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香港,鎮壓行動中的黑社會陰影

音頻 05:57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報紙摘要 RFI

23日出版的法國全國性大報重點關注的國內、國際新聞有: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來法國國民議會演講引發爭議、英國新任首相即將登場亮相、法國一艘潛水艇失蹤半個多世紀後被尋獲、委內瑞拉民眾面對雙總統政治僵局漸失信心、烏克蘭提前立法選舉後政治格局重組、印度雄心勃勃推進月球探索計畫、等等。關於中國,香港反送中遊行中的黑社會暴力陰影引發媒體關注。財經報刊《回聲報》也刊文報道了中國電訊業巨頭華為曾幫助朝鮮開發3G網絡,以及中國科創版首批公司上市引起關注等消息。

廣告

香港鎮壓行動中的黑社會陰影

關於香港7•21反送中大遊行之後在元朗地區發生的暴力襲擊示威者事件,《解放報》以“香港,鎮壓行動中的黑社會陰影”為題發表文章,引述許多受害者和目擊者證詞,介紹當時的暴力情景。香港立法會24名泛民主派議員聯名發表公開信,指責警方與黑社會同謀。這篇文章簡短介紹中國黑社會出現的背景和發展指出,1949年中共建政時,一些組織退往香港、澳門和台灣。這些秘密社團數以萬計的成員從事勒索等活動,而其頭領則專事賄賂警方和官員。中共最終意識到了這些行動有效、行蹤秘密又腐敗的組織的利用價值。1994年,也就是香港主權正式回歸北京前三年,中聯辦負責人表示,只要這些人愛國,就應當團結他們。文章繼續寫道,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爭普選和平靜坐行動就曾遭遇武裝人士的襲擊,而這些人身份如何始終無人知曉。7月21日港人再次上街遊行,抗議港府推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當晚遊行結束後,主要身着黑衣的示威者遭到一些身着白色T恤者的襲擊。襲擊發生在黑社會團體“和勝和”勢力強大的新界元朗地區。香港法政彙思召集人 Jason Y.Ng向《解放報》記者表示,這些人在襲擊之後退回到附近村落很容易。他們與警方有一種默契,警方進入他們的地盤時非常謹慎。而且,警方一直置身事外,事發幾個小時之後,才出動。《解放報》報道指出,許多影像顯示,這些白衣男子曾與警察或建制派議員交談。但目前無法知道襲擊行動的命令來自何方。這些黑幫人士的行動可能是試圖威懾民眾不要再上街。但Jason Y.Ng 認為,這種做法只會適得其反。他表示,示威者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已經徹底改變。問題已經不只是政治,而且也事關道德與良心。民眾有可能在政治層面觀點各異,但這裡善與惡界限如此分明,只會給反送中運動帶來新動力。

《費加羅報》的報道也側重泛民主派陣營對香港警方與北京支持的黑社會勾結的指控。報道寫道:在靠近大陸的元朗地區發生襲擊事件的次日,很多港人都在想:中國是否派出黑社會,毆打香港爭民主示威者。文章描述了當時結束遊行準備乘坐地鐵回家的示威者,遭遇白衣人追打、圍毆的場景。這些白衣人在元朗地鐵站附近一直停留到凌晨,但警方沒有拘捕任何人。社交媒體上的一些視頻甚至顯示,一些看上去是襲擊者的白衣人乘坐有內地牌照的汽車離去。文章指出,儘管沒有證據顯示是北京當局幕後操縱了這些襲擊行動,但很多港人都表示,北京並不是第一次利用黑社會,讓抗議者或媒體噤聲。2014年2月,香港《明報》記者劉進圖光天化日之下,遭遇一名戴頭盔男子襲擊。劉進圖很多同事當時都懷疑,襲擊是為中國服務的黑社會所為。2013年,在中國內地被禁止發行的香港《陽光時務》雜誌出版人陳平也曾被兩名蒙面人毆打。

香港警方聽任武裝黑幫毆打示威者

“香港警方聽任武裝黑幫毆打示威者”,這是《回聲報》相關報道的標題。報道寫道,香港第7個反送中抗議集會周末的次日,特首林鄭月娥強烈譴責一些示威者襲擊中聯辦建築。警方發射橡皮子彈和催淚彈,試圖驅散那些正在中聯辦外牆上塗鴉的人士。但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一些示威者在一個地鐵站遭遇一些黑幫打手的襲擊。法國智庫“亞洲研究中心”負責人迪蒙柳向該報記者表示,這可能是一種警告。各種可能性都有:襲擊者可能是當地黑幫打手,也可能來自附近的邊境的另一側,受到北京的某種鼓勵。北京對香港持續不斷的抗議活動感到不安。示威者如今要求釋放被捕人士,要求雙普選,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在這種背景下,不排除元朗襲擊事件是在向香港示威者傳達多種信息的可能性。

華為集團曾秘密幫助朝鮮鋪建3G網絡

關於華為,《回聲報》引述《華盛頓郵報》近日獲得的資料披露,中國電訊巨頭華為曾在自2008年起的8年間,幫助朝鮮鋪設3G網絡。報道指出,這則消息有可能導致華為面對新的制裁措施。根據《華盛頓郵報》獲得的資訊,當時,朝鮮找不到可以協助鋪設移動網絡的合作夥伴。而2006年,金正日訪華期間曾前往深圳,參觀華為。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領導人決定啟動朝鮮移動運營商高麗電訊(Koryolink)。但《華盛頓郵報》的報道也強調,並不確切了解華為集團扮演的具體角色。華為集團當時與中國國營企業熊貓國際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合作,將華為設備經丹東運送至朝鮮境內,然後經鐵路運送到平壤。2006年,國際社會加緊對朝鮮的經濟制裁,這兩家公司開始撤離。但高麗電信的通訊網絡繼續使用華為設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