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守住自由火種

音頻 10:45
香港民主黨立法人員對警察暴力作出反應 2019年6月13日
香港民主黨立法人員對警察暴力作出反應 2019年6月13日 路透社

本周,當世界主流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時,國內媒體集體沉默,只有社交平台傳遞着來自牆外的零星信息與照片,於是一位小姑娘在一排警察防爆盾牌前盤腿而坐的照片,一位小男童手舉寫有“守護我的權利”紙牌的照片在牆內社交平台瘋傳。有網友“菁菁樂道”發帖說:“互聯網時代,全世界估計只有東西朝鮮的人才會對世界重大事件的發生一無所知,完全沉浸在意淫的強國夢裡。站在外圍看中國,你會感慨人類還有這麼龐大的一個群體被關禁閉七十年還渾然不知,還自信滿滿!”正如當日網絡最佳網語所說:某國改了憲法  鴉雀無聲,某地改個條倒  天搖地動”

廣告

網友張以榮以《海闊天空》為題發帖說:“港人在經過英倫百多年的憲政洗禮後,“一人不安全,人人不安全”的法治思維,已深深融入血液,所以 ,當約惡的“王炸”出來後,港人終於坐不住了,發出了自己的怒吼!

這事兒放在內地,根本就不是什麼事兒,內地人經過數十年的馴化,奴性思維已深深地融入國人的血液,只要沒直接侵害到自己的利益,絕大多數的國人都會選擇“過好自己的小日子”,所以在內地,幾乎任何“惡法”都能平靜地順利通過。 如今的HK,相比於內地來說,無論是生活水平,還是人權、法治保障,都已經很好了,但97以來,卻一直是抗爭不斷,狼煙四起,為什麼!因為他們不會和內地比,他們只會和97以前,做“亡國奴”時的幸福時光相比,要一個吃過飯的人,再回去吃屎,那無異於要了他的命!

類似的事兒也曾發生在當年的東德,東德曾經也是社會主義國家中發展的最好的,但當社會主義陣營其他國家歲月靜好之時,東德也是抗爭不斷,柏林牆受到一次又一次的衝擊,為什麼!因為東德人不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相比,他們只和西德相比!”

 

一篇題為《守住自由的火種》的網文這樣寫道:“香港發 生這麼大的事.各大媒體居然鴉雀無聲。而美國總統一有雞毛蒜皮的事,他們反倒行使起監督的職責來,真懷疑他們究竟是中國的媒體,還是美國的媒體?

鑒於此,我覺得很有必要盡一個公民的責任.把最近發生在香港的大事,向廣大老百姓交代一番。

香港是中國近代史上比較尷尬的地方,割出去一個小漁村,還回來一個世界金融中心,以及人均GDP四萬多美元的自由港,這就像富人領養了窮人家的孩子, 養大後再還回去一樣。

富人和窮人的區別不單單在財富上,他們在教育上也是天差地別的。大陸從小灌輸的是為中華崛起而讀書,而香港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崇尚個人主義,國家的存在是為了每個個體。這就好比一個父母說你將來賺錢要供養家庭,實際落入父母手裡。 而另一個則說,家庭是你追求夢想的堅實依靠,這是兩種全然不同“家庭觀”。 上升到國家層面,自然是更為複雜,兩地的政治經濟貨幣制度都各不相同。如今,香港人民已擁有深刻的人權意識,懂得行使公共權利,是合格的現代人。但大陸的政治形態還處於近代階段,是家長包辦式政治,需要的是懂得服從的臣民,順民。正因如此,港陸之間的衝突在所難免。

當年香港回歸時,為了避免港陸體制衝突,大陸政府提出了一國兩制,保持香港的政治獨立性50年不變,但是近年來,這種格局開始出現變化,去年的‘一地兩檢就引起不小的轟動,被視為大陸法律滲透香港的開始。而如今,香港政府借口潘曉穎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 將中國大陸加入引渡範圍,而根據1992年該法律成立之初的條款規定,只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以及人權狀況達標的政府建立引渡關係。中國大陸顯然是排除在外的。

