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元朗“721”涉黑襲擊後 唯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可緩解香港社會撕裂

音頻 06:07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議警民對抗資料圖片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議警民對抗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民眾反對港府強行推行修訂《逃犯條例》的社會運動在本周迎來新的高潮。由於在上周日於接近深圳的元朗區內發生了上百名疑似黑社會團夥,在元朗西鐵站等多個地點手持棍棒無區別地群毆攻擊路人、乘客和所有身穿黑衣的市民事件,並造成45人受傷入院後,香港各界對此給予強烈反應,他們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這場罕見的黑勢力干政攻擊市民事件加以調查追責。

廣告

與此同時,由於7月21日事發當晚警察在接到報警近40分鐘後,才有效趕到襲擊主要發生地點元朗西鐵站維持治安,而離事發地最近的警察局僅距元朗西鐵站1200米,因此民間對所謂“警黑合作”的質疑,或是對警方在這一事件中未盡職守的批評聲音曾起彼伏。這一事件在至今由特首林鄭月娥領導的港府未直接回應由抗議民眾提出的“反送中五大訴求”的前提下,進一步加劇了香港社會當下的官民撕裂和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危機。此外,甚至有越來越多的港府中下層官員及前高級官員成規模的站出來,對特首及當局處理“反送中”抗爭和“元朗白衣人襲擊”的方式加以批評,突顯政府內部人員和政界精英的分裂。本周六,儘管警方此前已因“安全顧慮”拒絕批准了在事發地元朗,由不同人士要求進行的3宗不同路線的遊行申請,但他們中曾表示“就算一人也要繼續遊行”的申請者之一、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鍾建平在當晚告訴媒體稱,依照道路面積測算,27日參加元朗上街人數估計達28.8萬人。

遊行活動中,警民對峙引發的衝突再次造成暴力現象出現。午夜前清場結束時,香港醫管局介紹稱,截至凌晨1時,共有23人受傷,分別送到多間醫院治療。當中2人情況嚴重,11人情況穩定,10人已經出院。上周日發生的元朗涉黑暴力襲擊事件使得在過去數周中,原本就已經民怨載道的香港民眾對港府就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不滿和憤怒進一步激化。根據警方事後抓捕的十餘名白衣襲擊者中,有多人被證實為黑社會人員,加上警方在當晚未能完全盡到保護元朗區受襲市民的基本職責,這一事件也進一步加深了民眾對港府的信任危機和不滿。除了有來自香港司法界、律師界、媒體界、運輸界、教育界和宗教界等多個不同團體相繼發表聯署或舉行抗議,譴責元朗暴力並要求開展獨立調查外,當地時間周五晚又有超過1000多名香港醫護界人士在伊利沙伯醫院集會。與會者以白袍、頭盔為標記,高舉“醫護救人,保護市民”、“黑道橫行無忌,警察一定要理”等標語,回應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促請有關人士停止暴力行為,亦懇請警方克盡己任,並強調政府應保護市民免於恐懼。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元朗襲擊案發生後,有越來越多來自港府內部公務員、官員及前官員和專業人士也紛紛通過聯署聲明的方式,表達對林鄭當局的不滿和對當晚警察作法的不認同和批評聲音。23日,34名前港府高官、議員和專業人士通過發表聯署信的方式,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們稱,“這是修補撕裂、尋求和解、唯一公認的最有效方法”。隨後,另有至少包括來自約40個政府部門的500餘名行政主任(EO)、逾百名政務主任(AO)等從下到上級別不等的官員,以及約20名律政司政府律師都各自通過上傳證件照的方式驗證身份,紛紛發表自己的不同意見。這約20名政府律師還在周日出爐的聯署中提出,“修例引發的風波已對社會造成傷害,感到痛心疾首,而元朗恐襲一役,更令人質疑香港居民是否仍享有人權保障”。各界對元朗暴力事件強烈的聲討聲音,也使得港府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周五召開記者會出面回應。

他在會上對元朗襲擊中警方的處理手法“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提出道歉,並首次將打人者形容為“暴徒”。但在記者的逼問下,張建宗並未就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給予肯定答覆,並勸阻市民不要參加周六在元朗未經警方同意的遊行 。在過去的一周中,如果說上周日香港黑勢力襲擊市民是為首例,而本周六數十萬民眾在警方已發出“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仍然去元朗上街遊行也是自今年6月“反送中”抗爭爆發以來,罕見的非法抗議活動。遊行當天,元朗當地的多條道路早已被阻斷,輕軌列車也暫時停止了運營。警方則出動了包括速龍小隊在內的3000名警力戒備。據香港01報道,元朗遊行在下午由眾多舉着雨傘的示威者在主道上和平聚集開始,約在5點示威者與警方衝突愈演愈烈,警方在民居、西鐵站附近多次施放催淚彈、橡皮子彈驅散人群,而部分示威者則向警方丟擲雜物反擊。當晚7時許,示威者在元朗西鐵站地面,發現一輛Toyota Aristo V300私家車,後座放有至少六枝粗身藤條,另有一塊布遮蓋着其他物件,外型和藤條相似。他們其後成功打開後備箱,發現有大量疑似武器,除了再有藤條外,更有日本關刀、木棒等。

後在晚上10點左右,在警方的簇擁和包圍下,不少示威者已退至西鐵站準備撤離,但突然有速龍小隊警員攻入站內,有人頭部中警棍流血送院。速龍小隊很快離開車站,數名示威者則拿起站內的滅火劑,向警方噴霧還擊。不過眾人在當晚11點後逐漸散去。不久後,警方代表余鎧均高級警司於第二天凌晨一點,就此次遊行作出回應。她提出,警方早已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但遊行人士仍堅持到元朗參與違法集會,更有暴力行為,警方對此作出譴責。據悉,在警方元朗清場過程中共拘捕了11名男子,年齡介乎18至68歲,他們被指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襲擊等。行動中,至少有4名警員受傷。媒體方面,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發表聲明指出,包括香港電台,商報攝影記者在內的多名記者,在採訪和攝錄過程中被警員刻意推開及被催淚彈擊中受傷。他們對此表示遺憾,並促請警方和政府檢視警權問題。

分析人士指出,在林鄭當局拒絕對“反送中”訴求作出回應和讓步的情況下,香港“反送中”街頭運動將繼續持續,這也會讓本屆港府的信譽乃至在“一國兩制”下,民眾對港府機制和香港法治的信任不斷陷入谷底,並會給涉及各方都帶來進一步的負面影響,其前景十分令人擔憂。而對於抗議民眾來說,街頭示威也終將需要採取回到立法會等其他民主合法手段來表達和確立他們的訴求和抗議成果。據了解,本周日又有意在“追究警方7月21日在上環開槍責任”的抗議活動經得到警方批准後,並會在遮打花園集會舉行。7月底的這一周末將是對被港府不顧民意,強行推行《逃犯條例》引發社會抗爭,使其激化而涉及的各方又一次嚴峻的考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