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音頻 10:42
香港2019年6月16日再發反送中大遊行人數或再超百萬
香港2019年6月16日再發反送中大遊行人數或再超百萬 REUTERS/Tyrone Siu

六月份,為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香港爆發了主權移交後22年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從六月九日的百萬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兩百萬人的抗議,在警方催淚瓦斯的威脅打擊下,反對聲浪不減反增,凸顯了香港民眾的勇氣,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迫於巨大壓力,港府終於決定讓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爭活動?這場抗爭為13億中國人民帶來了怎樣的啟迪?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看待香港當局決定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的舉措?這是否意味着這項尚未出台的法案從此將被徹底擱置?

陳破空:香港政府、林鄭月娥做了三個讓步。第一個讓步,她說“暫緩”“逃犯條例”、“送中條款”。第二,她表示:停止送立法會審議,並且“無限期”。再有,她想香港民眾道歉,表示她的執政能力不足,引發了矛盾和紛爭,讓市民失望和痛心。她在香港人民大規模的抗議之下,做出了三個讓步。香港的大示威、大遊行,從一百萬(人)到兩百萬,可以說震驚香港,也震憾北京,震撼世界。

但是林鄭月娥做出的讓步讓香港人民並不能滿足,因為香港人民明確要求她撤回這個逃犯條例,就是不再提。距香港民眾的表述還差一點。這對林鄭月娥和香港政府而言,主要是一個面子問題。(他們)已經顏面盡失、顏面掃地。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就不太想用“撤回”這個詞。“撤回”意味着“徹底地”、不再提這個“逃犯條例”或者“送中條例”。她使用了“暫緩”或者“停止”,主要是挽回顏面的一種說法,但事實上,我相信它會很長時間地停下來。聯想到2003年,二十三條立法,“國安條款”,當時香港民眾五十萬人大遊行,就迫使香港擱置了,至今十六年都沒有再提起。所以我想林鄭月娥政府把這個“送中條例”放下來,可以說她在很長時間內都不可能再提起。不可能再去進行二讀或者三讀,否則香港民眾的抗議隨時可能捲土重來。所以事實上,這個“逃犯條例”已經停下來了。

法廣:北京似乎打算推卸香港本次修法引發抗議的責任,中國駐英大使曾披露:修法是港府的“自發行為”,這種表態說明了什麼?港府有否可能在沒有獲得北京授意的情況下獨自行動?

陳破空:香港畢竟與北京不同。香港有它的自治地位,有中英聯合聲明。儘管在過去二十二年,中共政府千方百計地破壞香港“一國兩制”,但香港“一國兩制”的外表還在,而且它的相對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社會多元化以及部分的選舉還存在,因此中共政府對待香港不可能像對待北京那樣,用六四鎮壓的模式去進行大鎮壓、大屠殺。所以當兩百萬香港人站起來之後,北京需要找個台階下,剛好利用香港的“一國兩制”找台階下。這個“一國兩制”把北京中央政府與香港做了一個切割。平時他不做這樣的切割,認為首先有“一國”,然後才有“兩制”。這次他做了一個切割,實際上就是給北京找個台階下,退一步,所以通過駐英大使或其他一些立法委員以及行政會的成員之口,來說出香港特區政府自己做出的決定,跟中央政府無關,林鄭月娥也做出了這樣的表態。她這樣表態也是給中央政府看,就是她敢於承擔、敢於擔當的意思。這樣中共也不會對她進行不利的處置。

中共政治局常委、副總理韓正以前就說過:林鄭月娥敢於擔當,勇於承擔。這次就是一個體現。林鄭月娥推出這個條例,背後是中共,肯定是中共讓她推出的,因為她只是一個傀儡,代人受過而已。推出了之後,中共也有個預案,就是讓她頂住,如果出現壓力,不要說是中央政府的壓力,就說成是她本人,這樣給中央一個台階下。如果北京有了台階下,就避免了在香港發生六四慘劇的可能。矛盾就回到了香港本身。香港人民與特區政府、香港人民與特首之間的一個博弈。如果接下來特首被更換,香港的事態有可能就平息下去。所以北京做這樣的選擇,說明北京還有一點理智、還有一點點理智的底線。當然這件事本身是北京在背後是始作俑者。北京在此時與港府做個切割、表面上的切割,這是一個策略上的考慮。就讓北京當局自己有退路、或者有台階下。

