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澳大利亞/香港/中國

澳大利亞一大學“反送中”聲援抗議:港陸學生對峙引發中澳外交互嗆

雙方對峙中發生推搡等暴力衝突出現
雙方對峙中發生推搡等暴力衝突出現 DR網絡圖片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數十名來自香港的學生及當地“反送中”抗議同情者在周三於校園內搭起攤位,通過集會聲援反“反送中”立場及向在校師生宣傳有關抗爭事件,期間有上百名大陸學生到場高呼反“港獨”口號,並播放、歌唱國歌,兩撥人有口角,甚至推搡現象出現。這一事件也在隨後的數日內引發了兩國外交部門的評論和互嗆。

廣告

事發當天,昆士蘭大學內部舉行市場日(Market Day)社團開放活動,有當地學生在校內發起了題為“為香港和新疆行動”的抗議活動,旨在宣傳自今年6月爆發的香港“反送中”社會抗爭,以及抗議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等少數族群採取的“再教育營”拘禁。據昆士蘭大學校刊《願它永遠綻放》(Semper Floreat)一名叫瓊斯(Nilsson Jones)的編輯向英國《衛報》介紹,大約有50名香港留學生和100名當地學生參加了這場抗議,而隨後有大約200或更多的中國大陸學生到場反對這一活動。據悉,當日上午10時左右這些香港學生到場舉行集會靜坐,並於現場設置表達“反送中”訴求的“連儂牆”供路人發聲,同時又展示出數張有關香港示威的大型海報,以聲援香港的示威活動。期間可以看到有抗議學生高舉宣傳“721元朗白衣人暴力事件”及記錄“反送中”抗議活動發展過程和寫有“對中國引渡說不,保護香港自由”等宣傳牌向過路師生介紹。

瓊斯說,“可以看到示威者舉着‘一百萬穆斯林被拘禁’、‘自由香港’等抗議牌。現場的氣氛則隨着中國大陸學生的到來而升級,他們中有人高舉擴音器大聲播放中國國歌”。他說,“雙方對峙隨着親中國的學生開始上前撕毀抗議者手中的海報和宣傳牌而變得暴力升級”。有參與集會的昆士蘭大學學生Christy指出,集會目的是要求香港政府能夠回應民間“五大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銷6.12集會的暴動定性等,並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香港的情況。反對的大陸學生則通過手持“China's Hong Kong(中國的香港)”標語集結,用便利貼在“列儂牆”上貼下“香港是中國”等字樣覆蓋原有的便利貼,並高呼“中國!中國!”等口號。有部分人士並對示威者加以辱罵,也有人控訴他們是“港獨”。雙方人群有部分人士最終發生肢體衝突,但迅速被校方安保人員勸離。

事件發生後,昆士蘭大學在周三和周四來兩度通過聲明對這一事件作出回應,提出希望各方能尊重不同的意見,讓員工和學生能在安全的環境下表達意見,並強調校方對暴力和恐嚇“零容忍”。同樣就這一事件,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事館發言人周四通過官網發表通報稱,“據了解,7月24日下午,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引起包括大陸和香港在內的中國留學生的憤慨和抗議。”通報強調,“總領館高度重視中國留學生安全,肯定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堅決反對任何分裂國家的言行,反對一些人借上述事件製造中國大陸和香港學生的對立,煽動反華情緒。”該總領館還提出,將堅決維護中國留學生的合法權益;希望中國留學生遵守澳大利亞法律法規,依法表達訴求。

澳大利亞方面,外長佩恩於周日發表聲明回應稱,“澳大利亞政府希望所有的外交官都能尊重受到保護的言論自由權和合法抗議權,即便是在有爭議和敏感的問題上”。佩恩說,“如果某外交使團行為損害了這些權利,包括鼓勵破壞性行為還有潛在暴力行為,政府都會十分關注”。隨後,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發言人則進一步表態稱,“我們認為,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館發言人7月25日有關表態是恰如其分的。任何對該表態的誤讀和過度反應是令人遺憾的,也是不可接受的。”另一值得一提的是,據《悉尼先驅晨報》周四報道,澳大利亞13所大學被指與中國國家漢辦簽訂協議,明確表示必須遵守漢辦在孔子學院教學方面的決策權。澳大利亞政府已對此展開調查,判斷該協議是否涉及違反去年通過的反外國干涉法。

報道稱,這些澳方院校與中方簽署的協議中均有相同的條款  “必須接受孔子學院總部對教學質量的評估”。而作為回報,簽約大學將至少獲得100,000澳元的資助  前期150,000澳元和3,000本中文書籍以及其他材料。澳大利亞當局則要求這些學校註冊登記校內的孔子學院,以確保在新的法律下追蹤外國機構的影響力,防止其影響澳大利亞的國內政治和校園學術自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