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黨媒談人權

音頻 10:57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資料圖片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七月九號,中共中央黨建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會上提出,要把對黨忠誠納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隨後,一張照片在網上傳播,照片上,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委辦公室三名有身孕的女黨員手捧紅色黨章並排站立,照片配文是:“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廣告

有網友發帖說:“一個自稱全心全意為國民服務的政黨,披着國民公僕的外衣,打着實現人人平等的旗號,競然要求國人無限忠誠於它,世界上真有要求主人無限忠誠於僕人的邏輯。真的長見識了 。”

同一天,兩條涉及中國人權狀況的消息引發國內網民的關注,一條是香港女歌手何韻詩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中國除名,另一條是709維權律師大抓捕行動四周年紀念。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當天就何韻詩的相關言論做出回應,指何韻詩是癡心妄想,不自量力。

一篇題為《竟敢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中國除名》的網文這樣寫道:“何韻詩啊何韻詩,你一個小女子,幹嘛要惹是生非呢?小清新的韓劇不好看嗎?古裝宮鬥電視劇不好看嗎?震撼人心的抗日神劇不好看嗎? 作為一個女人,你不在家裡研究怎麼化妝,你跑到外面出什麼風頭?難道你不淘寶嗎,很多女人可以在淘寶上面刷一天,你為什麼就不能去刷刷!女人要有教養!國內那麼多的女德班,你為什麼就不來報名學習!俗話說:女子無才便是德!老祖宗總結的血淚教訓啊!張敬軒、黃秋生之流,因為港獨,頭腦發熱,自毀前程,有的都要靠老婆養活了!何韻詩啊何韻詩,沒事上網購購物,刷刷抖音,拍一些美顏的照片刷朋友圈,多唱歌,多賺錢,多好啊!”

七月九號,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突然在微博上發文,說要冷靜地說說人權的事。他寫道:“近日,西方對中國的人權攻擊又有所增多。還是圍繞一些舊事,針對的主要是“709律師”等異見人士和新疆事務。。。

中西人權摩擦反覆出現,規律變得十分明顯,那就是西方對中國的人權指責都不涉及大多數中國人的基本生存和發展權利,繞開了中國人權的核心部分,而是要維護中國極少數人的政治對抗自由,或者在新疆等民族地區治理問題上指手畫腳。

70年來的現實證明,共產黨領導中國是歷史的必然,是人民的選擇,也已經由憲法載明。 西方從他們的體制將那些異見人士的行為定義在政治權利範疇是錯誤的。是對政治和法律的嚴重混淆。

包括“709律師”在內的極少數“人權活動人士”完全被西方洗腦了,他們悲劇性地走向了違憲的對抗之路,客觀上成為了西方一些力量與中國博弈的棋子。”

胡錫進的這番說辭首先引發的是網民的好奇,很多人回帖質問709是怎麼回事,壓根兒沒聽說過,新疆發生什麼狀況了?

網友“紫霧劫”回帖說:“什麼709、新疆事務,我們連知情權都沒有,現在跟我們來說什麼人權,笑話!”

網友“超菲歌”回帖說:“胡總編:整個微博也就是您能說709,您試着搜一下 709律師,毛都沒有。我們就想了解一下709律師怎麼破壞危害我們大多數中國人的福祉了,您一個人抨擊他們多累呀,了解後讓我們大多數中國人都去抨擊他們 。”

網友“朕愛台灣”回帖說:“709有依法審判嗎?為什麼讓這些律師莫名失蹤,憲法賦予他們的人權在哪呢??為什麼全世界都在拿中國人權說事??? ”

網友“荒野求生俠”回帖說:“我覺得政府只要把咱們國家憲法里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落實,就是最大的人權保障,比如合理的言論、集會自由。”

網友“吾乃虎皮貓大人”回帖說:“先放開網絡,不要讓人民做羊圈裡的羊,再談人權好嗎?”

網友“中華小憤青”回帖說:“改開四十年來,都世界老二了,胡總編嘴裡的中國人權永遠僅限於生存權,和豬差不多,有口飯吃就是對中國人民最大的恩賜!”

網友“羅錦華堂99244”回帖說:“核心部分由哪些人組成?9000萬才是核心部分吧!你要搞清楚,是70年前的人民選擇了70年前的黨,不是現在的人民選擇了現在的黨。 ”

網友“獃獃的朵爸”回帖說:“人權到底體現在哪裡呢? 計畫生育這種事都能執行這麼多年,生孩子生幾個都要規定,請問人權又在哪裡?”

網友“亦水寒”回帖說:“古今中外所有既存的政權,都可以號稱是「人民的選擇」,大清王朝是,袁世凱稱帝是,民國政府是⋯⋯沙達姆政權存在時,也是這麼說的,納粹德國政權在戈培爾宣傳下,更是振振有詞號稱是人民的選擇。希特勒是偉大的德意志領袖。”

七月十號,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2個成員國發表聯合聲明,呼籲中國關閉新疆教培中心。這是多國第一次對中國新疆問題進行“集體質問”。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1日回應稱:“有關國家公然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在涉疆問題上,中國政府和人民最有發言權,不容任何國家和外部勢力干預。
一篇題為《怎麼對待中國人是中國內政》的網文這樣寫道:“怎麼對待中國人,屬於中國內政,跟別人無關,根本沒有必要邀請國際組織赴疆,他們願意說什麼就說,反正我們也不能封住他們的嘴,置之不理就行了。看來中國以後還得把地球管起來,免得有人對中國說三道四、指手畫腳。如果將來發現外星人了,還得把全宇宙管起來,免得外星人也對中國的內政說三道四。”

微友軒轅問非發帖說:“有人說:別把人權問題政治化。這一點問非十分認同,因為人權本身就是政治。
孟子的《滕文公下》有雲:“誅其罪,吊其民,如時雨降,民大悅。”弔民伐罪一詞由此衍化而來。孟子的弔民伐罪指的是:如果一國出現了暴君惡政,其他國就有義務去慰問那裡受苦的人民,並討伐那裡的統治者。如果我們認同這個定義,那麼弔民伐罪至少還有兩層意思:一、統治者如果禍害人民,人民就有理由推翻他。二、當一國發生人道災難,外來的正義力量可對其國進行干涉。

對應到現代文明社會,前者即社會契約精神,後者即人權高於主權。這樣理解完全符合孟子的民本思想。

從敬畏生命的角度看,關注人權問題並不是什麼干涉內政,而應該是全人類的共識。人的生命無價,國之存在的終極目的,就是為生活其中的人們謀福祉。從這個意義上講,一切行為都應以尊重、維護人權為前提,任何以生命、人權為代價的所謂崛起,都是反人類文明的暴行。

比如,當年的印尼排華事件,那些被姦殺的華人是不是期待着國際社會來干涉一下“他國內政”呢?在西方人的思維里,當罪惡在發生,有能力制止卻袖手旁觀也是一種罪惡!因此,當一國之人如螻蟻、書焚烈火,所謂的“不幹涉他國內政”即是對該國無辜百姓的犯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