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潘永忠:港民堅持“反送中”運動,意在提醒與警告當局“一國兩制”50年不變

音頻 10:59
香港示威民眾
香港示威民眾 香港/獨立中文筆會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來主權移交紀念日。像往年一樣,香港舉行了“七一”大遊行。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遊行的規模,刷新了過去22年來遊行人數最多的紀錄。在經歷了6月份的兩次百萬人上街抗議“反送中”法案之後,又有55萬港人在七月一日這一天不顧酷暑、走上街頭,高聲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啟政改’、‘釋放所有政治犯’”等訴求。

廣告

部分示威者衝擊並佔領立法會、遭到警方清除。港人高調追求民主自由的表現再次引發全球關注。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向本台闡述了他對港人不顧壓力、勇於捍衛自身權利精神的看法。

法廣:七月一日,香港大批民眾再次走上街頭,舉行了一年一度的七一大遊行。今次“七一大遊行”是在“反送中”大遊行尚未完全平息下來的背景下舉行,是否更具特殊意義?

潘永忠:對於“七一大遊行”,是否更具特殊意義?這一點,我估計很多人都看得明白,也會理解!

1、百萬市民自發上街參加“反送中”運動,已足以證明香港社會的民心民意民聲,港府應該誠惶誠恐了,自古中國有句老話:民心大潮,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2、有人為《逃犯條例》爭辯。我覺得問題不在《逃犯條例》修改的內容本身上,而在於“反送中”這關鍵字上,這是香港市民對大陸司法不相信、不認可,甚至對中共政權不信任。要說理由也很簡單,劉曉波等提出《零八憲章》,要的就是民主憲政治國,其結果憲政實現不了,卻被專制政權逮捕判刑,最終死於刑期。香港也有一些活生生的案例,出版人姚文田案例、銅鑼灣書店案例等,都說明了“反送中”的理由。香港人維護的是司法獨立。

3、在“七一”香港的回歸之日,香港市民在這樣的日子裡繼續示威遊行,堅持將“反送中”運動進行到底,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意在提醒與警告當局,“一國兩制”50年不變,這是香港回歸時中共當局許諾的,所謂的“一國兩制”基礎是新聞自由與司法獨立,香港民眾自然不答應褻瀆司法獨立。

我也聽香港朋友介紹了詳盡情況,我的理解是:50年不變的“一國兩制”,中共政府答應的事,一諾千金,香港市民“反送中”就是一次護法運動!

法廣:港人大規模動員,勇於對北京說“不”,表明了什麼?

潘永忠:我不覺得港人還需要大規模去動員去遊說。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年4月,我們赴港參加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已經聽香港朋友介紹了修法事宜,還列出了「誹謗罪」、「煽惑罪」、「非法經營罪」....其實是堵住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出版的管道。《逃犯條例》還在修改與補充“可引渡罪行”,香港的司法獨立遭遇了行政介入,使得人人動輒得咎,隨時有被抓捕,甚至在境外被「綁架」的危險。這些,在香港社會引起的反彈與抗拒是非常強烈的。

香港是個民主自由開放的多元社會,這就決定了香港市民維護公共權益的政治素養,為什麼不是“反送台”,或者“反送澳”的口號?道理很簡單,民主社會,當然不允許被專制獨裁裹挾與威脅,香港市民眼下不去爭,不去抗,那麼更多的姚文田、桂明海、林榮基等案例會出現,他們這是在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維護社會的公共權益,也是維護每一個市民的自身權益。簡而言之,市民對港府的不滿與抗拒,日積月累,最終是乾柴烈火,一觸即發。這在民主國家是非常正常的現象。

反過來問一下,這樣的修法,港府有沒有聽取與諮詢過廣大市民的意見呢?林鄭月娥已經承認諮詢社會意見不夠,但是事後意識到,是不是太遲了呢?難道還要把責任推給100萬市民嗎?

