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音頻 11:15
2019年5月19日天安門廣場上人們正在拍攝中國國旗
2019年5月19日天安門廣場上人們正在拍攝中國國旗 路透社Thomas Peter供圖

在進入今天主題前, 先上一封“關於要求查處個別北京警察,隨意檢查路人手機,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的舉報信”,這封寫給北京市公安局的實名舉報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

廣告

近日一位北京市民提供的視頻顯示,日前, 在北京市東直門地鐵站口,個別警察一字排開檢查出入路人手機,翻查他們的相片庫及社交網留言內容。如上述情況屬實,我認為此舉違反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相關規定,侵犯了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權利,特此舉報要求查處。 《憲法》第40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除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對通信進行檢查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毫無疑問,手機短信及社交留言等內容屬於公民通信範疇,受 《憲法》第40條保護。

像上述對途徑路人手機通信內容進行檢查,警察事先既不可能知道被查人的姓名,也不可能事先提供相應的《搜查證》,因此,該行為屬於非法檢查,是違憲行為。此舉不僅侵犯了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權利,也嚴重影響首都公安形象。”

有關北京警察在東直門地鐵站隨機檢查公民手機的視頻,一經傳出,影響惡劣,在民眾中造成恐慌,有網友發帖說@goodrick8964:紅色恐怖!北京上海地鐵開始檢查乘客手機,如發現有翻牆或使用不允許的網站、軟件,可能面臨被質詢、拘留的風險!如果該模式在全國推廣,公民隱私權和僅有的信息自由權將徹底被剝奪,下一步可能是軟件掃腦,禁止胡思亂想!老毛沒實現的1984社會全國實現 !”

一周以來,在牆外世界聚焦兩百萬香港人遊行抗議“送中法”以及即將召開的G20峰會之際, 國內社交平台卻在聚焦目前正在全國展開的地名整改運動。 今年三月,六部委聯席會議在京召開,要求各地貫徹習近平指示精神,深刻認識地名的政治屬性,把服務國家主權權益放在首要位置,隨後各地發文,對違規地名建築名稱全面整改。

一篇題為《一覺醒來,我家小區崇洋媚外了》的網文這樣寫道:“一覺醒來,我家“沒”了!別笑,這是真事兒。近日,西安151個小區就被要求整改名稱,部分小區整改理由如下:6號大院(怪異難懂)、紫薇苑歐洲世家小區(崇洋媚外)、皇家園林小區(封建色彩)。總之,只要建築名稱有外國人名、地名,或有封建元素都得改名。

不止是西安,海南省緊隨其後,公布了84個“怪異難懂”、“崇洋媚外”的建築名稱要求整改,甚至連一個村委會都被改了名。

此次整改的重中之重是“洋地名”。對此,一名海南省民政廳的工作人員表示“中國有幾千年的文化,在中國的領土上叫這些洋地名合適不?這不是傷害民族感情嗎?”

一篇題為《取一個西洋名怎麼就傷害到民族情感了?》的網文這樣寫道:“最近多有報道,從西安到海南紛紛都在整頓清理“崇洋媚外”的招牌,一律不允許商家使用西洋特色的名字,整頓的理由是“傷害民族情感”。傷害民族情感這個帽子一戴,似乎就給整頓清理樹起了“正義”的招牌。當商家對清理名字提出合法性質疑時,相關部門的回答更加令人啼笑皆非,“在外國幹嘛不叫中國地名呢”?

我記得2015年,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崇華媚中”的提案,提案內容是將華盛頓某條路用某個中國人的名字命名。奇怪的是,這項提案通過的當天,沒有一個美國人站出來說“傷害了美利堅的民族情感”,反而是中國站出來強烈反對美國國會傷害了中國人的情感。

其實,美國用中國人或中國元素命名遠比中國用美國元素命名更泛濫。美國有一艘軍艦就是用華裔少將名字命名的“鍾雲號”,美國俄亥俄州有一個城市叫代頓,它有一條路叫福耀路,就是用中國著名企業福耀玻璃命名,美國宇航局給月球上的環形山命名了多個中國古代科學家名字,諸如郭守敬環形山和祖衝之環形山。 歐美各國有唐人街,中國有山姆大叔街嗎?

2018年10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率領美國反戰交響樂團訪問北京在國家大劇院演出。一個始料未及的奇蹟出現了,由“豺狼”後代組成的交響樂團居然用五種模式變奏,將《上甘嶺》主題曲《一條大河》演奏得天地動容。觀眾也情不自禁地隨着樂曲旋律輕輕吟唱,一首具有鮮明中國民族情感的電影插曲,居然被“豺狼”後代們演奏得變幻萬千,美的一塌糊塗,讓在場觀眾驚嘆得如醉如癡。樂團的指揮就是美國前總統埃森豪威爾的孫子,他那有力的雙手,將呼喚和平的情感演繹得催人淚下。

按我們的民族情感來說,美國人演奏《一條大河》就是自取其辱,並且還是送上門來自取其辱,因為這個曲子就像一把獵槍瞄準的就是豺狼美國人。然而,美國人不但沒有傷害自己民族情感的絲毫感覺,反而比中國人演繹得更加嗨皮。這是為什麼?因為那是一首曲子,一首非常優美動聽的曲子,中國人喜歡,憑什麼美國人不能喜歡?它既不影響誰的麵包,也不涉及誰的社保,更無關誰的訴求無門,而這些才是美國人的民族情感。

美國人的民族情感絕不是一些虛無縹緲的概念,更不是為了掠奪民權民利而設計出的宏大而嚇人的政治帽子。 然而不幸的是,中國人的民族情感非常中國,它與世界上大多數文明國家的民族情感都是擦肩而過。

如果你在中國說美國好,有人情感就受不了,馬上出來怒喝你是美奸;如果你說日本好,你是日奸;你說中國不好,你是漢奸。如果你穿上一身皮去掀翻小販的生計攤,沒人說你傷害民族情感,但如果你一批評,你就成了傷害中國民族情感的第五縱隊。 

中國的民族情感並不來自普遍的中國人,而是來自某部門的一張嘴。如果某部門想配合央視播映《英雄兒女》的風向,它一張口你的名字就可能是傷害民族情感,但如果某部門為了配合《黃河絕戀》的風向,它一閉口你的名字就可能與世界接軌。
某部門這個物種神奇么?它就是一條嗅覺靈敏的dog,專門看主子臉色決定自己如何張嘴。”

另有網友“Time perception ”發帖說:“要求改名這事,可怕的不是事情本身,可怕的是時機選擇上透露出的那股熟悉的“味道”。比如被盯上的維也納酒店,人家從1993年運營至今已經快30年了,還有那些被要求改名的小區,很多都是超過5年甚至10年以上的小區,他們早不說晚不說,偏偏現在突然和名字較勁了,為什麼?這些幺蛾子猴精的很,他們嗅到味道了,時機來了,折騰的社會氛圍基礎有了,可以出來搞事了,這一點才是最可怕的。打着反“崇洋媚外”改個小區名字只是一個縮影,可以說是他們的暖場表演而已,如果後面社會沒有給予其充分的反擊,那麼接下來的表演不會停,甚至愈演愈烈...”

網友王冉發帖說:“最可怕的是層層公權力持有者變本加厲地媚上欺下,導致什麼幺蛾子都可以隨時發生,什麼規則都可以隨意改寫,什麼結果都可以說變就變,什麼荒誕都可以說來就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