另外,香港的政治構架是分權模式, 行政權歸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立法權歸香港立法會,司法歸香港司法機構,這是一個非常先進的現代化政治構架。

香港人很清醒,大陸這邊行政聽黨的、立法聽黨的,司法也聽黨的,如果與大陸達成引渡協議,那香港的司法獨立基本就淪陷了,倒退不可避免。

可能咱大陸同胞會有不同的看法,覺得引渡又有什麼關係,只要你不犯法就行了。 但政治事件是無法脫離經濟問題單獨爆發的,香港貨幣政策實行聯彙制,與美元掛鉤,以自由兌換美元來支撐港元的信譽。但自去年以來, 大陸的資金不斷通過香港出逃,雖然當局升級了管制力度,但畢竟香港是世界級的金融中心,這種滴血式的資本出逃無法從根源上遏制。 這等於是大陸的經濟問題延伸到了香港。中方能做的,要麼對自身進行結構性改革,留住資本;要麼拖香港下水,使其內地化,止住出血口。 換句話說,香港的前途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中國的命運,香港亡,中國倒退;香港撐住自由,則給中國的改革前程增添了希望。

而這個“送中條例”,顯然是香港正式邁出內地化的第一步,政治一旦轉身,經濟和民生也會一同跟着轉變。香港的金融業將遭遇重創,經濟自由度也會隨之下 降,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地位將不保。最後.是民生和人權狀況的日漸惡化。

對大陸同胞而言,我們絕大多數都是國家主義者,從感情上講確實更希望香港的同化。我經常看到有人會說香港是殖民地, 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喪權辱國的標誌,但其實,中國人大多數只知殖民,卻不知殖民的本質。

在殖民時代,殖民者要掠奪一個地區的經濟,一是壓榨廉價的勞動力,二是攫取該地區的原材料。所以,殖民的特 征,一是工資低,二是國家資源不屬於人民。是不是很尷尬?我們這個民族無疑是被那些眼花繚亂的概念愚弄地最深的一個民族.以致於對普世價值一無所知。

此刻港人所做的,就是避免個體被集體的名義所壓迫。他們沒有放棄公民權利而甘願墮落為順民。他們追求自由的堅韌品質,不輸給有數百年工業文明沉澱的西方人。”

 

一首題為 《愧對你們啊,我的香江同胞!》的詩作在網上傳播,作者“日暮碧雲”這樣寫道:

                 

大街小巷,人山人海

只為了一個訴求

  自由!

 

人海人山,大街小巷

只為了一個維護

  尊嚴!

 

今天,你們萬人空巷

只為了討回

五十年不變的承諾!

 

今天,你們走出家門

只為了將自由與尊嚴

留給在家門裡的下一代

 

在餓殍遍野的年代裡

你們,慷慨無私

救濟過瀕死的同胞

 

在八十年代的開放時

你們,熱忱投資

輸血給營養不良的肌體

 

在三十年前的血光之災中

你們,俠肝義膽

救助過避險的志士

 

愧對你們啊,我們!

得志猖狂,將粗鄙

喧囂在你們寧靜的街道上

 

愧對你們啊,我們!

自私怯懦,用冷漠

無視你們一次次的抗爭

 

我們的血,冷了嗎?

夾邊溝的饑饉

令我們為五鬥米折腰?

 

我們的血,冷了嗎?

北大荒的苦寒

禁錮了我們的思維?

 

不,我們的血不會冷

同樣是永遠不變黃色的臉

同樣有熾熱奔涌炎黃的血!

 

高牆再高,長城再長

擋不住你們百萬之眾

爭取自由的怒吼

 

長城再長,高牆再高

擋不住一脈同胞相互支撐

永遠不變的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