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從“六四”到“小學生下課”中國大打網絡戰

音頻 05:00
香港民眾4日晚間參加六四30周年晚會,擠滿6個足球場的人群手持燭光,場面壯觀。
香港民眾4日晚間參加六四30周年晚會,擠滿6個足球場的人群手持燭光,場面壯觀。 中央社指共同社提供照片

今年4月15日胡耀邦忌日就拉開了紀念“六四”30周年的序幕,網絡封鎖也成為中國當局的要務。這之後,又因為封殺一篇瘋傳的網文而“大開殺戒”,成千上萬的個人微信和公眾號被關閉。

廣告

英國BBC駐華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6月7日撰文說,他日前在香港報道燭光守夜紀念六四現場時,拍攝了高達18萬人手持蠟燭唱歌的令人震驚的畫面,然後不加思索通過微信上傳了其中幾張照片。

由於麥笛文並未給照片附加文字說明,幾位不了解“六四”事件的年輕中國朋友不久就問他這是什麼活動?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聚在一起?這是哪裡?麥笛文當天回答了其中一些問題,不久他就發現自己的微信賬號被封了。

麥笛文試圖重新登錄時,出現了一條新信息說:“此微信賬號被懷疑‘傳播惡意謠言’並暫時被封鎖……” 麥笛文對此非常詫異,因為他發布的是真實事件照片,且沒有任何文字評論,但卻被認為是‘傳播惡意謠言’。

為了恢復自己的微信賬號,麥笛文被迫一步步地按照微信的指示完成一系列要求:為了解除封鎖恢復賬號,他付了罰金並被迫“承認傳播惡意謠言”。這還不算完,他還被要求掃描臉部,並用普通話大聲朗讀數字,留下自己的聲音檔。

麥笛文說,整個過程令他毛骨悚然,並開始擔心他的臉部及語音數據會被用到哪些用途。但他知道現在已被納入可疑人士名單,落到沒有人知道的那些中國政府機構的手中。

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都有微信賬號,它已經深入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微信向中國政府提供了幾乎所有中國人及外國用戶的生活細節。每個被封鎖的微信用戶,如果想要恢復它,都會被迫讓微信取走臉部及聲音檔。

“六四”之後兩天,一篇被封殺的批評網文:《全國最大的小學生,該下課了》又引發新一輪慘烈的網絡戰爭。據報道, 6月6日當天,多個財經自媒體賬號被封,其中包括環球老虎財經 、金融街偵探、信託圈、摸魚小組、陸家嘴小師妹等,除此之外,微博大號“公元1874”被關,有600萬粉絲的自媒體人王志安的微信公眾號、頭條號、微博賬號一夜之間都被“全軍覆沒”。

海外博訊網張傑先生評論說:“為什麼網信辦要如此瘋狂?這與一篇影射習近平的文章《全國最大的小學生,該下課了》瘋傳有關。這篇網絡文章激怒網信辦,是因為該文以下三個內容:

 第一,中美兩國關係嚴重惡化。中美兩國關係已經退回到了1972年尼克松訪華前,中美兩國友好已成過去。今後不論美國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上台,都不可能改變對華的態度和立場。這是美國朝野痛定思痛,制定的長遠之計。

第二,誰應該承擔責任?請問“厲害了我的國”是韜光養晦嗎?高調渲染“2025”是悶聲發大財嗎?全面恢復個人崇拜,大搞一言堂,恬不知恥地把自己跟“馬恩列斯毛”相提並論,甚至取消任期制,恢復終身制,恢復上山下鄉,這是不折騰嗎?中國確實有一個人必須對所有這些負全部責任,這個人就是“一尊”習近平。

第三,“一尊”是個小學生。如今的中國,就是被這樣一個小學生,一個白字大王,一個白癡統治着。自從“一尊”登基以來,他所做的事情,幾乎都在模仿或照搬1976年前先帝毛澤東所做過的一切。“一尊”的最新創舉,就是恢復“階級”之說,讓階級鬥爭又復活了。“重走長征路”更是離奇的昏聵! 一群腰纏萬貫、大腹便便、小三成群的闊佬身穿灰軍衣,頭戴八角帽,搖身一變成了吃野菜穿草鞋的紅軍戰士了,這種令人做嘔的把戲騙得了誰啊?翻翻“一尊”的發跡史,他壓根就沒有做出過任何重大的貢獻,也沒有任何傲人的政績,從福建到浙江到上海,他業績平平,毫無建樹。他引以為傲的“反腐”,不過就是把政敵多抓幾個而已。如果他真要反腐,官員公布財產這一項就可以解決一半以上的貪官污吏。他為什麼不敢?一句話,中國最大的小學生,該下課了!如果可以做一件事歷史留名,令後人稱頌的,這就是主動退出歷史舞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