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谷歌為中國市場“叛國”了嗎?庫德洛罕與特朗普不同調

音頻 05:35
中國屏蔽或阻攔了包括谷歌、臉書等幾乎所有重要的外國互聯網競爭對手。
中國屏蔽或阻攔了包括谷歌、臉書等幾乎所有重要的外國互聯網競爭對手。 路透社

全球科技業巨頭難免遭人詬病或牽扯到些法律糾紛,這一次谷歌更是受到嚴厲指控。7月14日,矽谷知名科技投資人提爾(Peter Thiel)指控谷歌與中國合作的行為涉嫌“叛國”。兩天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表示,提爾是一個傑出人士,並在相關議題上比任何人都還要熟悉,因此就他對谷歌的叛國指控一事,政府將會“看一看”。外界因此推測白宮或將對谷歌展開調查。

廣告

在全美保守主義大會上,提爾指出,谷歌準備用“蜻蜓計畫”:一個接受審查以及信息屏蔽的搜索引擎來重新回到中國市場,同時谷歌也摒棄了與美國軍方的AI相關契約,並以此提出了“叛國”的指控。認為谷歌的高管以及Alphabet旗下的AI公司DeepMind有可能已經被其他國家的情報機關滲透。

所謂的“蜻蜓計畫”便是一個能符合北京當局的標準,即帶有審查機制並能過濾信息的搜索引擎,據稱是谷歌要重返中共市場而準備的一個項目,而谷歌高管也曾經公開承認過這個項目的存在,並表示該搜索引擎雖然接受審查,但仍舊能完成99%的搜索需求。

不過後來又有消息指出,參與該項目的工程師也紛紛被調走,研發團隊極有可能因此解散,意味着“蜻蜓計畫”上市的希望相當渺茫。其實在這個消息剛傳開來時,谷歌便飽受各界批評,認為谷歌這是在協助中共政府監控人民。許多指責都感覺谷歌的“蜻蜓計畫”不夠透明,對絕大多數的內部員工都隱瞞了相關的消息。

另外,不久前,谷歌政府事務和公共政策部門的副總裁Karan Bhatia再次證實,他們已經終止了蜻蜓計畫。

針對提爾的驚人之語,據本台舊金山特約記者王山引述美國財經電視CNBC的報導認為,中國間諜在矽谷活動的說法有根據,但提爾指控谷歌“叛國”的言論缺乏證據、誇大其辭。CNBC認為,谷歌是為了重新打入中國市場而被迫配合中國的政策,跟“叛國”扯不上邊。

報導提到,許多國家都對美國大企業進行間諜工作,中國有最多的資源及決心,但企業都心裡有數,對美方情報機構來說更非新鮮事。臉書前安全長史塔莫斯(Alex Stamos)就發推文表示,推斷中國情報人員吸收了美方各大科技公司員工“是完全合理的”。

CNBC報道還稱,提爾進行了一場言辭激烈的政治演講,目的是轉移監管機構對臉書的注意力,臉書目前正因其隱私漏洞和創建數字貨幣Libra而受到審查。這樣做可以將“矛頭”指向谷歌,而谷歌也是臉書數十億美元廣告收入的競爭者。

據披露,提爾是臉書董事會的成員,矽谷最知名的特朗普堅定支持者。2004年,提爾借了50萬美元給了一位哈佛學生進行創業,拿了將近10.2%的股份,這間公司就是後來被人熟知的臉書。

有分析說,特朗普的聲援一方面是因為提爾是他堅定的支持者,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和谷歌早有“過節”,最近他一直在指責谷歌壓制他的保守派支持者,試圖操縱美國大選,使之有利於民主黨。

同時還可注意到的是: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也試圖淡化疑慮,他16日在福克斯商業頻道對此做出回應。庫德洛說:“我不確定提爾在指什麼,我跟谷歌執行長定期碰面,我認為他們是為美國工作,為了這個國家,而非為中國,我一刻也不曾相信谷歌有‘叛國’行為。”他並稱:挑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毛病是很時髦的,可能有些值得,有些不值得。

至於谷歌,應該也不想被扣上“叛國”這頂大紅帽。據美國之音引述新聞網站BuzzFeed周二報道說,谷歌將禁止中國上市應用程序開發商觸寶(CooTek)進入其應用商店和廣告平台,因為這家公司的應用程序向用戶投放破壞性的廣告。

谷歌應用商店Google Play中有數百款安卓應用程序來自觸寶公司,目前已有60多款應用程序從谷歌應用商店下架,據悉,還會有更多觸寶公司的應用程序面臨下架。

報道還說,觸寶是今年穀歌封禁的第二家中國主要應用程序開發商。今年4月,北京小熊博望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DO Global存在廣告欺詐行為,違反了谷歌的政策,其所有應用程序均被下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