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網絡留言跟帖與官方對李鵬的評價形成巨大反差

音頻 08:15
1993年三月十五日時任總理李鵬在人民大會堂做工作報告。
1993年三月十五日時任總理李鵬在人民大會堂做工作報告。 路透社

中國國務院原總理李鵬去世的消息七月二十三號經新華社通過官網發布後, 在很短時間內收到三萬多條點贊,最終迫使網站關閉點贊功能。網絡留言跟帖與官方對李鵬的高度評價形成巨大反差,反襯出中共與民意的背離。李鵬在執政黨發出訃告里被譽為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八九六四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功臣,但在社交平台上,他卻因鎮壓六四學生運動和主修三峽大壩,被視為中華民族的歷史罪人,黨媒所讚譽的功績被民意視為留給中華民族的罪惡遺產。

廣告

李鵬死訊發出後,社交平台一片歡騰,有網友第二天發帖說:凡有點良知的人,昨夜無不狂歡。凡有點正義感的人,昨夜無不額手相慶。 朋友圈裡幾乎刷屏,其中有一幅對聯讓人 回味無窮: 上聯是:生前千夫所指,下聯是:死後普天同慶。橫批:千古罪人(遺臭萬年)

當晚,北京街頭傳來慶賀的爆竹聲,許多網友餐館相聚,把酒高歌。

有網友發帖說:“大鳥死了?三峽大壩的事還沒清算,近期放水給下游造成不可估量的災難!一死了之!!我不答應,全國人民都不答應!”

另有網友發帖說:“昔人已逝,大壩慟抖,平湖淚溢中下游,音容宛在,廣場無言,幽燈夜聞天下悲。”

有署名“文不寥生”的作者賦詩一首,題為《他死了,我們要喝一杯》:

他死了,我們要喝一杯
或慶祝或祭奠
難以言說

儘管他死得太遲
可他畢竟死了

他在某個特定歷史時間
決定了青年的生死
卻無法決定自己的死期

我們什麼都無法決定
但可以決定今天的心情

我們相約舉杯
讓冷酷的歲月飛一會
再回到眼前,舉杯相碰
一飲而盡 一飲而盡

因為下一次舉杯
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有署名“老炊”的作者賦詩一首,題為《死鳥》:

生前未聞草根愛,
死後沒有網民哀。
曾揮大刀屠學子,
敢攔大壩刮國財。
萬丈怒火雨難滅,
卅年悲思花盛開。
神州十億額手慶,
中華又少一蟲災。

有署名崔匡的作者賦詩一首,題為《關於一隻鳥的死亡訃告》,詩中寫道:

一隻富可敵國的鳥
死在一抹
紅色帝國的斜暉里
發出一聲脆響
也許它在紅霧中活得太久
它知道,黎民百姓早已心生厭惡

它的魂將飛往水庫
鑽進壩底
藉以逃脫鞭屍之懲
但它不知道,
長江的水
日日夜夜不停地
也不能洗凈
它所有的孽。
在它死後,
天下所有的飛禽
在一段時間內
將變成敏感詞

有網友發帖說: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稱陀是老百姓。 紙是包不住火的,故事好壞都會流傳。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這是千古流傳的祖訓。不管你姓封還是姓資,何況你是姓社。 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而他為官一任,不但沒有造福一方,相反留下了巨大的隱患。三峽大壩如定時炸彈一樣懸掛在億萬國人的頭上,不知道何時決堤。

原先承諾三峽建成後電費降到8分錢一度, 可惜電費已經一塊多一度了。

另有微友賦詩一首,題為《就用8分電費埋了你》:

沒有渾然不覺的生
也沒有善惡不決的死
沒有天衣無縫的謊言
也沒有功過無評的旅客
沒有自封自賞的頭銜
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慶賀
沒有永不發黴的真相
也沒有不爛的騙子舌根
特供延長了你的罪惡
我們用8分電費埋了你

……
(王洽旭)

一篇題為《他的生與死詮釋着中國文化不朽的邪惡精髓》的網文這樣寫道:

三十年前,他欠下中國人第一筆血債。大約二十四五年前,他不顧十幾位中科院院士的聯名反對,對黃萬里先生據理直諫的肺腑之言置若罔聞,又強行上馬了三峽工程,從此中國電力幾成他家私產。他在開工典禮上信誓旦旦的說過:三峽大壩一旦建成,南中國的防洪抗旱將一勞永逸,並能解決中國人三分之二以上的用電需求,國人電費負擔將降到8分錢一度……可是,三峽大壩建成之後,汶川、玉樹地震了,洞庭、鄱陽見底了,凍雨、雪災不斷,四季冷暖失常……水電佔比不到10%,百姓電費負擔增長十倍以上……

更重要的是水庫蓄水防洪功能幾近於零,進水量和排水量相當,整個南方旱季湖泊枯竭,雨季一片汪洋……

今年,谷歌地圖突然爆出大壩變形移位三四十米的消息,日本學者研究之後發出大壩可能崩潰決堤的警告,南中國自湖北至江蘇數千公里土地上數億百姓面臨滅頂之災……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他死了,竟死得如此乾脆……

我始終認為中國文化最大的敗筆就是,好人不長壽,壞人活千年。無奈中我們只好退一萬步這樣想,如果他是被三峽大壩愈演愈烈的壞消息嚇死的,倒也多少還能免費贈送一絲不忍痛恨的慈悲和憐憫……

中國人都說死者為大,而他的卑賤,國人再怎麼合乎傳統禮貌的做作,都無法掩飾對其嗤之以鼻的輕蔑和憤怒。

他的生與死詮釋着中國文化不朽的邪惡精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