想這是一種恐懼。但是這樣一個歷史、這一頁如果中國人不能夠真正地、而不是這種強制壓制下,不能真正翻過去的話,這個民族大概永遠不可能真正有的世人的尊重。我想這個可能是今天特別要值得我們提到的。

因為三十年來,中國官方不斷在講,如果沒有六四鎮壓,大概就不會有中國的這種發展,最近中國的國防部長還再一次提起這一論調,事實上我們看不出任何道理,無論是經濟上的、社會上的理論來證明不鎮壓、不殺人,中國的經濟會不發展,因為所有造成中國經濟發展的(因素)、投資、技術、人員等等,這些造成了整個東亞國家發展的因素,在中國也同樣存在,是中國這些年發展,特別是與國際交流、全球化、這些是造成中國經濟發展的最重的一些因素。

六四參與者最不希望動亂

事實上,所有參加過、經歷過八九的人,包括即使沒有經歷過、但現在去真正能夠找到歷史資料去看的人,都會發現,當時的學生和市民,是最不希望中國發生動亂的。比如說他們的遊行,遠比法國“黃馬甲”等社會運動、包括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抗議要和平理性得多,官方把警察都撤掉了之後,在五十幾天內北京那麼大的一個城市,連小偷都“罷偷”。

是出於這樣一個為民主、為國家、希望社會能夠和諧、有序、穩定、甚至可以在中共領導下,只要是中共願意改革,共同地邁向一個新的台階,根治腐敗,有更多地自由,更多地表達的權利,這個是中國的學生、市民(的要求)。中國學生當時是用絕食這樣自殘的方式來表示他們的抗議,如果是按照中國傳統的一種抗議形式、在民不聊生的時候,那可能就是造反了。

所以89(民運)絕不是像官方宣稱的那樣,是要製造動亂的,也是正因為如此,中國的官方在4.26社論講學生是動亂的時候,才引起學生的極大的義憤,因為當時所有的市民、學生都是主動地來維持秩序,不希望中國發生任何動亂。中國官方現在倒果為因,反過來以此來證明“一定會發生動亂”,而學生當時甚至是支持共產黨繼續改革的。恰恰是因為這樣一個屠殺,把所有的問題都壓制下去,中國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就極其嚴峻。

屠殺壓制了所有問題,但恰恰或在未來斷送中國完成真正大國崛起

中國30年儘管經濟增長,但是我們永遠不可能指望經濟會永遠增長,社會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有正義為基礎的制度性的調節機制,一旦經濟發生下滑,官方以這種鎮壓的方式、不準說話的方式來壓抑的許多的矛盾,就會爆發出來,這可能恰恰是將來搞不好會斷送中國前行的、邁向新台階、完成真正崛起、讓世人尊重的大國崛起的必經的途徑。

六四30周年需重溫歷史,了解學生抗議訴求到底是什麼

今年六四30周年的歷史時刻,中國民眾可能要重溫歷史,當時學生抗議最初提出的幾條要求到底是什麼?千萬不要忘了,所謂動亂,是因為官方的拒絕任何的對話,最後學生絕食,只是希望官方承認這是一個愛國的運動,不是動亂,要求真正地對話,而當時的“對話”也是官方不斷地在提的一個話。

運動最初提出的七點要求是什麼?是要求懲治腐敗,要求政府公布官員的財產,要求更多地表達言論的自由…,這些東西,中國不實現一天,我想中國就不可能真正地邁向一個新的台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