法廣:香港民眾大規模地示威,強烈要求取消修法,同時要求特首辭職。此一事件是否將波及北京政府?習近平將從中受到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由於中共當局嚴厲的、嚴格的信息封鎖,封鎖互聯網,同時封鎖新聞、輿論、封鎖所有的信息,中國國內媒體,黨內官媒也完全不報道香港的大示威、大遊行,以至於中國國內的十三億老百姓知道這個情況的人很少。除了翻牆的人、關心這些信息的人知道,或者廣東地區的人知道這個信息之外,大多數中國老百姓不知情。因此香港這個大抗議、大抗爭就不太可能波及國內的政治。這是中共一黨專政設置的一種“屏蔽”、隔離牆。所以表面上看,國內政治不會受到影響,但是黨內不同。因為在黨內,習近平上任以來,可以說經受了不少麻煩,不管是南海、台海、東海以及美中關係、美中貿易戰,香港又鬧成這個樣子,一塌糊塗,可以說習近平富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這個事件本身有習近平個人因素在內。

習近平在幾年前下令“跨境綁架”,因為出版商要出版《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們》這本書,所以習近平個人就下令國安跨境綁架。再有就是商人肖建華,涉及處理習近平姐姐和姐夫的資產,這也是習近平的個人問題,也下令跨境綁架。這次“逃犯條例”、“送中條例”的背景就是要“綁”,把非法綁架合法化、非法的跨境綁架合法化。也就是為習近平前兩年的行為背書。因此習近平的個人因素很重。由於這次修例的失敗,香港人民大抗爭引起全世界的注目,可以說進一步地削弱了習近平的地位。不僅在香港讓林鄭月娥顏面盡失、或者是管制威信掃地,以後她無法面對香港人民,更重要的是在北京、在黨內、在中共高層,習近平所面臨的黨內同僚,肯定會受到直接的或間接的、含蓄的或公開的批評。這是為什麼習近平最近老是在國外躲避的原因。到中亞去訪問、去朝鮮訪問,都是在躲避國內的危機。

但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恐怕接下來在八月份召開的北戴河會議,習近平不會有好日子過。因為屆時,新舊的中共高層領導人都會齊聚一堂。我想,香港問題會拿出來被反習勢力當話題說。那個時候應該說習近平的權勢、權威和權力都會遭到進一步的削弱或者動搖。對習近平來說,去年夏天是一個難過的夏天,今年夏天恐怕又是一個難過的夏天。

法廣:香港民眾空前動員,抵制修法,表現出了極大的勇氣。人們可以從中解讀到什麼?香港民眾的廣泛動員將給世人帶來怎樣的啟迪?

陳破空:香港民眾這種英勇的表現、大抗爭,不僅創下了香港的歷史,也創下了世界的歷史。因為香港在頭一個星期天、6月9號的100零3萬人上街,就已經可以說比2003年反二十三條人數多了一倍。當時是50萬。那麼,回到1989,當時聲援北京的、1989年聲援中國的民主運動,香港的聲援活動高達百萬(人)。(今年)6月16號,人數高達兩百萬的遊行,又進一步地打破了香港的歷史。不僅打破了30年前聲援中國民主運動的抗議浪潮的歷史,而且在世界城市裡,恐怕也是打破歷史的記錄。完全可以載入吉斯尼大全。對700多萬人的一個城市來說,200百萬人上街大遊行、大示威,這是一個罕見的事情。從中可以折射出香港民眾的素質、骨氣跟中國內地很有區別。

香港畢竟有100多年英國管制,雖然在過去沒有建立民主體制,但是一直有言論自由和信息自由、新聞自由,相當地公民社會的特質。公民社會的特質就是權力意識、自我權力意識。他會自尊、自重,當自己的權利受到侵犯的時候,他會挺身而出。作為長期的公民社會,長期的自由社會給香港人民所熏陶的這種不同、不同於中國內地的氣質和他們的信念以及他們的普世價值,可以看出和中國內地有很大的不同。所以這次香港人民的抗爭像一個燈塔,照亮了黑暗的中國,也照亮了世界。而且香港在主權移交中國之後過去22年,一直是蒙羞受辱,蒙灰塵,蒙塵。但是這次,22年被稱為東方之珠的香港,可以說是重新煥發了異彩。這個異彩就是香港人民的抗爭。可以說讓知情的中國人民或者世界人民都是一個極大的鼓舞。

對中國人民來說,香港人民的示範最大的一個效應就是: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上。只有人民站起來抗爭,大規模地抗爭並且持續地抗爭,才有可能改變當局的做法。如果我們設想:香港這次的人數沒有達到百萬或者兩百萬,只是幾萬、幾千,那林鄭月娥和中央政府都不會在乎,逃犯條例會通過;另外香港的抗爭如果僅僅是一天或半天,而不是持續的抗爭,港府也不至於收回、或者北京授意它收回。所以人們的這種抗爭、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非常重要,這是對13億中國人民最大的、最深刻的啟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