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湘江大壩水位超記錄使三峽大壩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質疑

音頻 07:24
2019年7月10日,湖南湘江株洲大橋地段水位達到1994年歷史最高紀錄。
2019年7月10日,湖南湘江株洲大橋地段水位達到1994年歷史最高紀錄。 網絡/歐彪峰

中國南方近日持續暴雨引發嚴重洪災,從網上上傳的圖片與視頻來看,湖南省的災情似乎最為嚴重,但是,同往年一樣,中國官媒很少報道類似的災情,或許是因為擔心再度引發人們對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的質疑。7月16日,中國網絡盛傳一段關於株洲湘江大壩面臨潰壩的視頻,從視頻上的畫面來看,情況確實是千鈞一髮,而倘若湘江大壩垮塌,將對下游的株洲,長沙等大城市造成嚴重威脅。那麼,株洲現場的情況究竟如何?湘江水位超過歷史記錄是否與長江三峽泄洪有關?我們就此採訪了居住在湖南株洲的中國國內的活動人士歐彪峰先生,他近日密切關注株洲的災情。另外,網上有言論認為湘江水位上升與三峽大壩泄洪有關,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對此作何評論?

廣告

法廣:歐彪峰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能否介紹一下您今天在株洲現場看到的情況?

歐彪峰先生:就株洲市而言,今天的水位應該正在下降,水位最高的一天是7月10號,我曾經在網上發了一張照片,株洲大橋下的水位已經達到1994年6月18日歷史水位最高的水平,今天株洲市應該開始下降,當局應該是出於對下游大城市的保護正在採取措施,但是上游的大壩地區的災情十分嚴重,根據我的一位在大壩那邊的朋友的介紹,他們那裡的水位比94年歷史最高紀錄要高出60公分,有多個堤壩已經被衝垮,很多地方被水淹了。

法廣:今天網上瘋傳一個視頻,說是湘江大壩面臨潰壩威脅,您看大這個視頻了嗎?您覺得可信嗎?

歐彪峰先生:我對水壩當地不太了解,不能確認或者否認視頻的真實性,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官方的說法一定是不符合事實,官方說,水位比歷史最高水位低60公分,而事實上,是超過了60公分。所以,很多地方都被淹了。

法廣:湖南多個地方尤其是株洲一帶遭受洪災已經多日,中國官方有沒有對人員以及財產損失做出統計?

歐彪峰先生:經濟損失肯定是很嚴重的,但是,中國官媒是不會報道的,很多地方房子的一樓都被淹了,中國的媒體不會報的。不要說是財產了,就是有人要傷亡媒體都不報。前幾天,好幾個朋友都聽說了一人因觸電而死,這一消息是已經確證了的,我的朋友就住在附近,但是,媒體卻並沒有報道。媒體只會報道正面的美好的消息,因為民間的負面消息政府並不希望看到。

法廣:您在當地有沒有聽到湘江水位上升達到歷史記錄的原因?網上有言論認為湘江水位上升與三峽大壩泄洪有關,您怎麼看?

歐彪峰先生:這個很難說,我不是水利方面的專家,不太了解這方面的情況。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就此接受了本台的書面採訪,王維洛:“湘江大壩的水位與三峽泄洪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和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關於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有關係。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是將長江中下游堤防的防洪能力從(防)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據說今年湘江洪水是五十年一遇。三峽工程論證防洪組顧問陸欽侃先生早就指出,三峽工程防洪能力十分有限,對長江中下游支流洪水無能為力。但是中共政治局在做出三峽工程決策的會議上請來兩個人,一個是錢正英,一個是李伯寧,錢正英的報告談的就是三峽工程和洞庭湖的關係,但是她至今不敢公布報告內容。而當年的湖南省省委書記專門寫了一篇文章說,湖南人民盼望三峽工程的建成,三峽防洪功能對湖南人民的造福等。”

感謝歐彪峰先生與王維洛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