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在美國,該死的沒死;在中國,不該死的死了

音頻 05:07
辱母案開庭張扣扣一審被判死刑民間憤怒
辱母案開庭張扣扣一審被判死刑民間憤怒 網絡

近來,美中兩國法院各有一起殺人案宣判或執行:美國聯邦法院判處殺害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中國女青年訪問學者章瑩穎的同校學生克里斯滕森終身監禁;中國法院判處為母親復仇殺人的陝西漢中退伍軍人張扣扣死刑並已執行。這兩起殺人案都為中國民眾所關注,中國網民異口同聲發出聲音:在美國,該死的沒死;在中國,不該死的死了。

廣告

克里斯滕森殺人案發生於2017年6月9日。章瑩穎錯過了從學校開往公寓的班車,克里斯滕森邀章瑩穎坐上自己的汽車卻把她載回自己公寓,從此再也沒有人見到章瑩穎。章瑩穎失蹤案被列為聯邦大案,聯邦調查局全力偵破,6月30日將克里斯滕森拘捕,7月3日聯邦法院對兇嫌開始審訊。2019年6月24日,陪審團裁定克里斯滕森罪名成立;7月18日,由於12名陪審員,有2人不同意判處克里斯滕森死刑,法官宣判克里斯滕森終身監禁。

克里斯滕森殺害章瑩穎手段極其殘忍,他強姦了章瑩穎後,用棒球棍把章瑩穎打死,然後將其頭顱割下、分屍,至今不肯供出章瑩穎的屍體丟棄何處。克里斯滕森向自己的女友講述殺害章瑩穎的過程,說自己渴望殺人留名。聯邦檢察官和章瑩穎的父母都要求判處克里斯滕森死刑,反對處死克里斯滕森的一位陪審員表示:如果處死克里斯滕森能換回章瑩穎的生命,他會投贊成票。陪審員制度在美國法律審判中具有絕對權威性,是一票否決制。這一制度保證了審判與裁決的公正,而且絕不輕易剝奪人的生命。即使如殘忍殺人的克里斯滕森,他的生命權,也得到尊重。

張扣扣案的結局卻與克里斯滕森案相反。1996年8月17日,13歲的張扣扣目睹母親被同村王自新的三子王正軍打死。母親死在張扣扣懷裡,在馬路上被公開解剖,頭皮撕開、頭顱鋸開。殺人者王正軍被輕判有期徒刑7年,三年後釋放,王自新的長子王校軍是當地副鄉長,王家從未向張家道歉。2018年春節,長大成人的張扣扣,為母親復仇,他殺死了王家父子三人,幾天後投案自首。

張扣扣案的審判遠沒有克里斯滕森案那樣慎重。律師為張扣扣作辯護,指出當年的審判沒有給張扣扣足夠的正義感,不為法院採納。律師的辯護詞在網上曝光刷屏,網民的呼籲也改變不了判決結果。其實法院決定不了張扣扣的生死,他生死的決定權在中共政法委手中。儘管復仇被認為是民間的自然法,在國際司法實踐中,對復仇行為要麼從輕處罰、要麼赦免其罪、要麼予以嘉勉,但中共一定要處死張扣扣,就像早年一定要處死楊佳一樣。中共必須維護中國社會的不公,只允許製造仇恨不允許復仇,不然六四屠殺的劊子手,強拆民房、強佔土地致人死命的黨政官員,都會成為復仇的對象。還有,1949年以來,在土改、鎮反、反右、大饑荒、文革、嚴打、鎮壓法輪功等等,殺死、折磨死、餓死導致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那些禍害了中國70年的共產黨人,也都會成為復仇的對象。

克里斯滕森該死沒有死,雖然此案也引起美國輿論的質疑,但沒有人要求推翻陪審團的判決。而張扣扣不該死卻死了,再多的質疑和呼籲也未能挽回張扣扣的生命。不過,在美國人的心目中,克里斯滕森的靈魂已經死了,被埋葬在監獄中;而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張扣扣仍然活着,就像楊佳一樣,成為英雄,被國人永久記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