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中美貿易戰:日本G20提供談判新機會

音頻 06:28
G20 日本福岡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2019年6月7日至9日
G20 日本福岡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2019年6月7日至9日 Toshifumi KITAMURA / AFP

美中兩國貿易戰或將愈演愈烈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在法國做出他仍有意和中國達成貿易協定的表示。而能夠給中美高層提高下一次談判的機會無疑是在日本。

廣告

6月6日美國紐約時報在觀點和評論版面刊登署名托馬斯·弗里德曼的文章,一開篇就這樣寫道:“如果我有一個企盼的話,那就是讓美國和中國的領導人以及貿易談判代表在一個周末找個地方聚一下,我建議在新加坡,我還建議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做東,不對媒體開放,也不許發推,雙方嘗試對主宰兩國未來關係的基本貿易和地緣政治問題達成共識。”

該文所反映的擔憂也許並不來自美國的鷹派人士,但卻可能有一定代表性。對這種焦慮,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正在給予適當回應,而且機緣巧合,本周末在日本福岡舉行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將成為5月初以來中美貿易談判失敗後,中美兩國部長級高官面談的首次機會,從而爭取在六月底日本G20會議期間的“特習會”進行準備。

對於未來的“特習會”,6月6日特朗普在法國回答記者提問時的口氣比較樂觀,他說:六月底日本G20會議將成為5月初以來中美貿易談判失敗後,第一次進行談判接觸的機會和地點。“不管怎麼樣,G20後都會有結果。我會與習主席見面,看看會怎麼樣,但估計G20之後會有結果”

特朗普總統在前一天就可能會進一步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議題曾經說,將會在20國集團會議會晤習近平之後再作出決定。

本周五在回答美國福克斯駐法國記者提問時,特朗普還表示:“是的,我一定會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我的意思是他們現在希望達成協議。我要說的是我希望達成協議,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很惡劣。我們曾有一個協議,他們又想重新談判,他們不能那樣做。” “美國還尚未對325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稅,而中國則早已用完了他們的所有武器。”

另有報道說:當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被問到他和美財長努欽本周末在日本的會晤能否讓中美談判重回正軌時,易綱說,這次會晤可能一如既往,是一次富有成效的會晤,雖然貿易戰的議題會是不確定和困難的。

據英國路透社6月5日報道稱,在本周末的日本G20財長會上,美財長努欽計畫會晤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這將是近一個月來,美國和中國關鍵貿易談判代表的首次面對面的會晤。在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導的中國談判隊伍中,易綱一直是一個固定成員。

對於這次會晤,彭博社5日報道展望:努欽本周末將有首次機會打破中美貿易戰僵局。 報道還指出,即便是兩國官員之間一次隨意的交談,也能給6月底的日本G20峰會上的“習特會”奠定重要的基礎。除了努欽要和易綱舉行一對一會晤,還將和中國財長劉昆於6月8日一起出席一個關於稅收政策的討論會。這是美國財長努欽在福岡與中國高官接觸的兩個機會。

自從今年5月初貿易談判破裂以來,美中兩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急劇惡化。美國目前已對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輸美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而中國也針鋒相對,從6月1日起對6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加征關稅。

中美貿易談判歷經11輪卻不幸破裂後,雙方出台層層加碼的制裁措施,引發某些悲觀展望和對特朗普政策的批評。紐約時報觀點版面刊登托馬斯·弗里德曼的文章就遺憾地指出:“特朗普本該簽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它把太平洋地區除中國之外的12個最大經濟體(經濟總量佔全球GDP的40%),聯合到美國的貿易標準體系中來。這樣做了之後,他本該試圖把歐盟也拉進來,形成一個單一的聯盟,與北京談判建立一個新的貿易體制。相反,特朗普撕毀了TPP,又通過對歐洲國家徵收各種鋼鐵和鋁製品關稅,疏遠了它們。太愚蠢了。但那已經是無法挽回的事情。”

如果認為按照以上策略思路,中美貿易糾紛就能輕鬆迎刃而解,是否也有低估中美間政治經濟矛盾之深之虞呢?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