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中國/政治

紐時:林鄭暫緩修例是習近平統治下中國的一大政治挫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0月共同出席珠港澳大橋開通儀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0月共同出席珠港澳大橋開通儀式 網絡照片

紐約時報網上版一度放上頭條位置的一篇分析,以《香港領導人如何為習統治下的中國做出最大的政治挫敗》為題,內容指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獲得中國政府傾力支持,而又有一個容她指揮辦事的龐大官僚體制,但她卻在昨日(15日)被逼無限期暫緩她數個月來致力修例工作。修例本來可與中國大陸和台灣以及其他地方進行疑犯引渡安排。林鄭的決定,代表了習近平2012年開始掌權以來,中國最大一宗政治事件的挫敗。 

廣告

大規模的遊行以及流血的警民衝突,使得當地從商的開始背向林鄭,甚至北京官員也開始懷疑林鄭的判斷,為何不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而選擇一個他們認為是偏離主題的逃犯條例修訂。港府面臨的危機,就是市民大眾,尤其是青年,產生一個感覺即以後非得用暴力抗爭,也不能遏制政府推動惡法。自97回歸之後,抗爭一次比一次暴力,方可促使政府讓步。

林鄭月娥15日否認她宣布暫緩純粹是避免翌日(16日)的遊行再出現暴力升級,“我們的決定與明天的事毫無關係。”但說法引來廣泛的質疑,浸會大學社會政治學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一星期前市民扶老攜幼出來遊行,顯然未能足夠表達社會的聲音,“向當局用少一點暴力或政治壓力,你只會毫無所獲”。

前政務司陳方安生說:“沒有普選,市民只好被逼上街發聲。”

分析指出,逃犯條例修訂的挫敗,正好勾畫出北京對香港的困境,它想全面控制香港,因此不願給予香港這個半自治城市完整的民主。但沒有民主,香港一任又一任的政府因為低估公眾的反應而陷入政治危機,而每一次北京都多少背了黑鍋。

香港的領導人對外國惡意力量挑動暴力抗爭,語氣也越來越似北京官員。這些外國力量滲透似乎包括香港民主派人士在華盛頓與美國官員安排會面。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說:“我相信暴動是外國力量煽動的,年輕人被利用了。”

林鄭今天的窘態,事實上去年11月早已看到端倪。當時林鄭與其他官員上京並獲得習近平召見,根據新華社的報道,習近平告訴林鄭等人“港澳同胞必須完善憲法和基本法規定的制度和機制”。很多人理解習是要林鄭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但2003年香港所發生的事,只會告訴她立法是舉步維艱。碰巧這時她收到來自在台灣涉嫌被男友殺死的一名女子的雙親5封來信,港台兩地因沒有引渡安排,逃返香港的男子遂逍遙法外。

林鄭於是決定只需增加10條修訂案條文交由立法會通過,就可達到引渡目的。一名了解內情人士說,這個建議去年底在農曆新年3日之前交給行政會議討論,並在幾乎未經討論下一致贊成。身為政府最高智囊組織的行政會議,成員包括政府司局長和16個商界領袖以及親共人士。

農曆新年假期後第一個星期,林鄭立即宣布對逃犯條例修訂啟動立法程序。

但就算是行政會議的財經官員和商界資深領袖,在農曆新年前的會議都沒有注意到,林鄭的修訂案包括了“涉及刑事事件的司法互助”條文,意思是大陸安全部門可根據條文要求凍結疑犯在香港的資產。紐時指出,當這些人忽然發覺條文的意思時,很多都大表吃驚,而由於修訂案的對象又包括在港的外籍人士,對多個在香港設有地區總部的企業和商會而言,修訂案也令他們為之震驚。

修訂案的挫敗反映了港府結構上的弊端,即行政長官只需向北京問責,但如此一來香港的領導人經常錯估甚至漠視民意,而且通常在沒有多少北京的引導下自把自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