法廣:一些抗議者七一晚間進入立法會大樓並有些過激行為,遭遇警方催淚瓦斯。北京明確表態指出:絕不允許“嚴重違法、踐踏香港法治,破壞香港社會秩序”的暴力行為。這與六月份香港百萬人大遊行期間,中國政府未予直接干預、相對克制的表現相比,是否發生了某些變化?這是否預示着北京將出手干預?

潘永忠:關於七一晚間立法會的過激行為,據我了解與獲悉的信息,這些不是“反送中”運動所期待與追求的結果。據香港參加運動的朋友介紹,運動本身是和平理性的,毋庸置疑。出現過激行為與打砸行為,是混入示威遊行隊伍中的某些人的所為。

出現這樣的結果,政府應該承擔主要責任,因為6月9日發生百萬人的“反送中”示威遊行,如此大規模抗議活動,已經說明天下不寧,民心浮動,政府的溝通、解釋與協調工作是否跟上了呢?顯然,遠沒有落實與做好。

此外,說到中國政府好像未予直接干預,其實中國政府一直在干預和領導,30年前處理“六四”的鎮壓那一套,自然行不通了。但是中央政府,在國際外交上、宣傳上,均給了林鄭月娥強力的撐台與支持,中共高層官員台上台下紛紛講話與作了指示。“反送中”運動的核心,是不信任與反對中共政府的獨裁統治,這應該是這場運動的本質。

法廣:今年春季以來,香港轟轟烈烈的示威遊行活動,引發了全球的廣泛關注,在中國大陸卻鮮被提及。您對此作何感想?

潘永忠:國內沒有動靜,不是說中國百姓心悅誠服地滿足於一黨專制統治,而是由於現代科技發展,使得百姓對言論、寫作、出版自由,維護人權,及司法公正等正當訴求,越來越艱難了。在中國,政府對人民的監控已經達到全方位了,到處安裝的探頭,連私人領域的私密都無所遁形。所謂的社會保障卡,更是把每一個人變為透明人,個人興趣愛好、教育健康、學歷資歷、經濟狀況、飲食消費習慣、交友乃至閱讀嗜好等,都在政府管轄的視野中,每個人都成為一張塑料「卡片」,上面記錄了所有的個人資料。儘管如此的高壓管控,還是有人站出來大膽地批評政府,王怡就是一位典型代表。

此外,由於大陸的新聞與網絡管控,大陸百姓是否了解與知曉近期香港發生的“反送中”運動,大陸社會與外界的隔絕現況,本身就很能說明這樣的因果關係了。

法廣:您認為,香港最終將如何步出此次危機?政府是否會做出進一步的讓步?

潘永忠:平息此次危機,無非是這麼幾種情況:一是壓制市民,堅持錯誤;二是趕緊糾正錯誤,徹底取消修改《逃犯條例》,特首承擔責任引咎辭職,取得市民的諒解;三是“拖”字訣。

如果是第一種,表面上是壓下去了,但是矛盾終究沒有解決,而且市民與政府的矛盾與對峙會不斷加劇,時不時還可能會持續爆發不可預測的更大運動。

如果採用第二種,認識錯誤,承擔責任,糾正錯誤,及當事者引咎辭職,取得市民的諒解,才會充分體現與證明香港社會民主自由開放的多元特性。

第三種“拖”字訣,也是統治者時常採用的緩兵之計。港府也可能採取暫時避開市民憤怒的抗議高峰,以拖延戰術,消耗市民的鬥志、毅力與決心,背地裡暗下毒手,逮捕積極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領袖們,這也需要市民重視與警惕,保護他人,也就是保護了自己。

馬丁路德曾說過:「我們都陷在同一個網中。別人直接遭遇到的事,也會間接地影響到其他人。如果你不能當你自己,那麼我也當不了我自己。……人不是孤島一個,我們大家都是大陸的一部分,整體里的一小塊。」希望港府能遵循民心民意民聲,共同維護香港的和平發展盛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