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音頻 13:00
高敬文教授,2019年7月巴黎
高敬文教授,2019年7月巴黎 法廣 RFI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國著名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遠東政治專家,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系主任。他長期以來關注和研究中國政治和社會經濟等問題,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對中國政治體制及其走向進行深入探討。

廣告

最近高敬文先生在返回法國之際接受法廣專訪,談到他對目前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民主未來可能性,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及後果以及新疆再教育營問題等問題的看法。

法廣: 您在《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一書中如何分析和預見中國未來民主走向?

高敬文:我比較悲觀,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有兩個。

首先, 中國如果要繼續維持一黨專制就要對反對或想改變一黨制的人進行打壓,所以中共不可能接受在野黨的出現,因為一旦有在野黨,積極分子就會被抓,被關押強迫坐牢。其次,中國老百姓大部分也不要求民主。當然有些精英希望中國慢慢朝民主化發展,但他們為數很少,也沒有多少空間可以發表意見,讓大家了解認識他們的想法。

而且我在這本書里對中國的政治價值觀進行了分析,我想中國的政治價值觀不僅很傳統,而且受到共產黨影響很深。中國共產黨1949年開始執政以來,持續了70年時間了,中國沒有辦法發展民主文化,所以,我想可以說中國大陸今天缺乏民主文化,這也並不意味着將來不會有所發展,現在中國的中產階級發展很快,但是一般中產階級並不特別要求民主,他們要保護自己的安全和自身利益,所以,談到改變一黨制度的問題可能還為時過早。

法廣:不得不承認的是,中國共產黨將近百歲,中共建政也70年了,是否可以說中共還是有其獨特的統治方式,當然包括強勢打壓反對派?

高敬文:我想中國共產黨這個組織很有實力,已經有九千萬黨員,總數超過了德國人口,但有何意義呢?中共的問題是這是一個完全不透明的組織,如果不是黨員就無法認同中共,對共產黨的活動也不會有興趣。所以我想未來共產黨將遇到很大的挑戰。因為如果要保持一黨制度 ,就要保持秘密社會的方式,一旦公開就有分裂的危險,可能會分裂成兩三個不同的派系,我想黨內現在有自由派、改革派、保守派、獨裁民族主義等派別。

習近平屬於保守的,要強國強軍的派系。

所以我覺得共產黨現在還有未來,因為沒有其他的勢力可以取代它執政和領導中國。但未來最大的挑戰就是內部的衝突,衝突會導致共產黨內部的分裂,但這不是明天就會發生的。

法廣:從全球範圍看,你認為中國目前是否真的很強大?

高敬文:可以這樣說,但中國現在還有很多弱點,而中國人自己最清楚弱點所在。這是一個上下級關係很強的制度,但缺乏團結性,每個人都只關心自身利益,大公司都要保持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時我認為缺乏和諧,反而有很多衝突。

同時也有一個合法性的問題。當然,習近平權力很大,但這個權利是否被接受也有疑問。我想精英階層中很多人有意見,特別是他2018年三月修改憲法(按:取消主席任期限制)以來,很多精英階層對他有意無限期擔任國家主席有意見。這是一個退後的決定,與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理念相反,是恢復個人崇拜,要終身做領袖的行為。這一點正是鄧小平反對和擔心的,因為這樣會導致毛澤東這樣的獨裁再次出現的危險。

當然,獨裁可以讓中國在國際上比較強,但在國內有缺陷,比如權利繼承和傳承的問題都沒有任何制度化的安排,每次權利交接都猶如政變。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弱點。

關於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我認為中國之前利用全球化的經濟政策進行了發展,可以說濫用世貿組織的規定得到快速發展,出口多,進口少,加強外貿地位。但是我覺得現在除了美國外,其他包括歐盟在內的國家都有很大意見,認為中國態度很過分,不想繼續這樣繼續下去。

歐洲是自由的經濟,不給國企補貼,但中國的國企一直有政府的補貼,歐洲是開放的市場,但中國市場並不開放。在這樣的背景下,當然不可能進行公平的競爭。所以我覺得現在到了一個該發生改變的時間了,中國經濟將變軟,會遇到更多困難。不僅經濟發展減速,還有地方債務的問題,同時也有很多國企賠錢,比如大家都一直認為很成功也很方便的高鐵,高鐵票價很便宜,但高鐵是賠錢的,賠得很多,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如果很多國企都賠錢,中國政府繼續予以補貼,將無助於中國經濟的健康,這是也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認為中國經濟將來要面臨更多的挑戰和問題。

法廣:中國經濟下行也在國際上引發擔心,因為習近平上台以來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很多國家實施高額貸款,俗稱”大撒幣“,隨着中國經濟發展步伐放緩,這些接受了中國巨額貸款的國家是否也會面臨風險?

高敬文:要小心,實際上並不是所有國家都面臨著同樣的危險。有些國家都對中國債務很高,尤其是吉布提,這個國家的債務超過GDP百分之百,其中百分之八十是中國債務,對這個人口僅有一百萬的小國來說這是個很高的數據。

另外還有巴基斯坦等國家都有這個問題,最近德國一個經濟研究所的研究結果顯示,目前中國對發展中國家的貸款已經超過了經合組織,這個結果很有意思,但也只是估計數據,因為這些中國對外的貸款有一部分錢並不離開中國,實際上只是從銀行轉到了國企中,也就是說,由國營企業完成一個項目,但錢不離開中國,但是發展中國家卻要還錢給中國,如果沒有錢就需要用石油還,比如安哥拉,委內瑞拉,剛果就是這樣做的,但是對沒有石油的國家就很麻煩。

所以,今年“一帶一路”的論壇上,習近平說得就很清楚,說要小心,儘管這不是自我批評,但他承認要更加負責,在貸款之前要看這個國家有沒有還錢的能力。

中國希望為國企拉來更多的項目,目前在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一半以上是中國公司參與製造的。可以說中國貢獻很大,地位也很高,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持續性的發展,如果不能持續,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法廣:您如何看目前新疆的局勢?

高敬文:新疆一個真正的悲劇,但我認為這是一個短期的想法和戰略,未來對中國並不好。

當然我了解每個國家都要控制恐怖分子,但是怎麼可以把維吾爾族20%的人口關進“集中營”(按:中國稱再教育營)?希望這些人被洗腦?但是這些人會改善嗎?他們離開後,會更加仇恨漢人,所以今後維漢如何共處?如何恢復和諧?這一點我不了解。

我們知道現在維吾爾族和漢族無法在一起生活,所以我擔心恐怖分子今後的活動可能會更加厲害,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國際社會也予以了關注,但是面對中國這個強國,哪個國家敢說話?

大部分伊斯蘭教國家也不敢發聲,有一段時間土耳其曾經發聲,但習近平立即請土國總統埃爾多安到北京訪問,之後就閉嘴了。因為中國給了他很多項目,很多錢。所以現在土耳其政府不敢說話,欠中國很多錢的巴基斯坦政府也一樣。唯一敢提意見的是美國和歐洲,但是是否會進行制裁?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感謝高敬文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